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虚拟男友/住在手机里的男票(老板瓶x客服邪)5

更新:1 2  3  4  5  6

爆字数惹qwq 这章算是接轨了吧!!小天真终于遇到了他的如意郎君!

  5.

  “哎哟,我家的小邪怎么了,一副受气的小媳妇样。”

  “死小花,能靠谱点吗!”

  “啧,整理完了?给我吧,你吃什么,我给你带。”解雨臣将手机放在裤子口袋里,拿起我放在桌子上整理完毕的文件。

  “随意吧,我脑袋现在一下子转不过来。”那些文件我差不多全部都看了一遍,不谈里面内容怎么样,出现最多的字眼就是‘张起灵’三个字,这个人应该是类似于总裁之类的职务?管他的,反正也不关我的事。

  考虑是否趴在桌子上休息,结果手机响了,一个陌生电话。

  “小天真,出来玩啊!我们今天翘班!”

  “翘班你妹啊!话说你怎么有我的手机号?”

  “大家都是好兄弟,当然要互相关注啦~人家可是特别关注的你哟~”

  “少恶心了”死胖子,就知道转移话题“可我在等解雨臣给我送饭。”

  “啊?是吗?我刚刚看到人妖手里拿着饭往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泼了过去,你猜怎么着,旁边私家车走出来一个男人就看着他们打,活生生的死逼大战,那墨镜男也不还手,啧啧,引起超多人围观,后来看他们打架的男人上前,你不说,那尼玛一个拽啊!人妖跟墨镜男都不是他的对手,那男人把他们俩打晕直接往车里甩,开车走人。”

  “等等,你他妈是说解雨臣跟一个墨镜男打了起来,而后被另一个人打晕带走了?”

  “对啊,所以快来我们的队伍吧,翘班一两次没事的~不说了啊,我们在c街等你。”

  你确定解雨臣不是被绑架了?不过也不可能,那男人既然看着他们打估计也是他们认识的人,够黄够暴力!

  ‘你想再死一次吗?’我打开手机里的短信,一看居然是解雨臣,那货不是晕了吗!

  ‘么么哒~我有点事情,午饭不能帮你带了,原谅我哟~’

  完全无法想象解雨臣打完架之后又如此淡定卖萌的跟我发短信,他没精分,我都快精分了。

  简单的整理桌子,拿起板凳上的衣服,赶去胖子的所在地。胖子说的地方是c街,也是这个城市里人流量最多的地方,卖一些古玩和平时路边上没怎么见过的商品,当然这里的小吃也是别具一格。

  碰头后,胖子跟王盟早都吃过,我不好意思让他们等我一个人吃饭,就在路边随便吃了什么。胖子说前面有个古董店,生意不怎么好,但物品精致,我对古董不算太了解,但也绝对不是外行,想着可能会入手一些古玩,就跟他们进去淘了。

  店子不大,但总有一种熟悉感,里面的格局就像很久以前见过,我甚至知道每一栏的摆放方式是怎样,直到我看到前面工作台下方刻了四个字‘西泠印社’这他妈不是我二叔管理的小铺子吗!说起二叔这个人,我只能用‘看不穿’来形容,典型的笑面虎,经常跟商人打交道,听父亲说二叔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,大学毕业的时候父亲还要我在他那里打工,不过我不喜欢商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味,也就没有去了。我跟二叔的关系谈不上非常好,暑期在他那里当当下手,每年过年都会给我带一些有趣的古玩,二叔具体做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,父亲也没有回答我。比起二叔这样的人,我还是喜欢三叔,家里人很讨厌三叔,但我并不这样觉得。

  我在三叔这里打工的事情没有跟家里人说,他们认为三叔这人就是每天玩,不务正业,三天两头看不见人,如果我告诉他们,估计直接把我安排到二叔那里了吧。为了自身安全还是不说为好,二叔他人其实挺好,大学刚毕业那会还打电话问我去不去他那边,他的好也成为了我的烦扰,不对!是骚扰!!感觉二叔像是铁了心一样叫我过去打工,平均一个星期一个电话问我过不过去!导致我已经把二叔的手机号设置为拦截。

  现在我身在虎口中,这里是二叔的管辖范围!随时随地可能遇到二叔过来考察,此时不走何时走!难怪刚才觉得这里熟悉!小时候经常跑过来玩,还信誓旦旦的说长大以后在这里守店,当店里的老板,现在想想我当时也是傻的天真,坐在这里守店有什么好玩的!

