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虚拟男友/住在手机里的男票(老板瓶x客服邪)8

更新:1 2  3  4  5  6  7 8 9

8手机号

  “天真,你咋不说话啊?”

  “有什么好说的,死胖子”

  “吴邪,你是什么牌”我瞪了一眼黑眼镜,他好像知道我是什么牌一样。

  “红杏5”说完这句话,原本不太热闹的包房,开始起了哄。

  “卧槽!!!”

  “天!我家天真要献身了!”

  “上上上!”

  “吴邪,起来啊,人家哑巴张都在等你呢”

  我及其不愿意的起了身,和张坤面对面。耳边的起哄声更大了。

  “亲亲亲!”

  “快亲上去!”

  我心想这玩笑会不会开大了?张坤没有任何表示,谁会想和一个男人接吻呢?何况长达三分钟。或者--我们错位装个样子?我咬着下唇,挑眉望着他,试图通过眼神传递我的暗示。可是这家伙却对我快抽筋的眼神熟视无睹,正当我快被心头的无措压的不堪重负之时,手臂上温热的触碰让我为之一愣,然后一股力量扯着我的手臂将我按上了墙壁,后脑勺则重重敲上了冰凉的墙面。愣神间,一张放大的张坤脸向我袭来,我靠?他来真的?!挣扎着想要推开他,奈何后背的那只手紧紧将我圈于其中,而另一只手从我的耳边穿过,手腕一弯向下压着我的后脑勺。嘴唇上碾磨的柔软和温热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他的嘴唇--我甚至无法分神想些别的,只能呆若木鸡的望着他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张坤已经将我放开,后脑勺的手已经放下,唇部在空气的袭击下慢慢变冷,但我全身上下不知为何很热,燥热。我不敢看张坤的眼神,脸颊有些微热,耳边能听到他们的笑声,心脏叫嚣着不停的往外跑,腿软的似乎走不动。

  回位置的时候,腿不小心碰到了桌子的一角,整个人差点要跪下去,右臂被旁人一扯在一拽,将我扶住,我恍惚的抬头看向那人,原来是张坤。想到刚刚的事情,眼睛不自觉的看向他的唇部,手轻轻的从他身上抽出,转头说道:“谢..谢谢.”声音小的我自己都听不到。

  “回座位上去”

  “好..好的”

  “那我们继续玩大冒险”

  “能玩别的吗?”

  “哎哟,吴邪难道怕了吗?”

  “被哑巴张吻的不开心?”

  “第一次看到男男现场版莫名的好开心。”

  “我也是,你说他们XXXXX”

  在座的各位开始叽叽喳喳,没有人理会黑眼镜,拿起桌上的汽水,想压压惊。才发现自己手抖的不像话,脑袋里不停的自动播放刚刚的那一幕,我被吻了,被吻了--不就是被吻了吗,有什么好紧张的,可他妈我二十多年来的初吻!被一个男人给夺走了!

  “停下停下,现在也不早了,大家每个人说一个真心话大冒险,就走人。这里有10张牌,每个人拿一张,顺时针转,被点到的就不能再问了。”

  “开始”

  牌不规则的洒落在桌子上,我准备拿某张牌,结果一只手和我同时碰到那张牌。

  “天真,老实说,你们kiss就kiss了吧,怎么变的心有灵犀了?”诶诶诶诶?!难道这只手是张坤的?也对,他离我很近(坐在旁边),没勇气看张坤的表情,自从刚刚那事之后,莫名的有些怕看他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。

  “我。。那个。。。张。。张坤,你。。拿着。。吧”他妈的,说个话也结结巴巴,简直成了第二代老痒了!!

  “吴邪,你是在紧张吗?”

  “鬼。。鬼他妈,紧张!”

  “别逗吴邪了,他脸跟猴子屁股有一拼了。”

  “张海客!去你妈的!”

  “天真炸毛了!”

