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Ace计划(黑老大瓶x卧底邪)1

一直都想写一篇黑老大瓶和卧底邪的文章,内容肯定会狗血,但我实在想完成我的少女心计划!就算没人喜欢,我也要完成我的少女心QAQ

这篇又可以叫做 洗白计划,坐看瓶子如何洗白。

人设上 张起灵20岁  吴邪25岁 小五岁设定。 另外张启山是张起灵的养父,能接受这样设定。不怕狗血,相爱相杀,年下,就可以看下去了。瓶邪唯一!

Ps:虚拟男友没坑,每天在女神的淫威(纳尼?!)下,码3000字。【感觉好累。】

 

更新:1   2

  0
  “吴邪,不要背叛我。”
  身上的血迹衬托着张起灵惨白的脸,刚刚那一场战斗足以让张起灵元气大伤,即便是这样,我也不是张起灵的对手。他眼神里透入着悲伤以及愤怒,我索性闭上双眼,不再看他。我怕我看到,会心软。
  拿着枪的手止不住颤抖,深呼了一口气,朝着对面的人开枪。
  “再见。”
  1
  18岁那年,是我人生中的转折点。
  我叫吴邪,吴家世世代代都是从警,我从小被家人培养,练习各种决斗技巧以及逻辑思维。和普通孩子的童年比较起来,我比较不幸福。但我从未对父母怨言过,小时候被经常被父亲洗脑,他教导我坏人不一定天生是坏人,好人也不一定一直是好人,要用双眼去验证对方的善恶。
  这句话我一直不明白,我认为只要是人,都有他善良的一面,哪怕是恶人。然而,就因为我的理解,让我在今后的事情上遇到不测。
  被三叔安排到张氏那边当卧底是我意料之外,张氏是一个大型集团,之所以叫张氏,是传说他们里面人都姓‘张’并且犯罪团体非常大,为人也心狠手辣。警局曾经派了几个卧底安排他们那边,结果被发现,无情宰杀,并拍下来发给警局示威。张氏集团经营着整个黑社会,当今社会都知道,但没人管制,一直都抓不到把柄。
  找不到犯罪记录。
  唯一知道的一条消息,头目叫做张启山。
  然而这样的重任全派给了我。
  “三叔,我这一走就是死刑了,父母那边你帮我说说吧”三叔抹着泪,“小邪,本来这次出任务的不会是你,你一直都被吴家保护的很好,为什么会是你,为什么?”我轻拍着三叔的背部,关于吴家,我了解的很少,只知道世世代代从警,没有意外。我也很好奇,为什么这次会是我?
  我大多数知识都是二叔教导我,并未参加过正式的警校,比起警局里的任何人,我都是菜鸟,何况这一次,给我安排卧底任务。
  会不会第一步都没迈出,就被对方杀了呢。18岁的人生应该是步入大学的生涯,享受美好时光,而我却一命呜呼。三叔似乎看出我在想什么,叫我别乱想。
  “三叔这次也帮不了你,他们一致认为你出这一次卧底,是最佳人选”
  他们是谁?
  “小邪,我不会让你死的。”三叔将我紧紧的抱住,便放开了。有多久没有被三叔抱了?幼年时三叔也会指导我一些技巧,但他贪玩,有时叫我蹲马步,结果他人一天都看不见。
  这一走,下一次相见是何时也不知道。
  我轻叹了一口气,等三叔情绪稳定了,他开始说明具体的作战计划。明天下午港口有一批交易,我得从那里找到突破口,成功打入张氏内部。听起来很简单,但要实施起来难度系数非常高,从以往的卧底行动,大多数都是进去后的一两天内被发现,他们当卧底的经验比我丰富都会被发现,何况我还是一窍不通的菜鸟。
  再后来就是一群我不认识的人坐在会议室里讨论方案,以及后续我进入内部后的联系方式是如何。
  第二天很早我就来到港口视察地形,毕竟是第一次出任务,不紧张是不可能。然而当我走到第三个街道口的仓库旁边,听到里面传来的嘈杂的声音。普通人或许听不出来,从小在培训下成长对于这样的声音很耳熟。初步判断里面是一群人在打架,仓库的门扉并没有上锁,甚至还留着一条细缝,当时也是头脑发热直接一脚把门踢开。
  一共有5到8个汉子,其中有3个人围着板凳站着,弓着腰审问着什么。板凳上坐着的是一个男孩,大概12岁左右,双手以及脚被绳子绑住,身上有很多地方已经挂彩,他好看的脸上多多少少也有一些血迹。那男孩漆黑的瞳孔里看不见任何光彩。
