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陌生约会(相亲瓶x相亲邪) 番外 01

6.陌生约会(相亲瓶x相亲邪)  这个连接是本体

下面放番外


这篇文是去去年写的,刚刚重温了一遍,怎么说呢,感觉以前写的东西,好奇怪好幼稚好可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

 

陌生约会 番外01

 

张起灵第一次遇见吴邪并不是晚上一起吃饭那次,而是更久以前。

 

张家和吴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,小时候家人会带着张起灵去吴邪家玩,次数比较少,吴邪不记得也是应该的。

 

吴邪小孩的模样,张起灵已经记不清,只记得这孩子总会围绕他身边说一些无厘头的话语。他比吴邪早熟很多,对很多事情都不在意,也不爱说话,导致他并没有同龄的朋友。也许是第一次遇见一个人,对他唠叨。

 

后来无意中在吴邪家里听到父母的谈话,才知道自己将会继承张家的事业,而吴邪的父母表示想要吴邪远离商业斗争,尊重他以后道路。

 

这也难怪他觉得吴邪和自己不同,他总能发现新鲜的事物,路边的小花开了他也能笑的很灿烂,张起灵想守护这个天真无邪的微笑。

 

再后来,便没有了联系。他开始慢慢接手一些张家的事情,相对而言比较忙碌。有时会想到小时候的事情,不免会露出一丝微笑。也不知道,吴邪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

偶遇吴邪是在一家咖啡厅,他和对面的男人痛苦的说着什么。看到眼里,有些不爽的情绪产生,如果他们能成为朋友,吴邪会不会对他说心里话呢?明明小时候,吴邪那么喜欢说话。想到这一点,他突然发现,吴邪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温柔。

 

后来有点能力了,调查了吴邪最近的动态。黑瞎子将资料丢在他面前,吊儿郎当的说着,“你有点痴汉,是不是看上人家了?瞎子帮你。”

“不必。”

 

张起灵有感情,他知道什么是爱,譬如他很爱自己的父母。但是对吴邪的感觉,有些奇怪,没见过几次面,没聊过几次天,甚至对方都不认识自己是谁,对他的感情很微妙。

 

黑瞎子是他的朋友,胖子是他的兄弟,那吴邪应该规划到哪一栏里。

 

说来也巧,胖子是他小学同学,后来胖子成为了吴邪的初中高中大学的朋友,缘分就是这么凑巧。

 

和胖子成为兄弟,是被误认为张起灵喜欢云彩,两人打了一架便成为了好朋友。直到后来一起吃饭时,胖子无意中说到,班里有一个叫吴邪的男孩,很有趣。

 

瞎子时不时会给吴邪的最近动态,虽然张起灵已经叫他停止调查了。胖子会说一些班级的趣事,关于吴邪的特别多。

那天天黑,外面下着暴雨,张起灵不得不停止步伐躲在了屋檐下,不远处的酒吧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 

“你先把胖子送回去”

 

张起灵有多久没有见到吴邪了,他忘记了。

 

他看着吴邪撑伞,无意中和他对视了,吴邪向他走了过去,那刹那,张起灵以为他认出自己是谁了。

 

“这位小哥,没带伞吗?离这里远吗?我把伞借给你。”他眼里透漏着关心和陌生,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话痨,烂好人一个。

 

“小哥你还真不爱说话,我记得我小时候,”他闭上眼睛想了好久“抱歉,我有些忘记了,大概是有个人和你一样,不爱说话吧。”

 

“但是,他很温柔。”他突然看向张起灵,“虽然我已经忘记了,可能是你和他有些相似吧。”

 

“伞给你,路上小心!我家就在这附近,很近的。再见!”他说完,转身跑向了雨里,其实张起灵大可以说,我送你一程。

 

后来就没有了联系,他不知道吴邪有没有看清他的面孔,那天夜里的屋檐下没有灯,他却看清了吴邪的面貌,和以前一样,未曾变化。

 

温柔吗?张起灵笑了起来,这是第一次听到吴邪的评价。

 

两人的关系一直是平行线,并未有什么交叉。有天夜里张起灵突然醒来,他发现自己可能是爱上吴邪。这种感情很突然,什么时候爱上的?明明没有多少交集。

 

感情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

 

有些自嘲的笑了。

 

他知道了吴邪的一切,而吴邪却对他一点也不知道。在和解家的交易中,认识了解雨臣,和他谈论的途中,无意问到了吴家的吴邪。

 

“吴家继承的是吴三省,吴邪这个名字从未出现过,你是怎么知道有这个人?”他语气里不善,甚至有些敌视。

 

张起灵想了好久,还是告诉他小时候的事情。

 

他笑了起来,“难怪,我和吴邪是发小,他小时候说认识一个闷油瓶,不爱说话,人很好,后来那闷油瓶没出现的时候,找我哭过几次。在道上,没有人知道吴家还有一个吴邪,他一直被保护着。”

 

张起灵认识眼前的解雨臣,那是他偶遇吴邪时,坐在对面听吴邪发牢骚的人。

 

接下来的日子,很平淡。城市很小,偶尔会看到吴邪,但是他们擦肩而过。想过放弃,但还没开始,谈何放弃。

 

知道吴邪相亲的时候,心里一震难受。可能,对吴邪来说,最好的生活就是娶妻生子。

 

张起灵还是想拼一次,他跟吴家的父母说了,他喜欢吴邪。当然得到的是冷嘲热讽,途中的艰难吴邪是不会知道,他也不想让他知道。

 

吴邪的母亲最终还是松口了,她说:“即便你这样,我还是会继续给儿子安排相亲。直到听见儿子说喜欢男的。”

 

吴邪的父亲说道:“我希望你还是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。”

 

张起灵的确没有出现过吴邪的面前,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多少胜算,但是那又如何,吴邪高兴就行了。

 

他也和自己的父母说了出轨的事情,打也打了骂也骂了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

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。

 

吴邪,等了你这么多年,还怕多几年吗。

 

在和吴邪相亲成功后,他们便开始了恋爱直到结婚。

 

吴邪说,他不明白为什么家人会同意的如此之快,而且小哥的父母也没说什么。

 

他告诉吴邪,不要乱想。

 

其实,有时候对一个人说谎,是为了保护他,有些真相,也许是他无法承受的。

 


评论
热度(12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