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圣诞贺文】暗恋两三事 3

更新:1 2 3 4

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,我以为三天就25号了,没想到是24号,算错了,所以这文,呵呵呵呵呵呵,明天完结。 球别打我qwq

  11
  高中开学典礼上,吴邪就像信里所说的一样,站在校门口等着胖子和张起灵两人,解雨臣跟黑眼镜考在了另一所高中,离这里挺近,一个街道就能抵达对方的学校。
  吴邪看见熟悉的身影,挥手道:“小哥!这里这里。”尽管他们3年未见,但却像老友一样,无话不谈。虽然只是一个不停的说,一个认真的听。
  上了高中后,吴邪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每天早上来学校都能发现他桌上放着早餐,胖子调侃他说:“哎呦!喜欢你都喜欢到高中来了呀!”
  吴邪很纳闷,他实在记不清小学同学有哪些关系好到能送早点的女性朋友,但这件事情一定要调查清楚!
  “小哥?你知道每天谁会在我桌上送早餐吗?”
  张起灵摇了摇头,吴邪更加纳闷了,张起灵每天都是最早来学校的,他怎么可能不知道!吴邪知道无论怎么说,张起灵都不会开口了,便放弃了。
  吴邪跟胖子在一起吃饭,他想到前几天早餐的事情,说道:“胖子,你每天知道谁送我早餐吗?”
  “我哪管这事情,怎么?吃中毒了?”
  “怎么可能!”
  “哎,不过胖爷我坠落情网了啊~”
  “哈?”
  “隔壁班有一个叫云彩的,是团支书。前几天看他跟张起灵在一起,我就知道我没戏了。”云彩他有印象,但是胖子喜欢云彩?前几天他是看见张起灵跟云彩说着什么,然后张起灵就背起书包跟他一起回家了,那云彩跟张起灵又是什么关系?
  “要不我帮你问问云彩有没有心上人?”
  “肯定是张起灵,张起灵都快成全校男神了!”
  “男神?!哈?!!”
  “算了,算了,跟你这样的小孩说也是白说,我看你3年都读傻了。不过有时间帮我问问云彩的手机号啊,拜托你!胖爷我害羞。”
  “咳咳,你他妈还害羞!”说假话都不脸红。
  自习课的时候,想到胖子的事情,但云彩是隔壁班的,他也就开学跟她说过话,并没有多大的交流,想到张起灵跟她说过话,便问道:“那啥,小哥,隔壁班的云彩,你认识么?”张起灵点点头。转头看向吴邪,眼神再说‘有问题?’
  “你有她手机号吗?”
  “你喜欢她?”
  “哈?”
  吴邪要她手机号,跟喜欢她有什么关系?
  “她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  吴邪当场就要抓狂,她喜不喜欢我管我什么事情!不就是问她手机号吗?怎么跟喜欢扯上了?
  课间的事情,吴邪跟胖子说:“没戏了,我问小哥她的手机号,结果他问我是不是喜欢她,还说她不会喜欢我。”
  “小哥说的不对吗?如果我是他,我也这样说。”
  “卧槽,你们的频率居然是在一起,我半天都不知道这句话的逻辑是怎么得来的。”
  “得了,你还太天真了。”
  “吴邪,在不在?”声音从门口传来,吴邪看到门外有些惊讶的说道:“阿宁?你怎么在这里?”然后就走了出去,没有注意到胖子疑惑的表情,但胖子却看见坐在斜对面的张起灵,他的眉头有些皱。
  “哼,我就不能来这里上高中了吗?”
  “哪里哪里,宁姐威武!”
  “小屁孩一个!油嘴滑舌。”说着勾起吴邪的肩膀说道:“诶诶,你旁边那胖子的手机号是多少?我特地过来问问。”
  “你要他的干嘛?肥膘一个。”
  “是云彩找我要的啊!糟糕,一不小心就说了出来。”
  “她?”
  “事情是这样的,云彩是胖子的初中同学,但不是一个班,当时云彩在路上被人劫持,胖子看到了,过来帮忙,结果被打了一顿,要不是后来张什么灵的来了,胖子就真的要死翘翘咯~只不过云彩吓跑了,她现在对胖子很内疚,一直想找机会道歉。”
  “真狗血的剧情,是不是再来一个以身相许。”吴邪想到阿姨说过,张起灵那天接信的时候,身上有些伤痕,但是张起灵并没有说,而是胖子后来告诉他,他们在外面打架了。原来是因为这事啊。
  “诶!不愧是吴邪,你还说对了!云彩对胖子有点小意思噢~”
  “云彩不是跟张起灵在一起吗?”
