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虚拟男友(老板瓶x客服邪)11

【过年期间我要出去旅游,3.1才能回来。接下来几天发的文全部是定时发送的。】

更新: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

11张坤是张起灵?

 

  二叔那边说到了几个点,身上没带笔本子,好在对面的张坤看出什么问题,从公文包里拿出文稿纸和笔递给我,我对他表示感谢,继续听着二叔说的事。

  “我懂了你的意思,无论成不成都要拿下张起灵。还有什么?”我头疼的按着太阳穴,商场上的事情是我最不想接触,我情愿自己在三叔手下老老实实当一个小客服。

  “行行行,唯独这事别跟我老妈说,她会砍我人!以我人品保证,张起灵绝对会选我们。”我连忙挂断电话,生怕二叔想到什么又要继续说下去。

  我将纸从文稿纸上撕下,还给了张起灵。

  黑眼镜用手摸了摸墨镜的边框,开口说道:“刚刚听你说到张起灵,你认识他?”

  “不认识,但大概知道他是个很厉害的人。”

  “我靠,吴邪,你不会从来不看电视吧?”

  我疑惑的看向黑眼镜“不怎么看。”

  “好吧,既然你不看电视,怎么又跟张起灵扯上关系,再加上你又不认识他。”

  “等等,你好像误解了。第一,我不认识他也不想跟他扯上任何瓜葛;第二我只是被逼无奈要去谈判;第三,如果我谈判失败,这有关我今后生存道路。”我狠狠的咬了一口牛排,叫我去二叔那边当助手,打死都不想去。

  “你这么说,是讨厌张起灵咯?”

  我抓了抓头发“你想多了,我听二叔说他是一个很精明的人,想拿下他很难。应该说我有些莫名的崇拜他,这么厉害的人在商场上游刃有余。”我轻叹了一口气,继续折磨眼下已经被我割烂的牛排,内心的烦躁已经通过可怜的牛排表达出来。

  “张起灵是我们公司的老总,我们手下接到通知,他后天有个会议,听说关于股份之类的。我们到时候也会到场。”

  我反问道“你们到时候也会到场?”

  “对啊,是不是很期待。”

  “那真是太好了,有朋友在旁边感觉很舒心。”

  “你还真是..”黑眼镜想说什么被旁边的张坤打断“很期待那天的见面。”我诧异的看向张坤,不知道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不过很快忘记这段插曲。

  和张坤他们分别后,我直接回家,躺在大床上翻滚。开始整理思路,二叔的会议每次都没有我的参与不一样是成功收尾,他这次其实没有必要让我过去,即便我失败了,二叔那老油条一样可以扭转局面。冥冥之中,感觉二叔和三叔这两人有什么,他们双方把我推来推去。

  开会那天,我提早了十分钟过去,二叔已经在会议室等我。刚准备跟二叔说什么,会议室又进来了一些人,他们穿着都很正式,并且一看就知道是商场老油条的打扮。二叔示意我在旁边站着,不过多久他们那些人过来和二叔攀谈什么。自然也就没有我存在的余地,站在旁边挺尴尬,想着法子准备溜出去。

  趁着二叔没注意,我已经顺利到了后门,刚准备开门,就和大门来了一个亲密接触。我捂着鼻子,一手抵着门。他妈谁会没事用脚踢门!而且不走前门,走后门干什么!这下好了,开始流鼻血了。

  “小吴邪,你怎么了?”映入我眼前的是黑眼镜一副‘我什么都不知道’的表情,以及他身后的张坤。

  张坤用手搜索着什么,紧接着递给我一张纸巾。

  “谢谢啊,小哥。”他点了点头,从我身旁走了过去。我现在冒然出去也不太好,再加上二叔已经注视到这边的动静。

  “小邪,过来。”二叔说的时候,他身旁的几个朋友已经从前门离开。

  “这个就是我说的张总,张起灵。”

  我大脑一阵空白,二叔的眼神不会骗人,不像再说假话。他介绍着张坤,也就是他口中的张起灵。

  “张总,这就是我一直跟你说的,吴邪。”

  “你好,吴邪。”看到张起灵伸出的手,我僵硬的和他握住。

  这人是张起灵,前几天我好像当着他的面骂了他吧?他真的张起灵?我真的没做梦?那张坤又是谁?先前一起唱歌的时候,大家不都是叫他张坤吗?