  “肃静!牌拿完了吧?开始。”

  每个人的问题都很搞笑要么猥琐,我点的是胖子,问了没营养的话题就跳过去了,内心祈祷不要被黑眼镜点到,结果被宁姐点到了,松了口气,却被她的问题震惊住了,问题绝不亚于黑眼镜。

  “刚刚接吻的感觉如何?”

  脑袋里又不自觉的循环刚刚的一幕,嘴唇柔软的触碰,略带酒味的气息,没有反感。

  “还。。还行”

  “噗。。。我第一次看到吴邪这么的,羞涩”解雨臣特地强调了‘羞涩’二字。

  “哈哈,大家别调戏吴邪了,毕竟当着我们的面把他的初吻奉送给帅哥,也是不容易的,不过也不亏啊,你起码吻的是个大帅哥,对吧,吴邪!”

  “胖子!你晚上还想不想回去了?”

  “吴邪,我只不过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。”一阵爆笑。

  “瞎子。”身旁一直没做声的人,突然发出了声音。

  “干嘛?”

  “点你。”

  “卧槽,我怎么忘记因为是顺时针的关系,我永远点不到人!反正也没事,来吧,瞎子我接招!”

  我挺好奇张坤会问黑眼镜什么问题,但他们似乎是眼神交流,双方都没说话,直到黑眼镜败下阵,说着‘好好好,瞎子一定办到!’

 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!大家都很纳闷,但黑眼镜打着哈哈说没事,可以散伙了。大家也自讨没趣的各回各家。

  出了酒吧后,黑眼镜安排着大家回家,给我们拦的,我跟他们都不顺路,自然也就没有坐一辆的士,只剩下我的时候,黑眼镜叫我等一下。

  “干什么,不知道大半夜很难拦到的么?”

  “怎么不结巴了?”

  “靠!”

  “别炸毛,你等下跟张坤回去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他跟你顺路,刚刚得知每个人住哪里的时候,他就去取车了。”

  “哦,那你怎么办?”

  “等他来了,我就走的,毕竟我也是有车的人啊”有车了不起啊。内心不满的吐槽,没多久张坤就开着车过来了,黑眼镜跟张坤交代一些事后,就把我安排在副驾驶。

  “路上小心~”

  车里只有我跟张坤,气氛有些僵硬,想开口活跃一下气氛,却被今天的事情打断。

  “瞎子他出了老千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洗牌的时候动了手脚。所以每盘都是他。”

  “难怪每盘都是他,哎,我当时还以为他运气好爆了”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,可我还是不理解为什么当时张海客会提出那样的冒险,就像知道是哪两个人一样。

  “最后一次,瞎子给张海客发了短信。”

  “你看见了?”

  “我就坐你旁边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不去阻止他?这可是作弊”

  “不开心?”愣了一下,不知为何他会突然来一个反问句,我并没有感到不开心,大家玩的都很开心,我也被他们感染了,如果问最后的事情,也并不反感。但也说不上开心。

  “还....行”我看向窗外,躲避着张坤的目光。

  “到了。”

  “谢谢你。”我将门迅速打开,想逃离他。并不是害怕他,虽然知道刚刚的吻只不过是大冒险,但还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他,第一天才认识的陌生人。深呼了一口气,转头看向他,说道:“那你路上小心。”

  “嗯”

  目送他的车子离开,我便上了楼。躺在床上不停的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,当时明明用眼神暗示了他,他却会错了意?啊啊啊啊啊!不想了,睡觉,反正以后都不会见到。

  隔天顶着黑眼圈上班,而且还光荣的迟到了。事情经过是这样的,我明明记得手机上定了闹钟,但却没有闹,早上到处找手机都没有找到,非常无奈的用公司派发的手机定了闹钟。

  我有两个手机,一个是公司派发专门给对方发短信、通话。一个是自己私人的手机。有点伤脑筋,私人的手机联系人比较少,但都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,补办都很麻烦,当初是用老妈的身份证办的,现在父母在国外旅游,没有半个月是不会回来。

  哎,真倒霉。

  “胖子,把你手机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
  “你手机呢?”