  “卧槽,你听谁说的?云彩知道张起灵跟胖子关系不错,就找张起灵要手机号,结果张起灵不给,然后我突然想到你了,在你家呆的几天里,我经常听你谈到他们。”
  “那行,我下节课告诉你。”
  *
  “吴邪,你什么时候勾搭妹子了!老实交代。”胖子故意坐到了张起灵旁边的位置,吴邪发现自己没位置坐,只好坐到后面的位置,说道:“她以前在我家住过。”
  “卧槽!!你们都干了什么?”
  “胖子,你想到哪里去了?反正她你最好不要惹,她的背景很复杂。”
  “那你说你们干嘛勾肩搭背。”
  “为什么你一副捉奸的表情?”
  “也不知道是哪个媳妇儿玩地下情呢~”吴邪发现自己跟不上胖子的脑洞,只好举手投降,“阿宁是我二叔朋友那边的人,那段时间他父亲因为一些事情,坐牢了。二叔想她反正跟我一样大,就来我家里,我就陪了她几天。”
  “你没写过。”吴邪在信里没有提及过那个女人半点存在。
  “她不让我写啊,她说她要神秘一点。毕竟她是有未婚夫的人。”吴邪感到眼前的张起灵似乎松了一口气,他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你们对阿宁有什么意见吗?”
  “没啊~当然没,对吧,小哥!”
  “对了,胖子有好消息告诉你。”
  云彩她可能喜欢你。
  12
  胖子接下来的时间里总会认真学习,他说他要跟云彩一起考大学,问吴邪到时候去哪里上,但吴邪并没有说话。
  他只想好好珍惜高中的3年时光。
  吴邪的英语是班上第一,有时英语对话课,吴邪都能流利的说出来,让老师刮目相看,有些词组老师并未教导过。
  “吴邪,老实说,你英语怎么这么好。我完全听不懂啊。”
  吴邪想说,如果英语不能这么流利,就无法完成二叔布置的任务,也就无法和他们一起上高中,他不是神,他花了双倍的精力去学习,只是想早点和他们相见。
  “因为我很聪明,哈哈哈哈哈哈。”张起灵并没有忽略吴邪眼里一闪而过的悲伤,就像感觉眼前的吴邪虽然坐在这里,但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。
  早上吴邪买了一瓶冰水放在桌上,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,因为太热的关系,他跟小哥胖子一起回到教室后,吴邪二话不说就拿起桌上的水喝了起来,冰凉的感觉贯通他的全身,那感觉,一个字!爽!
  “小哥,你看!我早上买的冰水,现在下午还是冰的!”
  “吴邪,那是我下午买的水。”说完,接过吴邪发愣的表情,将他手里拿的水接了过来,然后一口灌下。
  等等!这…这不是…间接性…kiss
  “妈蛋!劳资的狗眼都要瞎了!”旁边的胖子亲眼目睹了这一场秀恩爱的画面,他甚至还看见张起灵的嘴角有些微微上翘!吴邪吴邪!你他妈快看小哥的笑脸啊,干嘛一副红苹果模样低着头!!小哥这表情可谓千年难遇啊!错过看不见了啊!真可惜了吴邪!
