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虚拟男友/住在手机里的男票(老板瓶x客服邪)6

更新:1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

脑洞被狗啃了,过度中。酒后乱性什么的好想写

 

  6.酒后--(误)

  “对了,我这里有几张票关于古董的,你们去不去?”解雨臣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长方形的票。

  “有什么好--”我话还没说话,就被胖子抢先了“去去去,怎能不去呢!来来,把票给胖爷我瞧瞧。”

  “咦?是个拍卖会吗?”胖子拿着票仔细研究了下“这应该是不对外开放吧?”

  “私下集会,但古董是真是假也说不准。”

  “啧,不就是有钱人的聚会。”

  “天真,去啊,有你在身边胖也不怕骗啊!”

  “死胖子,你是不是把我当作鉴定师了!”

  “你会鉴定?”说话的是坐在解雨臣旁边的黑眼镜,不知道他从哪里拿出来一块物品递给我身旁男人,这时我才注意到他的外貌,刚刚一直都不敢看他,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身上散发的气势有点凶残。

  跟他的眼神对上后,内心感慨一个男人怎么能长这么帅,虽然没有解雨臣妖艳,但他的眼睛就像黑宝石一样剔透,眉形有些浓厚,但并不影响整体的美观,反而闲的成熟,特别是他的嘴唇,由于酒店开了冷气的关系,显得有些暗淡,突然想到刚刚他侧面的轻笑,或许他笑起来的样子会更帅气?难怪,这么帅的男人,只会把自己最好看的一面露给最重要的人看吧,例如他的女朋友。

  这时我才注意到他递给我的东西,接过的瞬间无意触碰到他的手指,冷的我全身一抖,这男人是从冰窟里出来的吧!待会等汤上来后,给他盛一碗汤保暖吧。

  物品的形状不算太大,跟我的中指差不多,应该是玉圭。上面刻写了几个小篆体大秦什么福寿,字迹有些模糊,酒店的灯光有些偏暗,如果有个放大镜之类的工具,算不准还能看清楚。然而大秦的排放顺序好像有误,在历史上乾隆很喜爱玉圭,并且也叫下面的人制作了高仿品,在清朝时,字的排放是从右到左,建国以后就是从左到右书写顺序。然而黑眼镜给我的玉圭字迹相反。玉圭本身是玉器,经过几百年的历史,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固有色,上面有少许的黑斑,玉的侧面有些损坏摸起来并不光滑,表面上也有一些破损,虽然很不想打击黑眼镜的信心,但这真的是一个赝品。

  “小天真,看出问题来了没,看你摸了半天。”

  “啊,抱歉!我比较喜欢玉,所以也就看了半天,应该是赝品吧。你可以找一下鉴定师鉴定。小哥,帮我递给他。”说完就递给了身旁的男人,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话,好像我们之间没这么熟悉吧?我本身就是一个自然熟的人,真担心因为自己一时的口误让对方感到厌恶。

  “哟!什么时候你们这么熟了?都小哥小哥的叫了。”死胖子,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  场面有些尴尬,我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。直到他打破了寂静。

  “没事。”

  “真的吗!那我就叫你小哥了~”

  “对了,说起来我们几个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?”

  “啊,他啊,你就叫他黑眼镜吧”解雨臣指了指他旁边的男人,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我旁边的男人“你旁边那人叫张--坤。”他叫张坤这名字时,拉长了张字,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。

  “我叫吴邪,很高兴和大家认识。”

  “这里胖爷。”

  “我是王盟,这里的环境很不错。”

  “你就是今天帮我清理文件的吴邪?!!!”黑眼镜的语气有些吃惊,我有些诧异的望着他,难道今天整理的文件,是给他们整理的吗?

  “对啊,那文件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“很好。”说话的是张坤,我理解了半天才消化他所说的意思,多加几个字会死啊!说一句‘做的很好’有那么难吗!

  没过多久菜就上来了,胖子招呼大家快趁热吃,言外之意就是你们不吃都是胖爷我的了,所谓饭场就是战场,看来这又是一场恶战。起码我从来都没有抢赢过胖子,两眼泪汪汪的想用眼神的形式告诉胖子我他妈真的很饿,能不能行行好留点肉我。

  可胖子他娘的摇了摇头用嘴型的口式告诉我‘你还太年轻’,拿起筷子立马夹起了红烧肉,王盟坐在他旁边,筷子跟他打架最终败下来,这边整容还算是乐观,但是解雨臣那边就直接干起来了!黑眼镜刚夹了一只虾子,你以为解雨臣会直接抢过去吗?大错特错,他将筷子夹着黑眼镜手腕,不知道解雨臣哪来的力气,反正能看出黑眼镜惨白的脸色中看出很疼,但筷子上的虾子死死不放开,也是很拼的!

  在看看我面前放的几盘菜,张坤纹丝不动,如果跟他抢起来我肯定不是对手,但他一直没有动眼前的菜,这叫敌不动我不动的节奏吗?自己肚子倒是饿了,算了,也不管他,自己拿起筷子狠狠的夹了几块肉放在碗里,发现张坤很缓慢的夹了几个蔬菜放进了碗里,餐桌上也开始了新一轮的战争。

  转盘再次转到我面前的时候,刚好是排骨汤,想到刚刚张坤有些冰凉的手,我就问他需不需要汤,他点了点头,我也没说什么就把他的碗拿了过来盛了一碗。

  整体来说这顿晚饭吃的有点心惊胆战,餐桌上讨论了一些乱七八砸的事情例如女人,古董之类的话题,其实还是算很愉快的,就是张坤本人不怎么爱说话,整一个闷油瓶一样。大家酒足饭饱的时候,解雨臣提议要不要去酒吧坐一下,消磨一下人生的时光,无奈我并不是那种喜欢酒吧的人,无法阻止胖子的臂力,强行拖了过去。