  “烦死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,估计是昨天在酒吧掉的”

  “给,看能不能打通。”

  打通了,但是对方一直没有接电话。用胖子的手机号,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。

  ‘手机不值钱,但能把手机号还给我吗?很重要。’接着我又打了几次电话,还是无法接通。

  “吴邪,你早上跟闷骚女发了早安短信没?”

  “卧槽,把这事给忘记了。”连忙拿着公司派发的手机,给她发了短信。

  ‘早上好,今天太忙。’--已发送

  “那手机号很重要吗?”我看了一眼王盟,点了点头“那号码我用了很久了,里面都是交往很深的几个朋友。”

  “感情是我们跟你关系不好咯?”

  “你俩的手机号我都存在那个手机上了。”

  “什么时候!吴邪,你难道对我们两个图谋不轨!”

  “哎”我坐在椅子上,没有回答胖子,两眼无神的看着电脑屏幕,点击qq,发现闷骚妹是手机在线状态,点开后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一肚子的牢骚却不知跟谁诉说,还有那个吻。我不好开口问胖子,当时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,两个大男人接吻什么的。说来也巧,昨天的事情过后,王盟和胖子两人都没提那事。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
  ‘昨天发生了一些事,然后出了一点小状况。’

  ‘晚上吃饭的时候,来了我朋友,他带了两个人。本以为吃完饭就能走了,结果去了酒吧。我对酒吧不太喜欢,但是发小邀请,没办法拒绝。’

  ‘在酒吧的时候,玩起了国王游戏以及大冒险’我跳过了呕吐那一段,感觉发给她看,不怎么好。

  我停下敲击键盘的双手,该怎么说呢,我被一个男人强吻了?我跟一个同性接吻了?可是同性,应该是个敏感的话题吧?在我焦急该怎么继续打下去的时候,她回复了。

  ‘然后呢?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‘你怎么看待,额…同性接吻?’

  ‘你跟同性接吻了?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‘嗯….算是吧’

  ‘什么感觉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‘我..不知道’

  ‘厌恶?恶心?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‘没有,他挺帅的,其实我不亏。’

  ‘那你在担心什么?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对啊,我在担心什么啊?

  ‘你初吻?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‘….’

  ‘你是在纠结初吻吗?其实大可不用,算不准对方也是初吻。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‘怎么可能,他那么帅,怎么可能没女朋友,吃饭的时候他跟女朋友发短信。’

  ‘你哪支眼睛看到是跟女朋友发短信的。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‘他发短信的时候笑了。’

  ‘你真天真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‘哎,算了,反正小爷初吻也没了。还是挺伤感的,曾经还想初吻对象会是什么样的人。’

  ‘…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‘而且我手机掉了。’

  ‘很重要?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‘嗯,里面都是很重要的人’

  ‘重要的人,是吗?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‘嗯’

  ‘我要开会,晚点聊。’--闷骚妹(正在iphone6plus上使用qq)

  ‘谢谢你听我唠叨。’

  “吴邪,那人回短信了”我走到胖子旁边,看见手机上的短信‘地址发来,快递给你。’

“你说,这货说给你快递过来,不是要给你寄刀片吧?””

“别傻了,我又不是南派三叔。”

  “哈哈,那就写公司地址,不知道对方是不是骗子。万一写私人地址,对方寄炸弹怎么办?”

  “你俩的脑洞开的太大了。”一个说到刀片,一个寄炸弹,简直两个恐怖份子。

  “王盟,你问楼下客服,我们公司地址是什么。联系电话和名字写胖爷我的。”

  “好”说完,王盟就从位置上走了出去。

  “等等,为什么写你的?”

  “我不能让天真无邪的你冒险,革命的重任就交到我身上了!”

  “行行行,你胖听你的。”不等胖子的咆哮,快速离开他身边,回到了自己位子上。看向旁边空荡的位置,凌乱的桌子,黑屏的电脑,解雨臣这人,今天又没来上班。如果昨天没偶遇解雨臣他们,也不会发生那场闹剧。

 

评论(4)
热度(38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