  13
  语文课的时候,老师说每一组想背诗的站起来,吴邪跟张起灵是一组的,当到他们组的时候,不知是什么原因,吴邪跟张起灵都没站起来,反而是这个组的所有人都站了起来!吴邪坐也不是,不坐也不是。
  “没事。”张起灵对吴邪说道,吴邪就很淡定的望着课本,没有说话。
  自从胖子跟云彩好上以后,吴邪突然发现,他从未看见张起灵跟哪个女生关系很好,吴邪回忆起来,这么多年,他总是跟张起灵一起放学回家,课间在一起,他知道张起灵所有的动作语言,他的一举一动,他都知道。
  想到高中毕业以后可能再也不会相见,心里很难受,他不想跟张起灵失去联系。真想时间慢点度过啊,吴邪趴在桌上,看到张起灵正在写着什么,他一直都戴着吴邪送的手链,有时候吴邪想,如果张起灵是女的就好了。
  这样就能谈场恋爱了。
  14
  解雨臣和黑眼镜到了吴邪的学校,怎么说都要晚上一起吃顿饭。吴邪争不过他们,就跟张起灵说:“等下放学,我要跟解雨臣他们吃饭,如果你不想来,你就先回去吧,我跟胖子一起。”
  “我去。”吴邪有些吃惊张起灵会这样说,因为胖子说过张起灵不喜欢聚会。
  晚上大家都喝的有点多,由于明天是双休,吴邪就放肆的多喝了一些。回家的时候,张起灵跟以前一样,是背着他回去的,但张起灵不知道吴邪的家在哪里,他们每次都会在一个路口分别,可他不想叫醒睡在他身上的吴邪。自私的做了决定。
  他将吴邪放在自己床上,脱掉了他身上带有酒气的衣服,月光打在吴邪的身上,张起灵喝的不算多,但看到此时的情况,心跳难免不会加快。
  毕竟他喜欢吴邪很多年了。
  从幼儿园的第一次相遇,吴邪不怕大家的讥笑和嘲讽,也要跟他在一起玩耍,真不知说他是天真还是蠢,张起灵抚摸着吴邪的额头,脸颊,手指滑到他的嘴边,用手勾勒出吴邪的嘴唇的形状,好想就这样亲上去,张起灵的确这么做了。
  只是很轻很轻的吻,在接触到吴邪唇的时候,张起灵有些颤抖,他害怕吴邪突然醒来,他怕吴邪知道他喜欢他,而不是兄弟之情。他更怕,吴邪突然消失在他的眼前。
  张起灵知道如果在呆下去,他肯定会想要更多,所以他果断的去了浴室,理清了自己的思路。
  他没有爱,甚至不知道爱是什么,他的父母没有教他如何去爱一个人,所以他没有感情。吴邪的出现是意外的,他总可以对自己绽放出天真无邪的笑容,总会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,那360封信全部锁在他的柜子里,他看了将近有几百次。他已经忘记了,自他来到这个世界上,就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温暖的待遇,吴邪,就像他的阳光一样,照亮了他。他总能在他失意的时候,为他点亮前面的道路。
  记得幼儿园时,吴邪总能为他挣到玩具,上小学时他总能得到属于吴邪独一无二的温暖,至少在上初中之前,吴邪都没有离开过他,总给他带来惊喜,虽然他平时的确话唠了一点,但他并不觉得厌烦。
  吴邪总能变着花样‘陷害’自己,但他每次都成功‘报复’,他喜欢看到吴邪无言以对,想说又说不出话的表情。
  最难熬的那段时间应该是初中3年,胖子虽然找他说话,但旁边没有了吴邪的影子,他又变回了从前,给他动力的是吴邪的信。他想给他最好的,想给他想要的,想让他开心,看到他难受,张起灵也跟着难受。
  他对黑眼镜说了这件事情。
  黑眼镜说:“不知不觉喜欢上他了,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你知道吗?”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就喜欢上吴邪了。只知道,喜欢他很多年了。
  洗完澡后,他将盆子里灌满热水,拿了一条毛巾走到了床前。他将毛巾拧干,擦拭着吴邪的身体,用手解开了他裤子的拉链,将他脱了下来,轻轻的擦拭着,就像珍宝一样。张起灵不停的告诉自己,不要对他下手。
  所以当张起灵帮他擦好后,给他盖上被子,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。他将盆子收拾好后,睡在了他的旁边。
  他抱住吴邪的身体,虽然下体很难受,但他想忍一忍就过去了,就这样抱着他挺好的。
 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。这是张起灵睡的最舒服的一次。
  15
  当吴邪醒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场景,穿着内内的自己被张起灵抱住,昨天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!
  他望着熟睡的张起灵,用手扒了扒他的刘海,睡颜的张起灵少了平时的冷漠,他用手抚摸着张起灵的眉,好想就这样,睡一辈子。
  睡一辈子?!!!
  吴邪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,难道自己喜欢张起灵?好吧,吴邪承认,他是真的喜欢张起灵。害怕被对放发现自己的心意,他小心的守好自己的心,默默的在旁边付出,他想从张起灵的床上起来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太妙,想去厕所解决下,但旁边的张起灵并没有这个意思,吴邪准备动身的时候,环抱他的手臂突然受力,吴邪狠狠的撞到了张起灵的身上,卧槽!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大力气了,想当年幼儿园还是个小毛孩呢!
