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虚拟男友(老板瓶x客服邪)22

更新: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

11 12 13 14 1515

16 17 18 19 20

21 22 23


  “。”

  一大早闷骚妹给我发了条信息。

  “?”

  我决定高冷一下。

  “。”

  “?”

  大概这样持续几分钟,我败下阵。

  “早上好,今天休息吗?看你如此悠闲。”

  “恩”

  “真好。我明天才休息。”

  “我知道”

  “诶?这你也只知道”可能我以前聊天的时候提过,大概自己忘记了“今天在百度新闻上看到马场,突然好想骑马o((≧▽≦o) ”

  “叮”放在电脑旁边的手机响了一下,张起灵发来一条短信。

  “明早八点,你家见,去骑马。”

  “你也看了百度新闻吗?感觉好有趣。”我回复短信后,接着和闷骚妹聊了起来。

  “我和你说,闷油瓶他刚刚给我发了条短信!叫我明天去骑马!!他肯定也看了新闻。”

  “......”

  “好开心!”

  “恩”

  “说起来,自从和你聊天之后,我总能心想事成,你肯定是我的恩人!”

  和她接着聊了一些有的没的,接近吃中饭时,解雨臣要我陪他去买手机挂件,一路上他低头玩手机没怎么说话,直到等红绿灯时,他说:“也就是说,你和张起灵在一起了?”

  我愣了一下,不知怎么回答,同性话题难免尴尬,但想到以后可能要面对很多社会的舆论,加上解雨臣是我发小,坦承比较好。

  “恩。”

  “瞎子的情报还真准”他将手机放入口袋里,走过马路“你有想过以后吗?”

  “可能不太完美”我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和张起灵的身份“但是能走一步是一步,把每一天当最后一天过,即便以后如何,我不会放弃。”

  “哎,你还真天真。”他用手拍了拍我肩膀“小心霍玲,霍家的女人都可怕。”

  “她和我有什么关系吗?”

  “以后就有了,你为何不问张起灵?”

  他想说的时候,自然会告诉我。但我没回复解雨臣的问题,两人一路没话。

  隔天早上,张起灵的车已经在楼下。

  “小哥,久等了。”

  “没。”他打量着我的着装,被他盯着有些尴尬,我转过头看窗外。

  “以前骑过?”

  “二叔以前带过我。”难道张起灵没骑过马?我好奇的转过头盯着他,本以为他会发动车子看前方的路,没想到他还盯着我,和我对上了眼。

  他靠了过来,亲了一下我的嘴唇,快速离开。我愣了一下,他若无其事的发动车离开这里。我心想,这该死的闷油瓶,什么时候学会偷袭了?不行,到时候我一定要偷袭过来!

  骑马的人并不多,每个人都会有监护人负责你的安全,如果不需要监护人则要填写一张协议,也就是如果你半路从马上摔下来,马场是不负任何责任。

  张起灵和我都没选择监护人,哪怕选马的时候都是我们亲自挑选,一眼望去看中了一条白马,但那区域的管理人员说那条白马不好,对我来说一见钟情的东西都是最好,其余都瞧不上眼,最终选择了白马。

  一旁的张起灵牵着黑马走在我旁边,你别说,那马散发的气势让我身旁的白马都退了几步,只见张起灵娴熟的蹬上马背,那小长腿看的我都嫉妒,他意识到了什么,看向还在马下的我说道:“需要帮忙?”

  别以为你有两下子不得了,小爷我也是能耍帅的,俗话说的好,不作死就不会死,白马的脾气不怎么好,还没踩上去,就开始发脾气。张起灵见状从马上下来,帮我将马牵着,抚摸着马的头部,居然不闹了。哎,看来这条白马被张起灵的气势所打败。

  随后我就安心的蹬上去,和张起灵的马并排走在一起。

  马场很大,我们围绕着周边走着,期间我说过一些无聊的话题,他始终听着,直到他手机响了起来。

  “你看的办。”他说了这么一句,挂断了电话。我为电话那头的人默哀。

  “不回公司?”

  “不回,我买水。”他身下的马快步跑了到不远处的小房子,不知是不是黑马消失的关系,身下的白马暴躁起来,突然冲了出去。

  我抓紧把手,人倒霉的时候喝水都要呛着,肚带中途我忘记检查,没想到白马突然爆发之后脱落了,我只能尽量保持自己不掉下去,马的奔跑速度太快,直接冲进树林。我没遇到过这种突发情况,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“吴邪,跳下来!”张起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身后,不得不感慨他骑马的样子真帅,人与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。他加快了速度跑在我旁边,抓着把手的我冒着冷汗,我害怕摔下来,所以将脚全部放在了蹬内,一旦跳下去,我就会拖蹬,现在的我不敢将脚移出来。

  张起灵见到我迟迟没有动身,如果在这样乱跑下去肯定会出事。

  “相信我。”

  横竖都是死,我瞬间将脚移出来像张起灵那边跳下去,本想着要和大自然来一个拥抱,没想到张起灵从马上跳下来,将我稳稳抱住,在地上滚了几圈,最后他闷哼了一声,停住了。我看到他的身后,是一棵树让我们停住,张起灵的背部肯定受伤了。

  我想起来看他的伤势,无奈他抱我太紧,挣脱不开,他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,我不敢和他对视,直到他的手抚上我的头,说道:“抱歉。”

 

评论(1)
热度(15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