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原创 恋爱占卜师 (总裁瓶x占卜师邪) 1/2

恋爱占卜师(总裁瓶x占卜师邪)

 

偏科幻,吴邪有第六感。

 

不要被名字欺骗了,这并不是傻白甜的文。里面涉及到一些占卜手法,有BUG别太在意了2333

 

另外本文的解释都是瞎扯,别太当真!太当真!太当真!

 

一 魔法师

 

“这位美女,今晚你穿戴蓝色系的衣服,并携带一朵玫瑰,站在我刚刚说的地方,你必定会遇到贵人。”

 

“大师,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

“当然。”伸手拿着她递给来的钱,笑着离开了我的店铺。

 

我叫吴邪,开着一家古董店,店铺里只有一个店员,叫做王盟,几天前无聊帮他算了一卦爱情,没想到这小伙子真听我说的,遇到了对象。

 

王盟现在的女朋友很喜欢“占卜”“星座”之类,在他女朋友的宣传下,多多少少有些妹子会进店找我咨询感情问题,王盟说我这古董店铺算是开废了,还没算卦赚钱。

 

前不久他女朋友问我是不是情场老手,我笑着摇头。

 

开玩笑,长这么大我还没谈过一次惊天动地的恋爱!他女朋友难道没听过一句话,男人越懂开导别人,说明他一直都是单身狗!

 

我不是没想过给自己占卜爱情,在我的爱情运里,水晶球始终是血红色的一片,这并不是好的象征。在这个社会里很少有人会相信占卜的存在,而愿意相信的人,他们往往逃避现实的存在,情愿听一些好听的话语,哪怕是骗人的心理暗示。

 

占卜准不准又是一回事,从我出生那一刻起我能看见别人无法看见的画面,在我还小的时候遇见过已经去世的爷爷,随着年龄的增长,能看见的画面越来越少,它们用另一种形式在我的脑海里出现,常人通常说“预知梦”。

 

我在网上查阅过一些资料,也听三叔多多少少说过吴家的事情,我统一规划为——第六感与灵力。

 

在这个现代的社会里,你和任何人说道这件事,他们对你的评价不是中二就是神经病,而我也只把这些当作一枚爱好。

 

和三叔那老油条谈完最后一笔单子,回家时已经是深夜两点,我发现家门口有一两滴血迹,可能昨天买鱼的时候不小心滴在了门口,在我用钥匙转第一下时,脑海里突然有一阵声音叫我进去,而在转第二下时,门开的瞬间,里面伸出了一只手将我拉扯进去,随后听到门关闭的声音,一只手捂着我的嘴巴,我甚至能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,另一只手制止了我的动作,我紧贴着身后的人。

 

“别动。”他的声音很清冷,让我浑身打了一个哆嗦。似乎发现我并没有威胁,他将我松开了。

 

说不紧张是骗人的,但我能感到对方并没有想伤害我的意思,撞着胆子将灯开了。引入我眼前的是一片血红,我白色衬衣上有大面积的血迹,不难想象我衬衣背后差不多全红了,男人长的英俊,他靠在墙壁上,手捂着受伤的地方,脸色由于失血过多的关系显得有些惨白,我思考了半分,最后决定搀扶着他去我床上,我本以为他会反抗,才发现他已经差不多步入昏迷阶段。

 

我大可打110报警说是有人闯入,也可以打112急救。想来想去还是放弃,他并非像坏人,再加上他情愿躲在这里也没去医院,说明他的身份并不简单。

 

思考良久,我决定简单的帮他包扎,并打开了手机。

 

“这可是大半夜,你不睡觉,我还要睡美容觉。”

 

“抱歉,小花。真的是急事,我有个朋友受伤了,去不了医院,你帮我看看。”

 

“行,这笔账先欠着。”

 

小花我的发小,本名解雨臣,表面是一名医生,具体是什么职业也不得而知了,反正是见不得光,他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分钟,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就在我家附近。

 

“我一路飚车过来的。”

 