  “别走。”
  妈蛋,要是不走,死的人真的是吴邪了。他们面对面,赤裸的上身摩擦着张起灵的衬衣,再加上他背后的手,总是有些不安分,让他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  是的,吴邪硬了。
  张起灵似乎感觉有什么东西抵着他的大腿,他睁眼看见怀里的吴邪低着头,手放在他的胸口上。
  似乎感到张起灵的动静,但又不敢看他脸色,一直低着头。
  “哈哈哈,小哥睡的太死了,叫你半天都醒不来,能放开我吗?那个,你知道的,男人都需要解决下。”
  但眼前的张起灵并没有松手之意,而是将手放在了吴邪的兄弟上,导致吴邪倒吸一口凉气。
  “你要干嘛?”
  “我帮你好不好?”张起灵起床的声音有一丝磁性,然人无法抗拒,他没给吴邪反应的能力,帮他撸了起来。张起灵难道还没睡醒吗?但容不得他多想,他的思维已经消失不见。
  “不…要..哈…..”吴邪不知道他此刻的声音是多么的诱人,导致张起灵差点吻上他的嘴唇,他口里一直压抑着的呻吟,让张起灵想要更多,当吴邪射出来后,让他不得不起身去解决下他的私人问题。
  解决完后,他到浴室里将毛巾冲热,然后将毛巾递给了吴邪,他真想亲自帮他擦拭,大腿上的白色液体,但这样做,吴邪会以为他是变态,吴邪的眼角里有少许的泪水,脸颊有些微红,房内的气温莫名的有些高,这让张起灵有些急躁,直到吴邪开口道:“小..小哥,你能出去吗?我这样子,不太方便。”吴邪并没有看张起灵,而是低着头说这话。
  “你在怕我。”
  “不,不是这样的!”吴邪猛的抬头看着张起灵“我只是想穿衣服,你在这里,我有些--害羞”吴邪打死都不想说这句话,他不想让张起灵误会他什么。但惊人一幕发生了,张起灵忽然笑了起来,那是吴邪第二次见到张起灵的笑,小心脏又不小心乱跳了一下!该死的,在这样呆下去,他真的要被张起灵玩死啊!
  “我知道了,衣服我帮你洗了,你先穿我的吧。”说着指了指旁边的衣柜,然后走了出去。
  16
  吴邪在翻动衣柜的时候,无意中看见小黄鸡内裤!就是当年胖子送的那条!卧槽,胖子他还真的买了两条,真不知道当时张起灵是什么表情,超级好奇!改天一定要问问胖子。
  吴邪的身高跟张起灵差不多,但张起灵的肩比较宽,吴邪穿他的衣服有点松垮,但并不影响美观,他闻了闻张起灵的衣服,一股很淡的香味萦绕在他的身边,这些都是张起灵味道。从卧室出来后,看见张起灵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,然后望了望吴邪,又继续和天花板谈情说爱去了。
  吴邪一个人在家习惯了,经常双休的时候在家里自己弄早餐吃,所以在张起灵家里时,他习惯性的问道:“小哥,你家厨房在哪里?”张起灵不解的望着他,吴邪继续说道:“长期在外面吃早餐没什么营养,额..我的意思是,我想自己做早餐。”
  张起灵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走到了一个房间里,吴邪不知道他在干嘛,于是就站着等他,没过几分钟,看见张起灵手里拿着黄色的围裙走到了吴邪的眼前。
  “背过去”
  吴邪自觉的转了个身,张起灵将围裙套在了吴邪的身上,在他背后轻松打了一个结,吴邪这时才注意到,围裙上面有两个小黄鸡图案,这他妈不会是买内裤送的吧!不对不对,难道张起灵爱好这口?
  张起灵看到吴邪脸部的表情,有些想捏他脸蛋的冲动,但制止住了。
  “需要帮忙吗?”
  “嗯?不用,小哥就在客厅等着我吧。”
  冰箱里的食材很多,吴邪简单的下了一碗面,打了三个荷包蛋。他将张起灵的那碗面里放了两个荷包蛋,一个在面的上面,一个在面的下面。
  吴邪端面的时候,汤不小心溅在他的手上,他连忙将面放在桌上,准备吹一下有些红的手指,但被张起灵抢了过去,他看见张起灵拿着他的手轻轻吹着,用手抚摸着被烫的位置,开口说道:“还疼吗?”
  不疼,但快死了。
  快幸福死了。
  脸通红的吴邪想将手抽出,但对方力气太大,挣脱半天也出不来。
  “小哥,那啥,吃面吧。”
  张起灵点了点头,放开他的手说道:“以后这种事,我来吧。”
  “嗯”
  当张起灵吃到碗底时,发现还有一个荷包蛋,他笑了一下,接着吃了下去。吴邪看张起灵已经吃完,准备拿张起灵的餐具去厨房清洗,却被张起灵拒绝。
  “我来”
  吴邪坐在沙发上,学着张起灵望着天花板,所以说,吴邪的情敌是天花板吗?看着张起灵忙碌的背影,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,就像老夫老妻一样,妻子做菜丈夫洗碗。如果现在能永恒就好了。
  “哎”
  “怎么了?”
