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圣诞贺文】暗恋两三事 1(瓶邪 )

*取名无能

*@沙漏未漏 点梗

*三天发完 (刚好圣诞233)OOC 架空 互相暗恋

更新:1 2 3 4

  00
  ‘今天我们班转来一位小朋友,大家要热烈欢迎哦~’年轻的女老师将站在门外的小男孩牵了进来。
  男孩并没有说话,嘴角紧闭着。站在旁边的老师有些尴尬,台下的小朋友开始吱吱喳喳,直到一个小男孩站了起来,跑到了他的面前,拉起了他的双手。
  “你很紧张对吧?没事,我们大家都很友好的!我叫吴邪,口天吴,天真无邪的邪”然而眼前的男孩却无动于衷,名叫吴邪的男孩感到一丝委屈用求助的眼光望着女老师,老师拍了拍他们的肩,说道:“跟着吴邪一起下去吧,一定要好好相处哦~”
  吴邪点了点头,微笑的对身后的男孩说道:“以后跟着我,好吃的好玩的都给你。”
  01
  “吴邪,他不会是哑巴吧?都不开口说话。”说话的是一个体形微胖的小男孩,手里拿着积木把玩着。吴邪一般都叫他胖子,但他不知道从哪里学到的词,总要别人叫他‘胖爷’吴邪总觉得‘爷’应该是‘爷爷’的意思,因此吴邪从来没叫过他胖爷,一直叫他胖子。在他心里,胖子永远都是年轻。
  “我也从来没见过他开口。”穿着粉色衣服的男孩望着不远方的一个人“说起来,那两人也真配,一个瞎子一个哑巴。”这人叫解雨臣,是吴邪出生到现在一直认识的朋友,起源于他们的家很近,而且双方的父母认识。
  吴邪知道他说的是谁,那男孩戴着一副眼镜是黑色的,吴邪不知道那眼镜的学名叫什么,班上的人都叫他黑瞎子,那男孩也没有生气,总是一副微笑,好似不在意别人怎么评价他一样。如果这事情发生在吴邪身上,肯定会很生气的打一架吧!
  无意中看见靠在墙角的男孩,想起什么似的,吴邪突然站了起来,由于手小的关系拿了几个积木跑到了男孩面前,他仿佛听见胖子说‘吴邪又要去贴冷屁股咯~’但那又怎样?那男孩在这班上呆了三天也不见他开口说话,别人找他玩他也只是摇头,永远都是一个人。
  吴邪心里过意不去,当初说好带他吃好吃的,给他玩好玩的,结果到头来也没有跟他接触,或许是怕跟他接触会遭到班上人的讨厌,大家好像看见他就像看见瘟疫一样,躲着远远的。
  “吴…吴…邪,你要找….找他玩?”
  “嗯,他总是一个人。”
  “可…可…可你这样,会…会..让..让大家讨厌你的。”
  “我不怕!解子扬,如果大家都这样对你,你不伤心吗?”说完吴邪没看解子扬,而是将手里的积木递给眼前的男孩。
  “我叫吴邪,前几天介绍过,我..我们一起玩吧?”吴邪见男孩冷漠的看着他,不由的紧张了起来,将手里的积木伸了出来,但眼前的男孩却跟第一次见面一样,无动于衷。
  从小到现在吴邪从来没有被拒绝过,至少他想要什么,他父母都会满足他,哪像现在有人拒绝他的请求,从未有过的感受让吴邪感受到了委屈,默默的哭了起来。眼泪‘滴答滴答’的滴落在干净的地板上。
  感觉就像被全世界遗忘了一样。
  突然脸颊被稚嫩的小手抚摸,才发现是眼前的男孩用他的手帮他擦着泪水。
  “张起灵”
  吴邪愣了一下,才发现他告诉了自己名字。张起灵,吴邪内心默练到。
  然而刚才的事情就像没有发生一样,吴邪笑的很开心。
  “你愿意跟我们一起玩吗?”
