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Ace计划(黑老大瓶x卧底邪)9

更新: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 19

  当我得知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时,画面全部消失,连迷雾都散开了。我疲惫的靠在树上,心脏跳动频率并没有因幻觉的消失而变慢,我摸着左胸膛,希望这样做能让自己静下来。

  

  “天......天真?”身后传来胖子的声音,他的衣服有些破损,左肩膀受了伤。他搀扶着张起灵,并没有向我走过来,只是远远的叫了我一声。

  

  张起灵身上并没有太多伤口,看起来很虚弱,我皱了眉头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幻觉。

  

  “胖子,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不是在船上?”

  

  “天真你是傻了吗,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和小哥被追杀,胖爷跳上船的时候,屁股还光荣受伤。”

  

  “看来不是幻觉。”胖子没料到我会这样说,他看起来像是缓了口气,这才向我走了过来。

  

  “这地方真邪门。”

  

  我点点头,示意快点离开这里。张起灵似乎还没从幻觉走出来,他的眼神空洞迷茫,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。

  

  “汪汪。”驴蛋蛋跑了过来,看来是知道出口在哪里了。我和胖子两人扛着张起灵,跟随着驴蛋蛋的脚步离开了这座幻境。

  

  黑眼镜看见我们三个人并不意外,仿佛理所当然。据他所说,另外几人在森林里自相残杀,而张起灵在我们聊天的时候醒了过来,这让我和胖子两人舒了口气。黑眼镜开来一辆牧马人,我和小哥两人坐在后面,胖子由于体积关系坐在了副驾驶。

  

  “那片森林我们经过特殊加工,迷雾会让人产生心底最害怕的事情发生,你们看见了什么?”

  

  “胖爷看见自己辛苦存的钱不翼而飞,还有一些古董都被踩碎,一气之下这幻觉就消失了。醒来时看到驴蛋蛋咬着我裤脚,找到了张小哥。”

  

  “额,我的话看见了已经去世的...兄弟。”我摸着鼻子尴尬的望向窗外,我挺想听张起灵的回答,我们都知道他是不会开口。

  

  驴蛋蛋在张起灵身上,非常享受张起灵的抚摸,我开始犯困,迷糊的靠在张起灵身上,似乎听见他叫了我的名字。

  

  再次回到船上已经是半夜,我们三个站在张启山的面前,他比五年前看起来更加苍老,头发也苍白许多。

  

  “你先出去。”张启山支开胖子,开门一瞬间驴蛋蛋跑了进来,我想将它赶出去,胖子没有看见,就将门关上了。

  

  “离得老远就闻到你们身上有畜生的味道。”听到张启山骂驴蛋蛋畜生,我差点开口骂了过去,他从位置上走了出来,手里拿着枪递给了张起灵。

  

  “将它杀了。”冰冷的口气,不容置疑的态度。我浑身一僵,看向旁边的驴蛋蛋。它吐着舌头,尾巴摇来摇去的坐在地上看着我。

  

  “小哥.......”我望向张起灵,他的手紧握着枪,甚至能看到手臂有爆经的现象。张启山看他迟迟没动手,在他耳边说了什么我听不到,只见张起灵将枪对准驴蛋蛋。

  

  我抓着他的手臂,“小哥,不要。”我想阻止张起灵,难道他忘记驴蛋蛋和我们呆在五年的感情吗?张启山抬脚踢向我的腹部,我没留意他会出手,导致自己直接半跪在地上,力道大的让我无法喘气,一手按着受伤的地方,另一只手颤抖的抓住张起灵的裤脚,一时半会我无法起身,张启山是下足了力气。

  

  我看向驴蛋蛋,连叫它的力气都快没有,对它做着口型,让它快走。驴蛋蛋会错了意思,以为要和我一起玩耍,起身跑到我面前。

  

  只听“砰”的响声,眼前活生生的画面瞬间化为血水,它的眼睛挣得大大的望向我,似乎是一枪毙命,它的腹部没有上下起伏,就这样躺在了我的面前。

  

  我无法相信眼前的画面,嘶哑的吼道“你们张家人难道都没心吗!”我爬着过去,抱着还存在余温的驴蛋蛋,想到了和它在一起的一幕幕。

  

  身后的门开了又关,张启山可能出去了。

  

  早在当初收养驴蛋蛋的那一刻,黑眼镜告诉我它不能回总部,叫我到时候将它丢弃。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他的意思,自己心软不忍心丢弃它,回去的时候就带上了,从上船那一刻起,我和胖子讨论将驴蛋蛋藏起来,没想到它会自己从门外进来,似乎我们三个人站在张启山的刹那,驴蛋蛋就在门外。

  

  我痛苦的摸着已经不会对我卖萌的驴蛋蛋,一遍又一遍,手上早已沾满了它的血。驴蛋蛋真正的陪伴了五年的时光,无论是张起灵还是胖子,我和他们见面的机会只在晚上比较多,而大多数,驴蛋蛋会围着我转。

  

  有时我们三个会让驴蛋蛋去偷食堂的包子,第二天我们看到负责食堂的管理员被黑眼镜骂,我和胖子的时候,就叫驴蛋蛋偷袭张起灵,没有一次成功,它总能放弃偷袭,张开四脚跳到张起灵身上,任由张起灵抚摸,尾巴还不停的摇着,有时候高兴了还会舔张起灵的脸,我和胖子两人哈哈大笑,就连很少有表情的张起灵,也会露出很淡的微笑。

  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不相信张起灵真的不在乎驴蛋蛋,为什么他会毫不犹豫下手。左肩传来一丝温暖,我抬头看去,张起灵将手搭在我肩上,我不着痕迹的将他的手从我身上打掉。

  

  “我......讨厌你。”我的眼角有什么滑落,一滴两滴的掉落在驴蛋蛋的尸体上。男儿有泪不轻弹,此时此刻的自己只想大哭一场,想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出来,无论是驴蛋蛋的死也好,还是这几年的不满也好,现在的自己已经掉落到谷底。

  

  张起灵蹲到我面前,他叹了口气,将手压在我放在驴蛋蛋身上的手,另一只手将我抱住,我将脸埋在他的胸膛,再也无法忍住,大声的哭了出来。

  

  未来的日子,可能再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放肆的哭泣了。

  


评论(1)
热度(11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