解雨臣望着床上的人愣了一下,又继续手上的工作。他处理的差不多,就拿着工具箱离开,直到离开我才和他说上一句话。

 

“路上小心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我望着沉睡中的男人,结果职业病犯了,我将放在床头的塔罗牌拿了出来,虽然他昏迷了非常影响最后的占卜结果,但还是想算上一卦。

 

心中默念着我和这位小哥的缘分,中途突然想到小哥的爱情运。等洗完牌后才发现自己犯了大忌,集中精神想问题时是不能分神,最终我还是放弃重来,这次用的占卜非常简单粗暴,一张牌占卜。

 

魔术师 正位

 

这张牌是一位魔术师手里拿着魔杖,而他面前的桌上摆着四大圣器。我有些迟疑,这张牌的意义有些无限,变化莫测,无法预判。这在这个卦里并不算上一张好牌,因为他太过无限,有着无限的潜力,潜力是什么?我不知道,但我能知道的是,如果这个潜力我们发现了,将会是逆天的改变,但很难发现,没有发现并不会影响未来的走向。

 

魔术师的腰带为一头尾相接的蛇,是精神永恒的象徵。蛇也有一种暗喻,便是幻觉。

 

魔术师正位,缘分是刚刚开始,并且发展空间很大,可能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和小哥的接触会开始频繁,如果这张牌出现在爱情卦里,这张牌还能理解为默契的伴侣或者新的恋人。

 

恋人吗?自嘲的笑了笑将牌收了回去。

 

况且他除于昏迷状态,这张牌不会太准,它还有一种解释,魔术师是拥有强烈的意识并且从小受到训练,遇到对的人他会打开心胸,但是遇到他没兴趣的人,他对待人会很冷漠,在他的爱情运里没有受到物质上的限制,他身上的穿着摸起来的手感,应该是个富二代。

 

我叹了口气,坐在小哥旁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

二 愚人

 

我是被推醒的,身上多了一件衣服,我迷茫的看着眼前坐在床头上的男人,本以为自己算是帅类型,看着这位小哥突然觉得自愧不如。

 

“你好,我是吴邪,昨天你晕在我家里了。”他点了点头,“张起灵。”这才意识到他说的是自己的名字。

 

“小哥,你先别动,伤口怕裂开了,我先帮你煮点东西。”一直在心里叫他小哥,没想到开口直接说了出来,他看起来并没介意。

 

解雨臣的包扎手法真是到位,转眼就张起灵已经行动自如坐在我客厅里,我手里端着面递给他,他迟疑了一下并没动筷子,难不成怕我下毒不成?这人被害妄想症也太严重了吧?

 

我拿起自己的筷子,在他碗里挑了几根面吹了几口吃了起来。

 

“小哥,没毒的。”发现自己离他很近,我摸了摸鼻子退开了,张起灵并没有说话,脸色没有任何表情,他默默的吃了起来,期间我也问他很多问题他选择的是沉默,自讨无趣的我拿着水晶球坐在他的对面。

 

虽然早知道答案肯定是一片血红,还是想试一试,水晶球在别人眼里只是带着反光的水晶,并未有任何画面,而在我的眼里是各式各样的图案。

 

我的爱情运里发生了改变,那是一片高楼大厦,我有点熟悉那个商业区,大厦的中间站着一个人影,他似乎穿着西装,从背影看起来应该是一名男性,就在这时一个男人像他扑了过去,两人倒在地上,扑过去的男人身上留着鲜血。

 

画面突然消散了,我头疼的将水晶球移到旁边,扑过去的男人有着板栗色的头发,跑的很突然嘴里似乎在说些什么,那个男人我非常熟悉,他是我。为什么一个爱情走向里,会出现这样的情景?难不成画面里的男人是我爱情贵人,是他带着我遇到未来的爱人?

