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虚拟男友(老板瓶x客服邪)18

更新: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15) 16 17 18 19

  18

  张起灵很平淡的看了我一眼,继续吃着菜,我生着气,直接从位置上起身,走到他跟前,抓住他试图夹菜的手,张起灵叹了口气,转头看像我,被他盯着发慌,想到自己还抓着他的手,壮着胆质问他。

  眼前的画面突然一花,张起灵反手将我抓住,一个用力让我不得不弯下腰,突然被拉扯一时没有平衡力,另一只手只好抓住了他的肩膀,一瞬间拉近了我们的距离,他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,张起灵轻微抬头吻住了我的嘴,不知他是故意还是无意很快结束了这段小插曲。

  我不由的心跳加快,迅速跟他拉开了距离,我他妈再次被同一个男人吻了,我用手擦拭着嘴唇不解的看向张起灵。

  “你..你什么意思?”开口说出的话,也开始打结。

  他一直看着我,似乎想确认什么,但迟迟没有开口,第一次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张起灵,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在他面前说着话,关于他的一切我好像一无所知。

  不过,他喜欢吃麻辣烫这点算不算?

  我苦笑的摇着头,直接从家里出来,也没理该死的张起灵,下楼时还期待他会不会跑下来找我,结果连影子都没,更加心烦。直接给胖子打了个电话。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就想找个人聊天,没想到胖子那人二话不说来到我家附近,带他去附近的烧烤店,顺手点了几瓶啤酒。

  “天真,你不是不喝酒吗?难道你第二人格出现了?!”

  “别逗,心情不好。”我撬开一瓶直接灌下肚子,啤酒的苦味让我的心情更加烦躁,也说不通我到底为什么不高兴。

  “喂喂喂,你别一个人喝闷酒啊!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上午打电话给你还好好的,咋晚上就变了个人似的。”

  “我被人..吻了。”

  “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..胖子我..”

  我打断胖子的话,说道:“男的。”

  “咳”胖子喝着酒听到这句话,呛了一下“上次大冒险不是经历过吗?”

  “跟那时不一样,就是”我烦躁的摸了摸头发“反正不一样。”

  “厌恶?”

  “啊?”我瞪了一眼眼前的胖子“怎么会,我不厌恶。”

  “哎哟,感情还是你情我愿啊。”

  “什么你情我愿,一时半会说不清楚,脑袋要爆了!”

  “那我问你答,虽然不知道你的如意郎君是谁,不过你喜欢他吗?”

  “喜欢?”这个问题我思索不出来,不知是不是酒精的原因,让我的大脑慢了半拍,第一次和张起灵见面,对他有股说不上来的情绪,不讨厌也不喜欢,很平淡。虽然当时大冒险的缘故,第一次接吻并没有想象中的讨厌,相反很喜欢当时的感觉。接下来由于小花的缘故,再次和他见面,还有闷骚妹的帮助,感觉自己慢慢和他成为了朋友,我本以为自己在他眼里是同等的存在,直到今天他那句话,把我打入谷底。

  气愤、难受、不甘心。

  可今天看到他生病时,不由得心软,想为他做点什么,明明当时可以找黑眼镜帮忙,却私心的将他带回了家,忙着给他做饭,就是为了想让他感到温暖,直到他开口对我说,我做的饭很好吃时,不知为什么我会感到高兴。

  就好像妻子很想得到丈夫的表扬一样。这什么狗屁比喻,难道自己潜意识里其实挺喜欢张起灵的?

  啊呸,张起灵那家伙有什么好喜欢的,整一个闷油瓶一样,又不爱说话,一副冷冰冰的样子。可是,就是见不得他难受,心里很奇怪。

  “喜欢吧。”

  我吴邪认了,从小到大没谈过恋爱,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人,可唯独面对张起灵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,或许是喜欢吧。

  “哎呀,那不就得了!纠结个什么!来来来,干了!”

  正准备和胖子干杯,哪知手臂被人抓住,我不解的抬头,看向抓我手臂的人,居然是张起灵!他脸色有些惨白,可能是还没恢复过来,可他是怎么找到我的?

