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虚拟男友(老板瓶x客服邪)9

更新:1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8 9 10

   9麻辣烫风波
  窗台的阳光直射在我的电脑桌上,晒的我瞌睡连天,跟他俩打了声招呼,我便躺在沙发上睡了午觉,醒的时候,发现胖子和王盟两人不在,桌上留着小便条。
  ‘天真,我跟王盟出去办事,今天就不回来了。晚上电话你。’
  办事?我看是翘班吧。随手将纸条放在旁边,晃动着鼠标将黑屏的电脑唤醒,发现30分钟之前闷骚妹给我留言。
  ‘银、灰、金选一个颜色。’--闷骚妹(在线)
  ‘没有讨厌的’
  ‘选一个’--闷骚妹(在线)
  ‘灰色,你回复真快’
  ‘平时下载电影玩游戏吗?’--闷骚妹(在线)
  ‘额,比较喜欢照相。’
  ‘看得出来。’--闷骚妹(在线)
  ‘??’
  ‘没你的事了,下了。’--闷骚妹(离线)
  离线的速度还真快,我还没有回复,她的头像已经黑了下去。真是一个奇怪的妹子。一个人在工作室也是无聊透顶,准备打电话给解雨臣问他在干什么,才发现公司的手机上没有他的手机号。也不知道他上qq没有。
  好久没有上自己的qq,发现留言堆满了,大多数都是群消息,直接点了忽略,在搜索里打入‘小花’弹出了对话框。
  ‘小花,你在干嘛?’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发了出去。
  ‘吴邪,我真想砍了你!我的俄罗斯方块就因为你弹出的消息,害我死了!’--小花(正在iphone上使用qq)
  ‘在黑瞎子这里,你要来?’--小花(正在iphone上使用qq)
  ‘那小哥也在?’
  ‘张坤啊?不在,他今天下午还有一个会议。’--小花(正在iphone上使用qq)
  ‘你在哪里,我找你。手机号发给我。’
  ‘xxxxxx,你手机呢?昨天打你手机没反应。’--小花(正在iphone上使用qq)
  ‘掉了,手机说。’
  我拨通了解雨臣的手机,毕竟口说比打字快。
  “喂,有屁快放。”
  “我过来找你,你就不能斯文点?”
  “你来吧,顺便有事麻烦你。”
  “张坤不在吧?”
  “你怕他吃了你不成?”
  “不是。”
  “呵呵,看来是因为昨天那事,对吧。”见我一直没有回复,他继续说道:“过来,死不了。不过来,明天我来公司打死你。地址短信发你。”说完就挂断了,不给我任何回复余地,这已经是威胁了。
  解雨臣给我地址不难找,那地方以前经常和二叔一起去。A街,是一个商业地段,这里有很多大型企业,应该说土豪较多的地方。A街离C街不远,一般谈完事去吃饭都会选择去C街下馆子。身边来往的行人大多数都穿着整齐的西服,手里拿着手机或者公文包快速的行走,比起自己懒散的样子,简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  从坐公交到这边花了15分钟左右,现在步行走了差不多10分钟终于抵达解雨臣说的地方。那是一做大厦,也可以说是写字楼,从玻璃门走了进去,才发现,这并非是写字楼,这大厦已经被某人承包下来了!!一楼写着公司的名字,一个前台,两边是电梯,在走远点就是沙发和桌子之类的小部件。但怎么看都比三叔那里牛逼多了好吗?想想自己上班的地方,是个小写字楼不说,整个楼里,就三楼是三叔的公司。再看看这里,整个楼都是他们,同样是一公司,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?
  一楼的墙壁上挂着彩色图案的画,用雕刻精致的边框将它表了起来,虽然我看不懂画,但也知道这里面的图案肯定价值不菲。我轻叹了口气,有一种想跳槽的冲动。摇了摇头,停止了自己的幻想,拨通解雨臣的手机。
  “我到了。”
  “我马上下来。你在左边电梯口等我。”
  “行”
  解雨臣下来的时候我正无聊的看着墙壁上的画,心想难怪解雨臣这家伙情愿在这边呆着,也不想去三叔那公司里坐着,环境好就是不一样。
  “怎么今天闲着慌?”