  “啊?!没,小哥洗完了?”
  “嗯”
  两人你望我,我望你,这让吴邪很尴尬。
  “那啥,我该回家了。”
  “有事?”
  “没啊”
  “那吃了晚饭再走吧。”
  哈?!!!现在才早上,张起灵说的是晚饭,那么他是不是要跟张起灵一起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呢?
  “那个小哥,晚上要不要吃火锅?我看你厨房有些设备。”
  “嗯”
  “那一起去购物?”
  张起灵点了点头,就去开门了。
  “小哥,你这附近哪里有大型超市啊?一般大超市,食材比较多。”
  “跟着我。”
  吴邪对这附近不怎么熟悉,但总的方向感还是算可以?而且张起灵说的那个大型超市,吴邪去过一次,大致知道长的什么样子。所以当吴邪跟张起灵在同一个位置兜圈子的时候,吴邪不得不问张起灵是不是迷路。
  “小哥,你确定没迷路吗?”
  “这边!”
  “停!抬头!看!”吴邪拉住张起灵的衣服,示意他停下来。
  “看什么!?”张起灵不解的望着吴邪。
  “看超市的建筑啊!”
  “看不见。”
  “这就对了!我也看不到!所以你说的那条路不对!”张起灵无语的望着吴邪一副天真的模样,说道:“这也算!?”
  “算!”
  “那好,那边好了!”
  “是吗?可我觉得不对啊!”
  “你觉得那里不对!”
  “我觉得哪里都不对!”
  张起灵想杀吴邪的心情都有了,两人在同一个位置争论半天,本身张起灵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人,但面对吴邪一副无害又无辜的表情,他算是破戒了。
  “抛硬币?”
  吴邪想了想,觉得这主意不错。
  “好啊,你有硬币么?”
  “没有。”
  “你个破穷人!连个硬币都没有!出来玩P!”
  “你TM也没有!说个蛋!”吴邪有些吃惊张起灵会这样说,在他的记忆里,张起灵很少说脏话,况且张起灵今天居然跟他说了这么多句话!
  “哈哈哈哈,小哥,没想到你也有这么幽默的一面。那边有个萌妹子!要不你去问问?”
  张起灵没意识到上一句的问题所在,恐怕是跟吴邪在一起呆久了,也会说无厘头的话吧,可他真的不想去跟那妹子说话,即便是吴邪的提议,他也不想过去。
  “不去”
  “你确定?那可是你的菜,去勾搭啊”
  张起灵有些生气,什么叫是他的菜?他什么时候说过他喜欢女的了?
  “吴邪,我们不是问路吗?怎么变勾搭了。”
  “我这是给你创造机会啊!小哥,老大不小了,该来一场艳遇了。”吴邪说这话的时候,有些心痛。他知道,如果张起灵真的过去搭理那妹子,他肯定会有些难受。张起灵叹了口气,将手放在吴邪的肩上,说道:“走吧”
  “去哪?”
  “超市”
  “可你?”
  “我知道路。”
  张起灵是真的知道路,他刚刚带着吴邪绕圈是想让他熟悉附近的环境,怕到时候走散,他不知道怎么回家,反而被吴邪误会了。另一方面,他想一直看着吴邪,毕竟两人在外面独处的机会很难得,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。
  “小哥,你真厉害。”吴邪高兴的在食材那边走来走去。
  “小哥有没有什么不喜欢吃的。”
  “没”
  “真闷,多说几句话会死啊。明明刚刚那么多话的。”吴邪一个人小声发着牢骚,却被张起灵听见。
  “说我坏话?”
  “没,哪敢啊。晚上啤酒么?”
  “少买点。”张起灵可承受不住吴邪第二波醉后攻击。虽然自制力的确不错,但一个你喜欢的人连续两天在你面前…..怎么说也会把持不住吧,毕竟张起灵也不是圣人。
  结账的时候是张起灵买的单,吴邪扯了好久便放弃了,张起灵的步伐很大,有几次吴邪都是小跑走在他的旁边,张起灵意识到什么便放慢了脚步,和吴邪并肩走在一起。
  

——TBC——

16章还没发完。明天继续=A=

 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