 

我听到水声才回过神,张起灵已经在厨房里洗碗了。

 

“我走了。”

 

“我送你。”

 

他摇了摇头,继续说道:“我叫人来接我了,大概三十分钟左右到。”

 

“我没说过我家地址。”

 

“定位。”他坐在椅子上淡定的看着我,并拿出了手机,上面显示着地图,并有两个点一红一蓝,我更加确信眼前的男人并非是等闲之辈,难不成是黑社会老大之类的?

 

我被自己的想法逗到了,开玩笑的说道:“还有三十分钟,要不小哥,我给你算一算你的命运?”

 

他的摇头在我意料之中,没想到他突然说道:“算爱情。”

 

我虎躯一震,张起灵虽然是个面瘫,从接触下来感觉他是一个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人,对很多事情不在意,很难想象这样的男人会说算爱情运,难不成是闷骚禁欲类型?

 

我拿出22张大阿卡纳牌,采取的和昨天一样简单粗暴的方式,一张牌解读。

 

“想算你的爱情运势,还是想算对方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?”

 

他没有说话,沉默的看向我。

 

“好吧,你集中精神,默念自己的问题,我洗牌以后,你从中抽出一张。”由于是一张式解读,可以忽略中间切牌的过程。

 

太阳 正位

 

我不禁笑了起来“小哥,这张可是一张很好牌,不知道小哥现在有没有女朋友?”

 

“没有。”

 

“那么你即将或者在这些天会遇到你的爱人。”我喝了口水,润了润嗓子“你的爱人是一个很欢乐,对事物充满好奇的人,甚至有些天真。牌位是正位,她会是一个给你带来阳光的女人,小哥心中有黑暗,她会帮你驱逐。”

 

我突然开始好奇小哥未来的爱人是怎样的女人,像这样面瘫又不爱说话的人真的会有一个人能走到他心里吗? 

 

“小哥应该受过很多苦,然而在未来的不久她将会进入你的生活,你不会在一个人去面对黑暗,你们会一起面对。”

 

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他说,这张牌还有一种隐晦的解释,他对爱人的占有欲。一旦他真的爱上对方,内心的野兽就会苏醒,而且看张起灵这样应该是没有人走到他心里去,很难想象他动心以后,会是怎样的场面。

 

被上枷锁的野兽,被解封后的狂态,真的能压抑住吗?

 

“小哥,万一你的爱人突然离开你,你会怎样?”

 

他一直认真听我讲着,这个问题问出以后,他迷茫的看着我,那瞬间我听见他在说“爱什么”,虽然他并未开口。

 

“当我没问吧。”刚刚我似乎看见了他的内心所想,所谓的第六感吗?

 

“如果你和你爱人确认关系以后,她有着小孩子的天真,单纯,你们的生活会过的很有趣,并且太阳是一张很好的牌位,你们的贵人会一直帮着你们。”

 

门突然被踹开,一名陌生带着黑眼镜的男人突然走了进来“嘿,哑巴张我来接你去公司了。”

 

我不禁心疼我那门,但我没勇气和这男人讲理,他身上的气息让我有些害怕,远离他才是明智之举。

 

“你就是那个救了哑巴张的人?这个是你救他奖励,另外遇到的事情别和任何说哦。”他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上,虽然他带着墨镜,我能感觉得到他全身上下带着威胁。

 

张起灵站了起来,黑眼镜不经意看向桌上“哑巴张你什么时候相信塔罗牌了?”他没说话,两人离开了我的房,并好心的帮忙关上了。

 

我头疼的将支票撕碎丢在了垃圾桶里,大字型的躺在床上,全身酸疼的想睡觉,刚刚给张起灵算的,应该是百分百准确,毕竟花费了我很大的精力。

 

上锁的野兽吗?

 

不过也对,张起灵看起来就是那种隐忍形,他能遇见的女人到底是怎样的?无论怎么想,那个女人应该会很幸福。

 

为什么我会对一个陌生人这样上心,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认真帮人算了。那些进入铺子的人,都是随便应付。

 

和张起灵的相遇真的是偶然吗?

 

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。

 

“九点,鸡眼黄沙,龙脊背,速来。”

 

评论(4)
热度(29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