  “天真,过来看看,这东西怎么样?”胖子手里拿着的是一个用玉器做的盆花,一共有五朵花分彩色不同,形状类似。

  “给我看看。”我把玩着胖子递给我的玉器从年代上来说这应该出自清朝早期,但从做工上来说确实近现代的仿造品,不仔细也看不出来,手感上面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差异,做工上面的确非常像,但还是存在着少许的漏洞,例如上面花瓣的颜色,按照当时玉器标准,花的玉器颜色要透着自身的光,然而我手里拿着的完全看不见光的所在,就像打了哑光一样。应该是当时的工艺技术,现在已经失传了。

  “老板,这东西是个好东西啊,虽然不能辟邪,但放在家里逼格绝对往上蹭啊!。”说话的店员跟王盟升高差不多的小伙子,满脸开心样,可想而知这家店是多久没来客人了。

  “这个多少钱啊,小伙子”

  “45万。”

  “45万太贵,这一看就是仿品,你看这边的做工,以及这里,还有它上面的年代。在当时年代,这里是不会刻字的,还有这花瓣的颜色。”

  “小天真,没想到你还是识货的人!以后胖爷跟你混了!”

  “滚,我只是以前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罢了。你要不要这玩意?25万就可以拿下,这仿品不值钱,有很多瑕疵。”

  “这。。。25万也太。。。”小伙子颜面上过不去,说话吞吞吐吐,我看着有点不耐烦想招呼胖子他们快点离开这鬼地方,结果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  “25万就25万吧,黎族结账。”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,这他妈就是我二叔啊!我这是逃跑还是逃跑还是装死呢!

  “小邪难得来一次,怎么能亏待你的朋友。”这话说的阴森森的,总觉得有不好的感觉,我知道二叔的言外之意就是你这么久都不来,这次你来了,就别想走了!别看二叔表面对我笑着,其实内心肯定把我杀了千百遍,再加上他的手机又被我拉入黑名单了,现在突然偶遇,想来也是尴尬。

  “咦?小天真,你们认识?”结完帐的胖子转头看着满脸‘求救’眼神的我,不过他好像会错了意,开口说道“要不等下一起吃晚饭?”一起吃泥煤啊!!你他妈不知道我二叔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还敢拉入我们的队列!而且我是‘求助’的目光,不是‘终于碰见熟人,要不一起喝两杯的’眼神啊!死胖子!!!你他妈能看清楚我是哪种眼神吗!

  “最近你找打工作没?”二叔直接忽略了胖子的话,干得漂亮!不愧是二叔,陌生人概不搭理!

  不过二叔这问题问的非常有深度,我说找到了,他肯定会问在哪里,我说没找到吧,他肯定叫我过去打工,现在是面对面,什么借口都逃不出二叔的眼睛,我能感到周围的气温直奔零下几摄氏度。

  “你也别不说话,我知道你在三叔那里打工。”

  卧槽!!果然什么都逃不出狐狸的眼睛!二叔,我们说说实话,你是不是在我身边安排了间谍之类的玩意?

  “你趁早辞职跟我一起走,三叔不是什么好货色,你也学不到什么东西,我到时候不干了,公司还能给你。”

  “喂喂,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,人家小天真在这里上班开心的不得了,他都是成年人了应该有他的选择吧?”我赶紧把胖子拉住,提示他不要继续说下去了,二叔虽然面上没有动气,但内心肯定在策划着什么。

  “小邪,哎。”二叔伸出手在我肩膀上拍了拍“下次别把我手机拉入黑名单了。”我呆滞的点了点头,就看见二叔淡出了我的视线。二叔的眼里有我看不清的情绪,感觉都是无奈。

  “吴邪,那是什么人啊?”

  “是我二叔,经常跟商人打交道,说真的,能认识你们俩是我吴邪的福气,虽然我们才相处几天,但你们是我吴邪一辈子的兄弟!”如果没有三叔,我也不会认识粗狂的胖子,胖子虽然总是大大咧咧但总会内心里为你着想,王盟那家伙虽然胆小怕事但总会默默的安慰你。我还记得那天晚上一起吃烧烤,因为太辣呛着我不能说话,王盟就跑到医院里开了几副嗓子的药放在我的口袋里,早上起来找衣服的时候才发现。王盟这家伙永远都是为你做事情,但不告诉你过程的人。

  “说的感人肺腑的,胖爷我都快哭了!走走走,晚上我请客!”

  期间我们又逛了很多古玩店,在路边的小摊子上无意看中了一对古戒,老板只卖一对不单卖,那戒指做工很精细里面的纹路刻的非常好看,如果两个戒指拼合在一起,花纹就能呈现出一条龙的样子,由于年代有些久远,所以看的也模糊不清。胖子说喜欢就买着,不让自己留遗憾,但作为大学生一下子也拿不出那么多钱,虽然爱好古玩,但并不痴迷。再说我买对戒另一个给谁戴都是问题,胖子看我拿不下主意直接掏卡帮我刷了。

  “卧槽!!胖子你干嘛!!!”