  二叔轻轻推了我几下,示意我放手。我这才意识到刚刚一直在走神,尴尬的放下手。接下来就是我们几个坐在会议室里。

  但我脑海里不停的播放着二叔的那句话“张总,这就是我一直跟你说的,吴邪。”难怪,解雨臣当时会那么诧异,很多问题都能说得通了。

  调整了一下思绪,就跟着二叔的思路一起讨论这次的事件,整体上来说,张起灵这人不怎么说话,回答问题的都是黑眼镜,张起灵会在一些不太明显的漏洞里说几句。商场上的张起灵看起来认真,他不说话但会在关键点说几句。和之前一起吃麻辣烫时的气场不同,当时的他卸下了所有防备。

  “我想这是一次非常不错的合作。”

  “期待这次合作。”

  双方握手之后,黑眼镜提议一起吃个中饭,但二叔说他要去另一个人地方开会,便叫我过去。我有种被卖了的感觉,就像潜规则一样。

  “所以你是张起灵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骗我是张坤。”

  “知道他是张起灵的人很少,我们公司员工都不知道,张坤比较方便。”回答我的是黑眼镜,我心里还是有些不爽快,好歹我跟‘张坤’是朋友吧?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?我又谈不上他内部员工,解雨臣跟他关系不好都知道他身份。为什么不告诉我?

  中途黑眼镜接了电话,要赶回公司,我问张起灵需不需要一起去。

  “我们去吃饭。”

  一路无话,我倒是挺尴尬。他带我去的地方是上次吃麻辣烫的那家店,店内人不多。我们很快就弄好坐在位置上,张起灵倒是不客气从我碗里夹走了花菜。

  “小哥,那是我的。”上次吃我的零食我就不说什么了,这次是直接从我碗里拿走!

  “不过小哥居然是老总,真的很厉害。”为了防止张起灵的偷袭,我悄悄的将食物压在了粉的底下。可能我的小心思太明显,张起灵从他碗里给我夹了很多蘑菇。我一愣望着他。

  “吃。”

  我笑了一下,张起灵没有再从我碗里拿走食物。

  “小哥,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真实身份?”

  见他没回话,我换了一个问题“我的手机是不是在你那里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还给我,我把你送我的手机还给你。”

  “不喜欢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你喜欢就用。”等等,张起灵是不是把我的话绕进去了?他这样的回答,让我不好开口要手机。说起来,我好像没有张起灵的手机号,但他这样的老总真的会给我?

  “小哥,你手机是多少?额,我是说要是你不愿意..”话还没说完,只见我手机响了起来。上面一串陌生电话。

  “我的。”

  “你怎么有我的?”

  “帮你弄手机号时知道。”瞧我这死脑筋,比起手机问题。我还是想知道对于张起灵来说,我算不算他朋友。

  我纠结张坤是张起灵这件事,张起灵他死活都不愿意告诉我原因。这种事情我还是咨询下闷骚妹好了。那妹子虽然不怎么说话,但关键时刻还是蛮有作用。

  张起灵由于有事要回公司,本来是送我回家再去公司,但我家和他公司是两个方向,加上我的强烈拒绝,他终于妥协先回公司。

  到家后,利落的开启电脑,想了半天,对闷骚妹的聊天窗口打到。

  ‘我的朋友,欺骗了我一件事。可能对他没什么,但对我来说。打击挺大。我把他当朋友看待,第一次见面不算太愉快,但也不差。也就是我一直跟你说的那家伙。我今天才发现,我一直蒙在鼓里,包括我的好友都知道他的身份。但他却不告诉我。

  我想知道,对他来说我算什么。我是真心把他当朋友看待,或许是我这人太容易相信他人,但他本质并不坏。

  忘记说了,我一直跟你吐槽的人是同一个人。也就是一开始是A,送手机的是B。今天我才发现A就是B。你当时也是神预判,居然说他认识我。果然是认识。哎。

  我就想不通,为什么他要骗我。’

  闷骚妹的头像是黑色的,我洗了个澡,把手机弄成静音,趴在床上睡着了。醒来时,发现闷骚妹发了几条信息以及几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。

  ‘身份骗你吗?可能他怕你一开始知道他的真实身份,会远离他。’

  ‘你觉得他没有把你当朋友看?既然没有把你当朋友,为何他还会送手机?’

  ‘生气了?’

  ‘喂..’

  ‘喂..’

  ‘喂..’

  ‘真生气了?’

  另外短信是张起灵发过来的。

  ‘吴邪,接电话。’

 

评论(2)
热度(42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