  “哎呦,哪里来的小伙子敢在这里撒野了?”站在他们侧面的男人开口说道。
  “小伙子长的挺不错的啊,要不要跟小爷们一起玩玩。”
  真是让人反胃的语气。
  “一群人欺负一个小孩子有意思吗?”
  “哈哈哈哈,这小鬼居然说我们欺负一个孩子,喂,你知道这孩子是谁的人吗?”管他是谁的人,欺负小孩本身就不对。我一手将离我较近的男人手臂抓到,他可能没意识到我的突然袭击愣了几秒,我趁机用手击打他的脖子,让他摔倒在地。另外几人看到不妙,一窝蜂的全部像我袭来。
  我不应该指望一个小屁孩会用刀子,但我还是将我身上的小刀甩到了那男孩的脚下,但愿他足够聪明。
  在躲避他们的攻击中,我的体力消耗的很快,我实战经验很少,不适合消耗战,必须速战速决。眼前的几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,我身上唯一的武器只有枪,但不能当着小孩的面前开枪。一瞬间的走神,让我被男人扑倒在地,好在我反应快,迅速用脚踢到男人的命根上,他痛苦的倒在地,紧接着其余几人围殴过来,上天,难道我真的要栽倒这群混蛋的身上吗?
  突然他们几人全部倒在地,我有些诧异的看向孩子那边,他身上已经没有任何枷锁,站在我的前方,手上拿着几颗石子,难道刚刚他是用石子击中他们的脖子?
  然而异常安静的环境里,让我听到枪上膛的声音,那小屁孩身后的男人似乎在动?!我立马跑到小屁孩身边,将他从那里推开。左手臂传来剧烈的疼痛感,估计女人来大姨妈痛经,就是这样的感觉吧。
  小屁孩似乎有些吃惊,但足足只有几秒,他将开枪的人打晕。我右手捂着流血的手臂,勉强的走到小孩面前,想用手摸他的头,但想到手上的鲜血,便放弃了。
  “小屁孩,身上没事吧,快去回家人身边。”
  他冷漠的眼神看着我,那眼神不应该属于他的年龄。
  “我没家。”
  “那有我的地方,就是家,好不好?”首要任务要将这可恶的叛逆期小鬼送回去,安慰是必要的。但是他无动于衷,我伸出没有受伤的手,伸到他面前:“拉钩”他并没有回应我,真是一个问题儿童!太可恶了!
  只见他将自己身上沾有血迹的白衬衣用尽撕开,靠近我的左手臂,将受伤的位置包扎起来,最后恶狠狠的拍了一下,疼的我龇牙咧嘴。君子报仇十年不晚!
  “跟我来,那里有消毒水的。”说罢不听我的意见,拉着我没受伤的手走了出去。那孩子的手真是冰冷。
  从仓库出来,小屁孩将仓库的门反锁顺带的踢了几脚。他这样的举动不禁让我笑了下,不愧是个小屁孩。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进入了船舱,很奇怪的是附近没有人巡逻,他很熟练的引路,最后将一道门打开,将我引了进去。
  类似于普通宾馆的标间,除了没有厕所和浴室该有的都有,我干脆一屁股坐到床上,身上的酸痛真让人难受。
  “你等着,别走动。”那孩子说完就从房间里退出,将房门轻轻关上。我必须得在下午之前离开这里,但手臂上的负重感,让我不得不停下,哪怕三叔骂我不争气也没办法。从小到大都没受到过这样的疼痛,我甚至感觉那颗子弹还在我手臂里。
  果然没过多久,那小屁孩就进来了,手里拿着一些药水还有钳子,他脚下放着装满水的洗脸盆以及毛巾,他娴熟的将我手臂上包扎的衬衣解开,用火烧着钳子,酒精的味道扑鼻而来,我皱了一下眉头。
  “可能会疼。”小屁孩冷冷的说完,一股强烈的疼痛感袭来!但也只有几秒的事情,就看见他用钳子将子弹掏出。快,准,狠!以及刚刚疼的我醉生梦死,别说是几秒,我感觉度过了几个世纪。接着他帮我消完毒后,很仔细的重新帮我包扎了一边。
  “喂,小屁孩没看你个头挺小的,关键时刻蛮有用啊!”
  “..”
  “你当时怎么被抓到了?”
  “...”
  “你这么好的身手不应该被抓到啊。”
  “...”
  “来,告诉哥哥,你怎么这么厉害。无论是身手还是刚刚娴熟的包扎。”
  “...”