  02
  吴邪跟张起灵在一起玩的消息全班都震惊了,那个拒绝任何人的男孩居然会跟吴邪一起玩耍,小孩的思想都很单纯,他们开始不跟吴邪一起玩。
  “如果你不跟他玩,我们才跟你一起玩!”
  “对啊对啊,那男孩有什么好的!”
  “吴邪吴邪,别跟他玩了。”
  “不行!你们不跟我玩,就不玩!就算你们大家都讨厌他!我也不会讨厌他!”
  至少对于吴邪来说,张起灵真的很好。
  “我们走吧,小哥”
  吴邪没有叫张起灵的名字,他觉得‘小哥’更适合他,毕竟张起灵也没有反对,也就这样叫着了。
  *
  张起灵不会说过多的话,因为家庭关系他比很多人都早熟,即使大家都没跟他玩,他也觉得无所谓,他是单亲家庭,母亲曾说过,人一旦有了感情,就会被对方抓住弱点。
  所以,对于张起灵来说,感情这样的东西没有必要存在。
  没过多久,张起灵发现,吴邪自从跟他在一起玩之后,班上的人都在疏远吴邪,可能极大部分都在自己身上,直到听见吴邪当着全班人的面说‘不行!你们不跟我玩,就不玩!就算你们大家都讨厌他!我也不会讨厌他!’时候,名为‘心’的东西,不知为何颤抖了一下。
  当然吴邪也并没有因为大家的疏远而感到不开心,他还是照样的跟他一起玩,只不过不是他们两个人,而是多了几个张起灵不认识的人。
  “小哥,这个是胖子、解雨臣,本来还想给你认识王盟的,但是他是隔壁班的。”
  “哎哟,吴邪终于勾搭成功了啊”
  “勾搭是什么意思?”
  “这个你还小,长大了就知道了”
  “胖子也比我大不了哪里去。”
  “话说过几天家长会,你们父母谁来啊?”
  “妈妈来。”
  “我也是妈妈来呢~小哥你呢?”
  “我不知道。”
  “不知道?”
  “他们很忙。”张起灵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,吴邪也没说什么,愉快的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。
  开家长会的时候,小朋友都会在操场上玩耍,吴邪记得很清楚,当时大部分家长都来了,唯独张起灵的父母没有来,当吴邪到操场的时候看到眼前的场景,非常的愤怒。张起灵被围在一群小朋友的中间,他们高喊着张起灵没有父母,是孤儿之类难听的话语,吴邪能看出来张起灵在隐忍着什么,但是他却没有说话。好一个闷油瓶!大家都骂他父母,还不反击!吴邪跑到了人群中,用尽全力推开了人群,站在了张起灵的前面。
  这时,吴邪才注意到张起灵紧握的拳头,他将手按在他的上面,希望能安慰他。张起灵的手颤抖了一下,反握住吴邪。吴邪对着这些同龄的孩子说道:“我不允许你们说他父母的坏话!”
  “吴邪,你过来,你跟他在一起,会倒霉的。”
  “对啊,你干嘛跟一个没有父母的人在一起,快点过来啊”
  “霉运是会传染的”
  吴邪感到非常的愤怒,那种愤怒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出来,他能感到他的脸在发烧,但并不是害羞而是被气的!他发现张起灵的手想挣扎着出来,吴邪朝他吼了一句:“张起灵,你干嘛!”
  “我的事不用你管”
  “是的!你的事都不用我管,你又不是我什么人!但是他们这样骂你,我就要管!你在班上第一天,我就说过,我会跟你一起玩。”吴邪觉得张起灵说的话很伤人,即便这样,他也想站在张起灵的前面,保护着他。
  很多事情都没有为什么,即使吴邪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。最后张起灵争不过吴邪,只好牵着他的手,走出人群。
  “小哥,我会保护好你的!”