  解雨臣推荐的酒吧是一座范围不太大的清吧,慢摇为主。灯光偏暗,但勉强看得清楚,能看见舞台上有一些男女在跳舞,我们坐在舞台的中央,当然这位置是由胖子挑选的,位置中间有一个圆形的玻璃,三个大型沙发围绕着它,本来准备跟胖子王盟一起坐,结果胖子体形太大,只能容纳王盟一个人,想着也无所谓准备跟解雨臣坐一起,另外两个也不认识,但黑眼镜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,一个人坐在了两个位置上,内心吐槽黑眼镜的素质怎么这么底下,就坐在了他们对面的沙发上,张坤过来的时候就只能坐在我旁边,随后服务员就端上了酒水单。

  “今天我请客,大家随便点。吴邪,你是喝果汁,还是喝果汁?”

  “不是吧,大家都喝酒,你喝果汁?逼格还不是一般的高呀!”

  我就知道,解雨臣说这一句话就是想让大家逼我喝酒,可我真的不想让黑历史再现眼前,不愧是发小,说话技巧含量真高,再加上死胖子的嘲讽max,让我不得不点酒类。

  “龙舌兰、白兰地任你点,我亲爱的--发小”解雨臣虽然玩着手机,但能从手机的亮光里反射出他那阴险的笑容。

 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。

  没过多久,桌上摆满了啤酒以及各种我没怎么见过的酒类。解雨臣拿了一瓶啤酒,麻利的把酒盖撬开,瞬间我冒着一身冷汗,解雨臣这是要跟我干上了。

  “这一瓶我庆祝我发小,他找到了他人生的第一个客户。”言外之意就是‘我都喝一瓶了,你也得跟我喝一瓶!’

  胖子连忙帮我撬开一瓶递给我,卧槽!刚刚吃饭一点都不热心,这下对我这么‘关爱’!是闹哪样啊。

  “喝喝喝!”还有黑眼镜是闹哪一出!这样起哄真的好吗?

  算了,死就死了吧。

  跟解雨臣干杯,直接入口,苦涩的味道让我皱了眉头,难喝。一瓶抽完后,感觉胃部有些烧,明明刚刚吃了饭。这下是真的要醉回去了。

  “哟,小天真不错呀!来来,跟胖爷干一杯!”

  “尼玛,存心想灌死我啊?”

  “这不是庆祝你有客户了嘛”

  “吴邪,你的客户是怎样一个人?”黑眼镜在旁边默默的撬了一瓶,灌了几口,等着我的回答。

  “不怎么喜欢说话的人吧。虽然经常跟她巴拉巴拉很多废话,但是她经常只回复几个字。”

  “噗,这样的客户还是极品啊,干脆别要了。”

  “我想把我的工作认真做好,她虽然不喜欢说话,也可能只是敷衍我,但是她选择了我肯定有她的道理,既然她没有放弃我,我也会尽自己所能吧。”

  “她只回复你几个字,妥妥的敷衍你呀,真是天真!人如其名呀~”

  黑眼镜说的话,不怎么好听。我顺手撬开了近在眼前的啤酒,不知道为什么听他说的话,有些烦躁。

  “说起来,她也真闷骚。”

  “闷骚?”身边的张坤突然张口,我愣了一下,经过刚刚的饭局,大概知道张坤这个人不怎么喜欢说话。

  可能是张坤发话,瞬间开启了吐槽模式“说来就气,我巴拉巴拉一大堆,她就回复一个字!还有今天,我饿的快死了!她居然发照片诱惑我!简直不能忍!!”

  “讨厌?”

  “讨厌?你的意思是我讨厌她吗?不会,我大人有大量,不会跟妹子计较。”

  “妹子?”张坤说这个词的时候语调有些怪异,当时喝多了也没怎么在意。

  “对啊,活该她没男朋友!”

  酒吧的声音突然开大,张坤说了一句什么我没听到,想让他再说一次,他却摇了摇头。胖子起身拉着王盟去了舞池中央,解雨臣和黑眼镜也走掉了,只剩下我和张坤两个人。背景声音太大,耳膜震的难受,胃部有些翻滚,感觉不怎么妙,起身去了卫生间。

  我能感到走路有些飘,但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,甚至感觉走不到卫生间就要一命呜呼了。从小酒量不是特别好,加上刚刚抽了一瓶,又喝了很多闷酒。

  然而酒吧的人给我增加了去卫生间的难度,不停的有人过来搭讪,而我必须强忍醉意微笑拒绝,当我终于抵达卫生间门口时,腿一软,眼见就要给卫生间拜年了,有人将快下沉的我提了起来,帮我打开了卫生间的门,转头想谢谢那兄弟,可胃突然开始反抗,准备说出口的话却变成了呕吐物,华丽的喷在了摸起来质感很舒服的西服上。

  这下真完蛋了,我想我这辈子都赔不起这西服。真没脸抬头看那人长什么样,肯定会被骂死,可剧本偏偏没有这么写,胃部还在闹腾,我将那人推开,连忙在洗手台上吐了,我听到那人‘啧’了一下,紧接着一只拿着纸巾的手递了过来。

  “嘎吱”的声音转移了我的注意力,门外的人并没有彻底的进来,只说了一句“吴邪,哑巴张?”哑巴张是张坤吧?等等!难道递给我纸巾的人、吐了他一身的人,都是张坤?难怪那西服这么眼熟。

  可我该怎么面对那个王者之气、逼格很高、高冷的男人?突然感觉转个头面对他,都好艰难。好想就这么死在这个卫生间里。

  --T.B.C--

  

 

  

 

评论(2)
热度(33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