  “差不多,我们这是去干嘛?”他娴熟的按着电梯,靠在了旁边“一些文件,比较棘手。”
  “我帮你吧,这事我比较在行。”
  “你在想什么?我叫你过来,本来就是要你帮忙的啊!”
  “小花,你狠。”
  一出电梯,就看到玻璃材质的桌子上面堆满了文件,地上都散落了一些。
  “我记得前不久才整理了一次吧?”我将地上的文件捡了起来,
  “没办法,最近张起灵忙的要死。”解雨臣悠哉悠哉的靠在沙发上,玩起了手机。
  “张起灵?”
  “这个大厦的老总,这里只是分部,总部在别的地方。”
  “难怪我整理资料的时候,总会看见‘张起灵’三个字,你见过他吗?”
  “经常。”
  跟上次一样,我一个人整理资料,解雨臣在旁边玩手机。真不知道有这样的发小是福还是祸。我无意看到一张合同上签着‘吴二白’的时候,愣了半天。吴二白,我的二叔。
  “张起灵这人,很厉害吗?”
  “啊?嗯,新闻上可是很有名的人,不过注重隐私,没人见过他真面目。”
  “可你不是见过他吗?那你们关系肯定很好吧。”
  “糟糕透顶。怎么了,对他有兴趣?”
  “额,不是。就是在合同上看见了二叔的名字。”
  “他们经常合作,你不知道正常。况且你都不关心商业上的事,我出去下,等下找你。”我点了点头,继续整理了起来。
  太阳下山的很快,我将整理好的文件放在了桌上,想着解雨臣应该等下就回来了,便靠在椅子上,不知不觉感到了困意,趴在桌上睡了起来。
  ‘叮铃铃~叮铃铃’该死的原始手机铃音。极其不耐烦的接了起来。
  “喂!”
  “我靠,天真你吃了炸药吧?出来吃晚饭”
  啊?晚饭?一下就清醒了过来,忙着起身,感到肩上有一丝重量,我往身上一看,奇怪,身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件西服?一抬头发现对面坐着张坤!他手里拿着我整理的资料仔细看着,似乎注意到我的动静,用手指了指我手机,才意识到我在接电话。
  “啊,哦。”
  “天真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  “没..没什么”
  “我跟王盟在一起,要不要来c街吃晚饭。”
  “不了”我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“今天太晚了,C街离我家是两个方向。”
  “等等,难道你不在公司?”
  “我在A街,离我家那边近。”
  “行,路上小心,有事电话。”
  “拜拜。”
  张坤穿着白色衬衣,很显然我身上的西服是他帮我盖上去的,心里莫名的有些暖。
  “额..谢谢你的西服。解雨臣他人呢?”
  “跟瞎子去吃饭了。”解雨臣忘恩负义的家伙!说好的等下上来呢?到头来人也跑不见了。
  “行,那我也走了。”我将西服递给了他。
  “吃晚饭。”
  “啊?”
  “中餐、西餐、日式、意大利风味,还是什么?”这个意思是邀请我一起吃晚饭?
