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虚拟男友(老板瓶x客服邪)21

只写了1000字,别打我!!

更新: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15)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

  21

  关于霍家,我并不了解,或者说商业方面的事情我并未接触过深。解雨臣的这句话给我敲了警钟。

  离下班还有几分钟时,一位女孩从门口进来,她打量着我们每一个人,我抬头有些纳闷的看着这位年轻的女孩,只见她两眼一亮,快步走了过来。

  “找到你了,吴邪哥哥。”她的声音很甜,外貌长的清秀,我只觉得她很熟悉,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

  “你怎么跑来了?霍秀秀。”身旁的解雨臣开口说道。

  “秀秀?”我疑惑的问道。

  “在你们公司门口碰到了吴三省,他说吴邪哥哥在这里上班,我就上来看看了,并没什么事。我真伤心,吴邪哥哥一副忘记我的模样。”霍秀秀做出一副哭泣的表情,而解雨臣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望着我们。胖子和王盟两人已经抱着零食围观。

  “我见到吴邪的时候,他也是一副不认识我的模样。我们小时候是一起长大的,还有印象吗?”

  听解雨臣这么一说,记忆马上恢复起来,当时除了和解雨臣在一起,旁边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,后来因为家庭的关系,我搬家之后就再也没和他们相遇过了。

  “原来秀秀长这么大了。”依稀记得小时候秀秀这孩子挺粘我的。后来又寒暄了几句,大家就散伙了,霍秀秀并没留下来一起吃饭,只说有事回家。

  第二天下班,张起灵的车已经在公司楼下,去吃饭的路上,我跟他说着最近胖子身上有趣的事情,这期间大多数都是我一个人讲话,而他时不时的点头或者简短的回复,哪怕这样,我的内心都有一丝满足感。

  不知道恋爱的感觉是不是就这样简单,很容易满足。

  吃饭时,他突然叫了我的名字。

  “吴邪。”

  “干嘛?”

  “我明天要出差,大概一星期回来。”内心咯噔一下有些失落,也就是一个星期看不见他人。

  “嗯,工作加油。”

  “这个给你。”他从工作包里拿出一个正方形的盒子,只有手掌大小,被精致的包装起来。包装纸是骨灰色,上面印染着浅灰色的线条,我疑惑的接了过来,将它拆开。

  那是一个正方形的红色盒子,中间有一个金黄色的暗扣。里面放着不大不小的玉,雕刻着一只麒麟。

  “你戴着很好看。”他走到我的身后,将我手里的玉拿了过去,他用红色的绳子穿了进去,并编了花纹固定,第一次发现他的手很灵巧,他的指尖无意中触碰到我的耳边,感觉自己的耳朵在燃烧,也不敢看他的神情,内心有些躁动。

  他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示意他弄好了。我用手轻碰着胸前的玉,冰凉的触觉让我浑浊的脑袋清醒。

  “谢谢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

  他送我回家,下车时,他抓住我的手臂,将我往他怀里轻轻扯动,我疑惑的望向他那边,哪知嘴唇上被覆上温柔的触感,蜻蜓点水般带过。

  “晚安。”

  我不知道自己的脸颊是否微红,但说话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。

  “晚安,小哥。”

  心跳在飞快的跳转,甚至有些眩晕。大字型的躺在床上,还回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。胸前冰凉的感觉似乎还在提醒我,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  张起灵并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,但他却用实际行动告诉我,他同意了这段恋情。内心深处很高兴,那种感觉就像吃了蜜糖,有些甜,甜到腻。

  我不知道恋爱到底是什么样,将会体会到什么,失去什么,但和张起灵走到这一步并没有后悔,嘴边似乎还残留着刚刚的温暖。

  晚安,小哥。

    


评论(10)
热度(22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