  “这不是张小哥吗?来来来,一起喝酒。”

  我挪动了屁股,让张起灵坐过来,他暗着个脸也不知道是跟谁生气,只觉得旁边有一座空调,冷飕飕的像我吹来。

  张起灵准备拿我的杯子喝酒,我连忙制止住。

  “你身体还没恢复,不能喝酒。我不是跟你熬了粥吗?”

  “什么情况,为什么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。”

  我没理胖子,张起灵那家伙像是铁了心要喝一样,我只好抓住他拿酒的手。

  “你到底在生什么气?”张起灵虽然一副面瘫样,可我总觉得他在生气。

  “小两口别吵架啊,有话好好说,差点忘记个事,本来是麻烦天真的,估计他忘记了。”难道胖子说的是云彩的事情?恐怕张起灵是不会给他了,我可惜的摇了摇头,可怜的胖子。

  “就是你上班的地方不是有一个妹子叫云彩吗?你知道她手机号吗?”

  “是你要云彩的手机号?”万年不开口的张起灵说道。

  “是啊,上次见面就对她一见钟情,哎,说来惭愧啊!”胖子继续喝着酒,看到眼前的张起灵放下啤酒,我也松开了手,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按了几个数字,开着免提。

  “资料调取”里面传来人工声音,我和胖子两人好奇的看着张起灵,不知道他在干什么。

  “编号801,手机号。”

  “云彩,女,13xxxx”

  我整个人愣住了,他今天不是跟我说过要保护员工隐私吗?那现在是个什么鬼?眼前的胖子连忙用手机记了下来,一脸高兴的模样。

  可我越想越难受,真他妈想从这里离开,碍于胖子在这里,我也不好发作。不过胖子拿到手机号之后,就一直玩着手机,我不知道跟张起灵说什么,索性拿起手机,望着空白的页面不知道该干什么,正准备将手机收进去,收到了闷骚妹的QQ消息。

  “在生气?”--闷骚妹

  她怎么知道我在生气?我看了一眼张起灵,他似乎很认真的盯着手机,也不知道他干嘛,就这样盯着手机,我自讨没趣,回复道:“闷油瓶那家伙没有把我当朋友,今天找他问妹子的电话,他说员工隐私!结果今天我朋友问那妹子电话,他二话不说的告诉他了,我真不明白,如果他真的不把我当朋友,那他之前那些算什么鸟玩意。”

  “好吧,我其实挺在乎他的。”

  我轻叹了口气,看到旁边张起灵灵活的手在手机上敲打着什么,我忍不住开口说道:“你在干嘛?”

  “聊天”

  “谁啊?”

  他敲打手机的手停顿了一下,我很好奇他的回答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和张起灵这么闷骚的家伙聊的下去。

  他转头看向我,说道:“天真”

  “你才天真!”不说就不说,干嘛突然叫我天真,还是说我本人很天真?我不就想问问他跟谁聊天吗?小气鬼。本来想继续拿啤酒,看到眼前不远处杯子里是矿泉水,也没多想拿了过来直接喝掉。

  “卧槽!!天真,你干嘛?”胖子连忙把我跟前的杯子拿了过去,我一直在咳嗽,刚刚是一口喝下去,没想到辛辣的味道直接刺激到喉咙里。

  “靠,你她妈什么时候买的白酒?”胃烧的疼,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,头晕的太厉害,别说能不能走路了,就像踩棉花一样轻飘飘。

  “我带他先回去。”

  “你有天真家的钥匙?”

  “他出门没拿钥匙。”

  “原来天真今天说的人是你啊。”

  “唔,你们好吵,头好痛。”我不耐烦的说道,张起灵把我背在身上时,我已经没有太多知觉,只觉得眼前的男人很可靠。

“我就不送你们了,路上小心。”

 

  “小哥,你真的很讨厌我吗?”我趴在张起灵身上,贪婪的闻着他身上淡淡的味道,他说了什么我没听清,我借着酒劲,在他耳边说道: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

评论
热度(29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