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Ace计划(黑老大瓶x卧底邪)8

更新: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

8

  后来的几年里,我和张起灵、胖子三人一起度过了难关,胖子说我们可以称为最强铁三角,驴蛋蛋也开心的围着我们打转。

  

  明天就开始暗杀,张起灵在短短几年里的成长我一直看在眼里,途中发生了很多事情,我就不详细讲了。唯一让我感到可惜的就是,张起灵已经和我一样高了,有时候想摸他的头发,都是妄想。

  

  那天夜里,我们说了很多,五年的日子如同做梦一样,我抱着驴蛋蛋靠在张起灵的身上,他烤着鸡翅,胖子说我懒得抽筋都不动手,只知道抱着狗。我有些生气,想反击,哪知刚开口,一个鸡翅在我口中。

  

  “烫死了,小哥你这是要杀了我啊?”看在张起灵烤鸡翅的份上,就原谅他了。

  

  “有小哥了不起啊!”我也懒得和他斗嘴,反正也斗不过。

  

  张起灵是我们三个人里,实力最强的一个,我不担心他怎样,反倒是关心自己,按照规定,我们三个无论谁死了,都会出局,可真不想当拖油瓶。

  

  “没事。”仿佛看穿了我的顾虑,张起灵安慰的说着,胖子也叫我不要太担心。我伸手揉着张起灵的头发叫着小哥。仿佛忘记,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碰过他的头发了。

  

  “我不是小孩了。”我听出他的无奈,以为他又会打开我的手,他却任由我揉搓他的头发。

  

  “小天真,你这狗训练的可真好。”

  

  “还好,有人比我训的更好”我想到了我的爷爷,甚至是家人,长达五年都没见面,不知道父母现在怎么样了,有些难受。

  

  “森林地形如何?”张起灵仿佛看出我的心情,转移了话题。

  

  “森林五年里我已经调查的很清楚,里面有很多陷阱,也有交叉口。说来奇怪,有一块区域一直封闭中,旁边有人监视着。那区域的人说,进了这森林就很难出来了。其余区域应该没问题,地形我都记住了。”

  

  我现在回忆起来,在训练的时候,很少会看见胖子的踪影,原来是干这事情去了。

  

  “天真你有心事?”我不解的看向胖子。

  

  “总感觉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,虽说是铁三角吧!你有心事应该和我们说说。”

  

  胖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,我要说我是卧底,吓死你们。

  

  “没啊。”

  

  “你的心情都写在你的脸上。”胖子接着说到,“回归主题,天真,你不会这五年里什么都没干,只训练驴蛋蛋去了吧?”

  

  放屁,我一直观察张起灵的实力去了,但是他套路太深,永远无法判定他的下一招怎么出,即便有黑眼镜教我一些技巧,也远不及张起灵。

  

  “驴蛋蛋能探知敌人的动态,我帮忙给你们出点子。”五年的锻炼并没有让我的体力有多少增加,黑眼镜说是体质问题,后天很难训练。

  

  第二天,瞎子给每个人分发了对讲机后,说了一些基本,场地里有枪,食物以及任何工具,但需要大量时间寻找,说完坐着直升飞机走了。

  

  “我在出口等着你们。”

  

  从那一刻起,计划已经开始了。耳边马上传来了打斗声,张起灵抓着我的手往森林跑去,胖子紧跟其后,中途我故意和他们走散,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。远处看胖子似乎想找什么,却被张起灵制止住。

  

  我隐藏的能力是黑眼镜教的,他说明战不如暗斗,我的正面出击只会给敌人带来更多的机会,我没有很大的把握能完全杀死对方。踏进这片森林,我便知道,张起灵已经回不了头了。

  

  如果他不杀死对方,对方必定会杀死他。

  

  我无法明白这场战斗的原因,甚至觉得残忍。每个人都是一条生命,难道只要杀死对方这样的规则,这场游戏才能进行下去吗。

  

  我看着他和胖子已经陆陆续续的消灭了几个人,直到他们被围攻时,我拿起了对讲机。

  

  “小哥,扫腿、斜上勾拳,胖子不要出高腿,踢腿不过腰,就踢下三路......”看见他们轻松解决我舒了口气。

  

  “我说小天真,你到底在哪里?”我看见胖子四处张望,想偷笑,却没想到此刻和张起灵对上了眼。

  

  他一直都知道我在哪里。

  

  所以才不会去找我。

  

  一路上多多少少都受了点伤,也找到了一些资源。胖子数落我不跟着大部队走,我一边和他斗嘴,一边帮张起灵处理伤口。

  

  “即便找到出口,如果里面的人没杀完,算赢吗?”

