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虚拟男友(老板瓶x客服邪)16

更新: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15) 16 17

  16
  坐在休息室了无思绪,心里闷得慌,干脆从休息室走了出去。乘着电梯随机到了某个楼层,楼层没有人,前台空无一人,沿着走廊大概走了几分钟左右,有一个房间引起了我注意,应该说不得不注意到那间房间。
  房间周围的墙壁是透明的,可能是钢化玻璃之类,除了门是木质以外,其余的地方都很通透,如此显眼的装修想不引人注目都难,里面围着桌子坐了一些人,可能是会议室,很可惜我只能看到他们的后脑勺,但主席位坐了我认识人。
  张起灵。
  他手里拿着纸张,看不清他侧面的神色,但第一次发现这样的他我并不认识,他们似乎在争吵着什么,直到有几个人站了起来,用手指着张起灵,然后很愤怒的样子从那里走了出来,紧接着其它的人也陆陆续续的出来,一瞬间的时间里,只有张起灵一人安静的坐在会议室里。他们从我身旁经过,谈论着我听不懂的商业信息,直到黑眼镜看到我,拍了拍我的肩膀从我身旁走去。
  不远处的张起灵倚靠在椅子上,显示出了放松的神态,一手捂着额头,看起来很疲倦,此刻的我不知道是否过去,会不会打搅到他的休息,但当我回过神时,我已经在门口,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劳累的张起灵,仿佛周边的气流都停顿了一样,偌大的会议室里听不见一丝的响声。
  张起灵知道我在门口,但他并没有睁开双眼,而是平淡的说道:“进来。”我尽量将脚步放轻走在他的身后,他将放在额头上的手放在了腿上,他看了我一眼又将眼睛闭上,我心想你好歹说几句话啊!但并没说出口,而是将手伸出放在了他太阳穴附近,指尖传来的温度有些高,我并没有多想什么,缓慢打圈按摩着他的太阳穴,张起灵并没有任何不舒服的迹象,他身上的重量全部倚靠在了椅子的后背,看到卸掉防备模样的张起灵,我似乎也松了口气。
  张起灵放松的样子,我不禁想恶作剧一把,稍微有些用力的按摩了一下,他皱了下眉头,正当我为自己的恶作剧开心时,张起灵抓住了我的手,力道不大,一时半会我也挣不开,也只好任由他抓着,怕他感到手酸,我只好将双手放平在他的肩膀上。
  耳边传来脚步声,被别人看到这样的画面对他的影响不太好,张起灵似乎并没有那个意思,直到最后门外的人说道。
  “我是不是打搅到你们了?”我有些尴尬的望向门外,黑眼镜还是那副欠揍的表情。
  “说。”
  “下午有几个会议,关于今天商量的事情。”
  我感到张起灵握住我手的力道加深了几度,他仍然闭着双眼。
  “推了。”
  “ok,终于不用面对那群老头子了,看的都心烦,你俩慢慢玩~”黑眼镜说完后,退出了房间,隐约中似乎听到他说,这楼层不准其他员工上来了。
  “小哥,下午的会议,不要紧吗?”他松开了我的手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简单的整理了下衣物。
  张起灵没有理会我,他看了看手表,说道:“吃饭。”
  “不是要去,”话说道一半我停住了,难不成我心里其实很期待和张起灵去恐龙展?
  “先吃再去。”张起灵的回答有些虚弱,没有往日声音里的硬气,他似乎有些步伐不稳的走了几步,我快步走到他的跟前,他勉强的说没事,但他一说完,整个人都扑倒在我身上,突如其来的重量让我后退了几步,差点摔倒。
  “小哥?”我叫了几声,见他没有反应,我将手伸到了他额头附近,比较烫手,该死的张起灵居然一直带病开会,当时我也是蠢,明知道太阳穴的温度不太正常居然选择忽略,我抱着他,另一只手找他放在衣服里的手机,想找黑眼镜帮忙,毕竟他们看起来比较熟悉,打开他通讯录一瞬间,我知道这一切都得靠我自己。
  张起灵的通讯录里只有一人‘0吴邪’我不知道他在我名字前面打个‘0’是什么意思,翻开他的通话记录全部没有备注,我选择了放弃。
  我将他的车钥匙从他衣服口袋掏了出来,虽然很想恶作剧的以公主抱的形式抱着张起灵,报复一下昨天的场景,但想想这是他的公司,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,反正以后总会有机会。
  一直以为张起灵身高和我差不多,体重也会差不多吧,但没想到在背他的一瞬间,发现他真的很沉,小哥你真该减肥了!其实小哥不肥,肯定是我自己长时间没有锻炼的缘故。我背着他到电梯门口,用手肘勉强的按了向下按钮,好在电梯没人,希望一直不要有人,不知道行情的人还以为我把他们老总绑架了。
  进入电梯后,是时候挑战高难度技术了,由于停车场在-1楼,电梯上的数字键在很下方,我抬起了我的脚,经过几分钟的乱踢,终于成功,喘着粗气,幸好张起灵没看到这一幕,为了避免体能差的事情被发现,我偷偷决定每天早点起来晨跑。顺便祈祷着电梯不要有人上来。
  总的来说一路都是非常顺利,凭着记忆找到了张起灵的车,看了下他的车钥匙,除了正常的两个按键以外,侧面还有一个按钮,我有些好奇的按了一下,只见他车上的硬顶,瞬间收缩到了车内,成了敞篷车。
  如果你看到一个男人背着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,傻愣愣像个神经病一样站在敞篷车前,没错,那就是我!
  我深刻记得昨天张起灵把我抱到车内那一幕,他完全可以把敞篷打开让我自己进去,却选择了把我抱进去!当时的他到底是怎么想的?
  由于没有硬顶的关系,我很轻松的将张起灵放到了副驾驶,替他系好了安全带。
  坐在主驾驶上的我,默哀了几秒自己的小金杯,看着睡着的张起灵,明明两人差不多同龄,为何感觉落差这么大,愤愤不平的我捏了一下张起灵的脸蛋,手感不错,大人不计小人过,虽然不知道张起灵当时为什么执意将我抱到车内,但刚刚我捏他的脸蛋,这事就不追究了。
  我真是个君子。
  不过话说回来,我好像忘记他家具体的路线图了,想到自己家也就我一人住,停车位挺多,家里有退烧药而且布局我熟悉,反正问张起灵他也不会回答,暗暗做了决定。
  出发前,顺手用手机跟闷骚妹发了条短信。
  ‘之前跟你说的朋友,他病了,我准备把他带到我家,他不会以为是我绑架他的吧,哈哈。啊对了,我给那朋友取了一个外号,叫闷油瓶。跟他本人超级贴切有木有!他这人现实不爱说话,虽然见过几次面,但他说话都很短,最长的句子都不超过20个字,整个人像闷油瓶似的。’打完这句话,突然发现张起灵和闷骚妹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  共同点一:不爱说话
  共同点二:说出的句子很短但精辟
  难道两人是同一个人吗?应该不会吧,毕竟两人真比较起来,闷骚妹总能化解我的难题,说起来,还是她撮合我和张起灵成为朋友。
  应该改天请她吃个饭。
  短信发完后,从张起灵那边听到短暂的铃音,我疑惑的看向他那边,考虑要不要把他手机拿过来看看是谁发的信息,算不准还能把张起灵安稳送回家。
  但我放弃了,看短信是侵犯隐私,况且我很相信自己能照顾好张起灵。
  

评论
热度(30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