  自从‘张起灵围观’事件过后,大家彻底的疏远了吴邪和张起灵,有时候吴邪因为无法抢到玩具,而哭泣,张起灵则会去帮他抢过来;有时候吴邪被胖子他们开玩笑无力反驳,张起灵就会私下里恶搞胖子;说到恶搞胖子,也就是偷偷的在他鞋子放一只虫子或者在他的桌子上乱画,一回生二回熟,胖子不知什么时候就跟张起灵成为了好朋友,在幼儿园里,可以经常看见张起灵、吴邪、胖子,他们三个人永远都在一起。
  解雨臣身体不太好,在幼儿园里也是断断续续的来,但他们三人经常去解雨臣家里,给他讲着幼儿园里的趣事。
  04
  幼儿园的生活过的很快,转眼就是讨论小学在哪里上的问题。吴邪跟解雨臣自小双方父母认识,自然就在一所小学读书。
  “哟!吴邪,快过来!小哥也在!”
  “你们怎么会在这?”
  “啧啧,难不成只准你跟解雨臣在一起上学呀?”
  “那小哥?”张起灵还是老样子,他并没有回答吴邪的问题,吴邪见怪不怪,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张起灵的旁边,然后?然后没有然后,他们变成了同桌。
  跟张起灵当了几天同桌后,吴邪发现每天上学放学,张起灵永远都是一个人,他从未看过张起灵的父母,说起那次幼儿园的家长会,张起灵家里没有来一个人。
  胖子跟吴邪母亲关系很好,有次聊天无意聊到张起灵,胖子说张起灵每天放学都一个人回家,挺危险的,而且他还是吴邪的好朋友。如果张起灵出了点什么事情,吴邪肯定会难受好几天。胖子具有表演天赋,他说的时候手舞足蹈,眼珠子里还包含着泪水,这让吴妈产生了母爱情怀。
  当然,吴邪并不知道这件事。
  知道这件事的时候,是在一天放学,他跟张起灵一起打扫卫生,由于是冬天的关系,天黑的很快,他们打扫完毕后,就出了校门。吴妈就站在校门的树旁边,她笑着叫吴邪跟张起灵快过来。
  “你叫张起灵对吧?我总听小邪说起你。”
  “阿姨好。”张起灵微笑的说道,吴邪敢保证他绝对没有看过张起灵笑起来的样子!张起灵永远在他面前都是一副死面瘫,吴邪看张起灵笑的时候简直看傻了,这样的人笑起来,感觉冬天也好温暖。
  当然,那只不过是一瞬间的幻觉。
  吴妈在接电话的时候,是背对着他们。吴邪亲眼看见张起灵微笑的面容瞬间变成面瘫。吴邪默默的想,以后张起灵毕业肯定会选择影视专业吧。
  “抱歉,刚刚你父亲打了电话,说有点事,不回来了。是这样的,张起灵,你家住在哪里?我想把你送回去,小邪应该也不会介意吧?”
  “不会不会!完全不会!小哥,你呢?”吴邪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期待,张起灵其实想拒绝这样的邀请,他一个人早已习惯,除了上学和放学一个人以外,吴邪总会无时无刻粘着他,至少,在学校的时候,他不会是一个人。
  “在c街,B大道。”
  “诶?!!!!!我们家也住在那边!是A社区吗?”
  “嗯。”
  “小邪每天放学都会说起你呢,你们关系看起来很好。说起来,小邪都长大了,还非要我接送。”
  “妈!别说了。。。”
  “就说,跟你说噢,小邪总是跟我撒娇,如果不送他,他就威胁我呢。真是长不大的孩子,我想让小邪独立成长,毕竟我有工作,并不能每次请假接送。”
  “妈妈嫌弃小邪吗?”
  “才不是,妈妈想让小邪快点长大。从明天开始你就跟张起灵一起回家好不好?”吴妈慈爱的摸着吴邪的头,拿起吴邪的左手,张起灵的右手将他们放在一起。
  “以后回家要手牵手一起回家。”
  “嗯”
  “嗯”
  *吴邪家
  “妈妈,你是怎么知道张起灵是一个人回家的啊?”