  

  “不会出现那种情况,来的时候加我一共是13个人,当时黑眼镜说‘在这里只呆几个月’却又在晚上说‘在这里呆五年’,这句话前后矛盾,当时我并没有在意,现在想起来,就在那个时候,任务临时发生了变化。晚上开会的时候是23个人,多了10个人。”

  

  “今天开始计划时,不止23个人。”

  

  “一共人数有53人,今天我们干掉了23人,还有30人活着,加上其他地方已经开始了争斗,可能活着的还有10来人左右。”

  

  “小天真,你怎么算的这么清楚?今天我们到场加瞎子说话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,你就数完了?”

  

  “你就当我闲着无聊。”

  

  “进展比我想象中的要快”说话的是张起灵,他顿了下,继续说到“小心那片森林。”

  

  “对了小哥,你今年18岁了吧?”

  

  他点点头。

  

  “小哥,等出去了,胖子带你去体会成年人的游戏。”我骂胖子的不正经,心想到时候送张起灵什么样的成年礼比较好。

  

  驴蛋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,嗷嗷了几下,我立刻警觉了起来。

  

  “附近有人?”我不太确定的说到,驴蛋蛋从我身上跑了下去,我本想打头阵,张起灵将我拉向了身后。

  

  大概走了十来分钟,一震血腥味传来,当我们看到此刻的场景时,我转身呕吐了起来,有7个人挂在了树上,身体里的器官早已掏空,散乱在地上。从小到大从未看过如此残暴的画面,张起灵扶着我回到了原地。

  

  还有23个人活着,看到刚刚的手法,可能只有几个人活着了。

  

  安顿好我后,张起灵起身离开。

  

  “你去哪里?”

  

  “我调查下。”他用眼神示意胖子照顾我。

  

  “我也去。”想到当时的画面,我又想呕吐。

  

  “就让小哥自己去,他这么厉害,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

  我勉强同意,昏睡了过去。

  

  醒来时,发现自己在张起灵背上,胖子说我们呆的地方不安全,需要赶路,但小哥看你没醒。

  

  从他身上下来,喝了几口凉水,张起灵说:“并不是一个人杀的,手法像是4个人。”

  

  “可能有些队员组队了,全灭后,再自相残杀。”说完这段话,我感到恶心,甚至恶寒,张起灵对昨天的场景并没有多大的变化,就连胖子也和平常一样。

  

不正常的人是我。

  “还有7人存活。”这段话是从对讲机里传来,不算我们三个,还有4人活着。

  

  我们的行动很快,免去了很多弯路。正因为胖子的脑内存在着地图,但是方向感的确很差,他能说出位置却不知道在哪里,张起灵对区域的陌生,并不代表没有方向感,他能从胖子的说法里,在脑内构造出真正的活地图。

  

  “出口得走出那片森林。”张起灵说到,那片森林正是胖子所说,之前被封闭的森林。

  

  森林和我们所遇到过的都不一样,雾很重,看不清眼前的路,不知不觉我和他们走散了,我只能凭着感觉向前走去,模糊的看到地上有很多人,而一个人的身影笔直的站着。

  

  我能认出那个人影是张起灵,我快步走了过去,他看着我,将枪口对准我。

  

  “一直在骗我,吴邪。”

  

  那些零散倒在地上的人,他们穿着警察衣物,有个人的身上有很多枪伤,我不敢看是谁,从体形上我知道,那是我三叔。

  

  我想大哭一场,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吗?还是说,我眼前的人难道不是张起灵?可是,无论从体形、样貌以及他的动作习惯,都能确认他正是本人。

  

  “小...小哥”

  

  三叔知道了我的行踪,带人过来救我,结果被张起灵杀害,因为他知道我是卧底,可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,然后陪我演了一场长达五年的戏。我不敢继续想下去,我意识到自己正在崩溃边缘,三叔死了,队员都死了,当得知我是卧底的刹那,以张启山的手段,可能我的父母也被杀害了。

  

  叫小哥相信我,我不会害他。这样的话我突然说不出口,哽咽着。

  

  我的裤脚被抓住,那是人手,那人的手指粗而且短,有些偏瘦,甚至能看见骨头,他的手指伸不直,我止不住的开始颤抖,四周安静的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,鼻子发酸,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

  “老...老吴,你...你能...看到我.....就知道..是...是怎么...回事..了。”说话的男人,正是已经死去几年的好友,老痒。


评论(1)
热度(19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