  “我..我想吃麻辣烫。”我他妈说了什么?!张坤说的都是很高档的玩意,而我却说了不入流的食物,果然高级品种和低级品种的脑袋就是不一样。看到张坤有些诧异的神色,我心想这家伙会不会觉得我是外星人,难得一次宰他的机会,结果说这玩意。
  “嗯,你在楼下等我,我取车。”我点了点头,便从电梯下去,在一楼门口等他,没等多久,就坐到了他的副驾驶上。我觉得吧,在A街的人,大多数都是大老板,对街边的小吃一般都不看好,真不知道当时我说吃麻辣烫时,他内心是怎么想的,鄙视?还是其它。看到街边闪过不太熟悉的街道,我发现,他行驶的地方离我家的距离越来越远!早知道当时就答应胖子他们了,看来晚上回家要破费了。可怜我一个月工资还没发,手机又掉了,每天还要坐车上班,想来就心酸。
  “到了,你在这里等我,我停车。”他让我下车的地方我并没来过,街边闪烁着五颜六色的灯光,每个小摊子都紧挨着,这不是我最爱的小食街吗?虽然没来过这边,但每家店做的食物都看起来很好吃,张坤很快就过来了,他说前面不远的地方有麻辣烫,但车子不好停,只好走一段路了。走的路程其实很短,沿路都是各式各样的小吃。
  “这个看起来不错,油炸冰淇淋!”
  “我靠,我好久都没吃这个了,张坤你要吗?虽然臭干子很臭,但是很好吃!”
  “土豆棒!”
  “鸡蛋布丁”
  ….
  一路上我买着各类小吃,每次付钱的时候,张坤都已经帮我付了,想着每次买吃的扯来扯去挺尴尬,便由着他买了。到张坤说的那家麻辣烫时,我手里已经挂满了各类小吃的袋子,望着两手空空的张坤,心里黯然道,这家伙是不是真的很讨厌吃街边的小吃。
  等的人比较多,好不容易到我们时,我利索的将袋子里的食物依次拿了出来放在桌上,准备跟张坤一起去弄麻辣烫,一位微胖的中年妇女,注意到了我们,她脸色有些吃惊但马上露出了笑容,走到了张坤的面前说道:“阿坤?!好久没见到你来了?第一次看你带着朋友。”
  只见张坤微笑的说道:“阿姨好。”我突然发现眼前的张坤是另一个人,还是我眼花了?
  “这个是我朋友,他想吃麻辣烫,就带他过来了。”18个字!他居然说了18个字!而且还是面带微笑的说!
  “啊,那你们好好吃!我叫我老公在后面多弄点食材。”那女人说完对我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,便离开了这里。张坤又变成了面瘫样,变脸简直比女人还快。
  “你经常来这里?”
  “嗯”
  “看不出来你喜欢吃麻辣烫”
  “…”
  简直就是闷油瓶!一路上就我一个人在讲话,现在也是。跟那闷骚妹有一拼了!算了,看他请我吃麻辣烫的份上,我就原谅他了。
  话说回来,这麻辣烫排的队伍可真长,到我的时候,服务员舀汤不小心把我的那碗舀的很满,我没在意,反正离我位置挺近,烫也不会烫很久,哪知张坤将我那碗带走,非常淡定的放在了我们的座位上。直到后面有人催我快点走开,我才回神,快速的回到位置上。
  “你烫到没?”
  “..”
  “手给我。”
  “…”
  头一次觉得有人比我还倔强,我强行将他手臂拉了过来,发现他指尖有些通红,我将他从桌位上提起来,更准确说是他自愿起身。
  “洗手间在哪”他指了指斜对面,我二话不说就把他带了进去,拧开水龙头就帮他洗手降温。
  “不疼吗?”
  “…”
  “算了,下次别这样了,还好是轻微烫伤。”
  “…”我将他手擦干后,就先回到位置上吃着我的麻辣烫,张坤是几分钟之后出来,很不客气的将我的臭干子、汤包、鸭脖子全部扫到了他的碗里,我看的一愣一愣。
  “喂,你不是不吃这些吗?”
  “谁说的?”他不解的望着我。
  “你刚刚都没买啊!”
  “你买了。”
  靠,我只买了自己的份,没买你的!但接下来我又发现了严重的问题,我抢不赢张坤的手速,这次我终于相信胖子说的话‘饭场就是战场!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其实吧,我感觉后面的内容大家多多少少都猜到了=A=
  

评论(4)
热度(36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