  活脱脱的一个闷油瓶,无论我说什么,他都不回复,而是坐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。我心想还有卧底的任务,不应该在此地久留,但困意袭来让我提早见周公。
  我不争气的睡了过去。
  接下来,我是被船的鸣笛声想起,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发现周围都在轻微的晃动。
  “船开了。”耳边传来小屁孩的声音,等等!船开了?我的卧底任务呢?我惊恐从小窗户那里看到外面的夜景,已经天黑了。
  所以说我今天救了一个小屁孩,然后睡了一个美觉,忘记了卧底任务!真是棒极了!三叔知道肯定会杀了我。
  “咚咚。”门外传来敲门声,我疑惑的看着小屁孩,他很淡定的说道:“就在门外说。”
  “少爷,主人叫你们去吃饭。”
  “马上。”小屁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他示意我起身,我一头雾水,这小屁孩难道有什么来头?
  小屁孩将门打开,眼前的女人没有丝毫活人的气息,准确的说是没生气。我怀疑我是不是上了鬼船。
  “我叫吴邪,你叫什么?”
  “张起灵”
  “你看起来也只有12岁吧,1m5左右咯?嘿嘿,等你长大,赶快超过哥哥。”我用手胡乱摸着他的头发,他略不爽的将我的手打开。
  真冷淡。
  “13岁。”
  “两位少爷,这里请。”那女人冷冰冰的开头道,并将眼前的门打开。
  那是一张豪华的餐桌,精致的餐具摆放在上面,主人席上坐着一位男人。男人的发丝有些花白,冷峻的一张脸,周边的气场都有些转变。
  “你们来了?”就连声音都能散发出不一样的气场。
  “过来坐。”
  心脏都快跳出来了,我感觉走过去的路程都是同手同脚,身后的门被关上。那男人一直看着我,弄得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,好歹身边的张起灵将我轻轻一拉,叫我坐下,才帮我解围。
  “你是今天救我儿子的人?”
  “儿子?!!”这男人的年纪顶多也就30岁左右,看不出来是有13岁儿子的男人。
  “我是张启山,有恩必报。你需要什么?钱还是权利。”
  张启山?!!!难道我现在在张氏集团?戏剧性的跳跃太大,我早就应该想到张起灵姓‘张’,再加上他的身手不平凡,多多少少应该想到这点。
  “看你的表情,好像听说过我们?”
  “嗯,全世界不知道你们的恐怕没人吧?”
  “哈哈哈哈,小子,你想要什么,我张启山可是没有办不到的事情。”
  “既然你是他的父亲,我希望你能尽责不要让张起灵受到伤害,就像今天的绑架,如果当时我不在,他可能就不会坐到这里。”
  “这是我的家事,没必要跟外行人说。”
  我有些愤怒,张启山这人狼心狗肺,自己的儿子都不管!
  “好!既然你说我是外行人管不着,你说我想要什么都可以给,对吧?那我就当你儿子的管家行吗?我不想看到像你这样的父亲!”话一说完,我愣住了,张启山没有料到我会这样说,他惊讶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,他仔细的又看了我很久。
  最后开口道:“既然你能从那里救了张起灵,那你的身手也应该不错,你暂时跟我几天,我需要确认你有没有危险,再把你安排给张起灵。不过你这样做,就不怕你的父母反对?”我本以为张启山我会拒绝这样的请求,但如果我成功打入内部那是极好,我暗暗的将大腿狠狠的捏了一下,憋出泪水,梗咽的说道:“我从小就没父母,是在街道边长大,身手好是被逼得。如果我不强大,他们都会欺负我。”
  张启山或许是被我感动了,但那蹩脚的演技连我自己都觉得假。
  “你叫什么。”
  “吴邪。”
  “如果成了,张起灵你愿意让吴邪当你的管家吗?”
  “嗯。”我看了一眼张起灵,他嘴边有一丝浅笑,这是今天第一次看见他万年不变的脸上,有变化。

评论(5)
热度(36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