  “你的好朋友胖子告诉我的,那时候你还在学校做清洁,胖子先出来看见我,就说到这件事情了。”
  “小哥人挺好的,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他。”
  “小邪觉得好就行了,人不能只看外表,而是看内心。”
  05
  吴邪有胃病的事情,张起灵是在体育课得知的。当时他们在跑接力赛,张起灵将棒子递给吴邪,看到他跑了几步突然摔倒在地,一手捂着腹部,脸色惨白看不见一丝血色,张起灵连忙将他抱了起来,不顾老师的眼光,跑到了医务室。
  路上吴邪很虚弱的说道:“小哥,我没事。”但他的手很用力的按压着腹部,可见这并没有什么说服力。
  “抱歉,小哥,让你担心了。”
  医务室的护士说吴邪有胃病,开了几盒药,准备让家长来接吴邪回家,只见吴邪开口道:“别,我自己能回家。我不想让三叔担心。”
  “老师,我带他回家吧,我跟他住的很近。”老师想了想他们是三年级的小孩,也是该独立了,老师又问了一些具体的问题,例如家住哪里,离学校远不远之类的,详细问下来感觉眼前的小男孩还挺有责任感,便由着他们去了。
  待吴邪休息好些时,张起灵将吴邪背在后面,开始了漫漫长征路。对于张起灵来说,吴邪不算重,甚至轻的有些可怕,说起来自从上三年级之后,吴邪好像一直都很瘦?每次回家,张起灵都很少见到吴邪的父母。
  “小哥,抱歉,耽误你下午上课的时间。”
  “疼吗?”
  吴邪脑袋转了很久,才意识到张起灵问的是胃病。
  “还好”很明显虚弱的声音并没有什么说服力。
  “你家有人吗?”
  “没有。父母出国考察了,三叔带我。”
  “三叔?”
  “嗯,三叔最近很忙。”
  到家门口,见吴邪半天掏不出门钥匙,张起灵只好将他放了下来,从他裤袋里拿出了钥匙,咔嚓转动了门扉。
  吴邪家里不算很大,进门是放鞋子的柜子,进去之后是客厅,桌上还有未清理的餐具,大概看了一下,应该是三室两厅。
  吴邪将他带到了自己的房间,想着张起灵应该可以离开了,准备叫他关好门就行了,就被他打断了“烧水壶在哪里?”
  “厨房的桌上。”
  5分钟后,吴邪已经睡着了,模糊的感觉到有人在摇晃他。
  “喝了药再睡吧。”
  等吴邪再次清醒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7点了,感觉到肚子有些饿,准备去客厅找点东西吃,突然发现他的床头放着一碗热乎的面,三叔什么时候回来过?
  由于饿的关系,吴邪没有多想,就直接开吃了。在他丢垃圾的时候,发现客厅的桌子上已经没有了昨天忘记清理的餐具,而它们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厨房的桌上。三叔什么时候这么爱干净了?
  第二天去学校,发现他的桌上有一碗热乎的面,胖子随后进门,调侃吴邪是不是有人暗恋他,吴邪说怎么可能啊,但也不能拒绝陌生人的好意,也就吃了下去。自那以后,吴邪的桌上总会有早餐,有时候是油条有时候是面,但大多数的时候,都是面加鸡蛋。
  一次自习课,吴邪跟张起灵说:“话说从三年级开始,总会有人每天早上给我送早餐,你说那人是不是暗恋我。”
  他知道张起灵不会理他,吴邪习惯了,继续唠叨着:“我说小哥,你要是跟大家相处好,算不准有很多妹子喜欢你”
  “不需要”
  “哎,你真是无趣的人。”
  06
  五年级是一个紧张的阶段,每天不是卷子就是各种复习,为了适应六年级的教学。张起灵的成绩一直是全校前几名,吴邪每次都感慨要是他有像张起灵这样的头脑就好了,可惜吴邪无论怎么努力,也是中等水平。
  他认命了。
  中饭的时候,胖子坐到了吴邪的前面,将饭放在了吴邪的桌上,几滴油不小心洒在了他的桌上。
  “胖子,你就不能小心点吗?”说着就从张起灵的桌上拿了一张纸巾狠狠的擦着自己的桌子。
  “哎呦,我就不小心洒在上面了,要是小哥这样,你敢不敢说他什么。”
  “至少我没有看到过小哥这样。”
  “到时候要不要上一所初中,我们大家努力一点。”
  “行啊,关键是小哥的成绩很高,我跟胖子两个人的分数加起来都没你好。”
  “你想上哪里。”或许没意识到张起灵会回复他,吴邪愣了一下,说道:“听小哥你的”但吴邪眼睛里的无奈,张起灵看到了。
  胖子说无论怎样,大家都要在一起,于是开始发奋学习,遇到不懂的问题就会积极的问张起灵,张起灵除了平常不怎么说话以外,给胖子解答题目的时候还是挺认真的,倒是吴邪,一到课间的时候,总会不见人影。
  几次小考试的成绩出来了,胖子进步是班上最为明显的,老师特地表扬了胖子,退步最厉害的就是吴邪,但是老师并没有说吴邪什么,也没有提及请父母的事情。课间的时候,吴邪准备出去,却被张起灵抓住。
  “我帮你补习。”吴邪脑袋没转过来,张起灵手往里面一扯,吴邪又坐到了位置上,只见张起灵拿出他上课的笔记,然后从吴邪的屉子里拿出考试的卷子,看了一下,然后放在了桌子上,用红色的笔勾勒了出来。
  “这一道题…”吴邪默默的听着他讲解,时不时做一些笔记,有时候听着听着就望着张起灵的侧面发呆,说真的,张起灵属于长的很耐看类型,明明性格这么好,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他呢?
  “听懂了没?”
  “没有”
  “哪里”
  “这个地方…”
  而且张起灵很有耐心,有时他跟胖子一起问他题目的时候,他总能耐心的解答。
  六年级的时候爱心早餐每天都会抵达在吴邪的桌上,曾经想把那人找出来,随着时间的推移让他减少了好奇心,再加上学业的忙碌,吴邪已经习惯了早餐的存在,虽然不知道默默付出的人是谁,但他心存感激。
  放学的路上吴邪看到路边小摊上卖着糖葫芦,拉着张起灵往那边走去,找老板买下一串,不顾张起灵不解的眼光,吃了起来。
  “小哥,真的不错,你也尝一个”说着就把手里的糖葫芦递到小哥的嘴边,但并没有将糖葫芦给小哥拿着。张起灵看起来有些无奈,但抵不过吴邪渴望的眼神,张起嘴巴咬下一个,不禁皱了一下眉头。
  “哈哈哈哈哈,是不是有些酸!哈哈哈哈哈~”感觉阴谋得逞的吴邪,捂着肚子笑着张起灵的怪样。
  第二天一早,跟往常一样,吴邪的桌上放着汤粉,想着跟以前的味道一样,嘶溜一口,猛地将桌上没开封的水打开,导入口中。
  “卧槽!为什么粉这么酸!”说完这句话的吴邪,望了一下手里的矿泉水,有点良心,知道很酸,还特地买了一瓶水放在旁边。
  但不吃早点又不行,只能带着酸意吃了下去。当然吴邪并没有看到带着笑意的张起灵,只顾着喝水吃粉去了。
  “我说小哥,你每天来这么早,真的没看见谁在我桌上放的早餐吗?”
  “没有”
  “啧啧,肯定有人暗恋我几年了!”
  “吴邪,你咋这么自恋!”胖子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。
  “什么自恋,我长的挺不错的,对吧小哥!”
  “算了吧,你跟小哥在一起,你衬托了小哥的帅!”
  “胖子!等下体育课我要打死你!!” 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T.B.C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相信我,三天完结!原文已经完结了
  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