  “小天真,人活在世界上,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,我看你很喜欢这戒指就送给你了,胖爷不是有钱的人,但对兄弟是铁打铁的真心!”胖子,你他妈是煤老板吧!看你刚刚刷玉器也不心疼,现在送我对戒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好想问一句你哪来的那么多钱!明明跟我做一样的工作!

  “给,好好留着,遇到另一半就给她吧。”

  我说等有钱了一定还给他,胖子打着我说不把他当兄弟看,还说什么如果敢还钱就把我揍一顿,连兄弟都不做!于是一路上默默的记录下胖子也很喜欢逛古玩,到时候淘到什么好的东西,就送给他吧。

  晚饭的时候我把胖子买的玉器照了一张图片发给闷骚妹看。

  ‘今天陪同事逛古玩,他入手的玉器。
 ’--已发送

  “没想到胖子你喜欢玉器啊?”

  “只要是古董,我都很喜欢,上辈子我肯定是盗墓的,哈哈哈哈!”

  “我也很喜欢古董,经常跟他一起在这里淘东西,有时候他看中的东西,都是我来还价,结果店员总被我弄的无言以对,就低价给我们了,算不准我上辈子是卖古董的。”以后如果开古董店了,一定要把王盟叫过去当店员,以他的口才,啧啧,保证对方无言以对,我就离高富帅不远了,哈哈哈哈哈!

  晚饭我们决定在某个酒店吃,曾经我来这里玩的时候,都会去这家。在等菜的中途收到了闷骚妹的短信。

  ‘25万’--闷骚妹

  卧槽,我没看错吧?闷骚妹居然回复了价格,难道她也是懂这的?

  “小天真,那个人就是把人妖打晕的。”胖子摇了摇我看手机的手,抬头看向胖子给我指的方向,那男人一身西装,由于我有点近视,看不清他具体的外貌,但能感受到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,让人退步三舍。那人手里拿着手机,按着什么就放在了荷包里,紧接着我的短信又响了一下。

  ‘你发的赝品,真货45w左右。’--闷骚妹

  我靠,这货好厉害的样子!就单单一张图片就能看出来是什么,我还用手摸了半天,这样一对比,突然感觉好不爽!

  “喂喂,天真别看短信了,那男人后面跟着的人,是今天被人妖打的家伙。”

  那男人身后跟着的是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,先称呼他为黑眼镜吧,我们吃饭的地方灯光并不太亮,我有点担心黑眼镜会不会摔倒,但我想的是多余,外面那么黑,他都能安然无恙的走进酒店,想必他肯定练就了一身功夫,就算再黑我也能带着墨镜卖萌哒~紧接着,尾随其后的居然是解雨臣!!!

  解雨臣一进来目光就跟我对上了,他跟他们说着什么,接着他们三个人都走了过来。那气势磅礴,弄得我浑身不在,三个人身上散发出的感觉都不一样,特别是为首的男人,一股王者之气!

  那男人看着桌上胖子买的玉器皱了一下眉头,难不成这男人看上了这件玉器?

  “小邪,我们三个跟你们拼一下吧,人多才热闹嘛。”

  “行啊,只要他们不介意。”我们坐的桌子其实很大,完全可以容纳6个人。让我非常尴尬的是,拥有王者之气的男人坐在我旁边,我很想换位置但我旁边是墙,如果我要上厕所我还要让这个男人让开,简直坐立不安。

  “小天真,你屁股上长痔疮了?”

  “你他吗才长痔疮了!!”

  “你们看下吃什么,我们的菜已经点了。”由于距离问题,王盟无法将菜单递给我旁边的男人,只能递给我,我还没伸出手旁边的男人已经接住,靠,手长了不起啊!

  “哑巴张,快点啊!我快饿死了!!”说话的是黑眼镜,他旁边坐的是解雨臣“嗷!”突然黑眼镜捂着什么,我刚刚亲眼看见解雨臣动了一下,难道私底下解雨臣揍了他肚子一拳?看来黑眼镜也是一个不容易的人啊,吃个饭也要挨揍。

  “你确定点这么?这个很辣啊,对喉咙不太好。”这家酒店的规矩是客人自己写点菜单,然后再给服务员,我看见旁边的男人写着这道菜,开启了话痨子模式。

  “还有还这个啊,辣的跳也是辣的,超级辣!上次吃了一次之后,真的就辣的跳起来了!”

  “这个汤还不错,清热解毒,算不准还能长高呢,哈哈”说着还不怕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。

  “你点的这个青菜也不错啊,啊,还有这个我超级喜欢吃,这个这个,好赞!你也喜欢吃这些吗?这家店做的很好吃。”

  “这道菜有点辣,不过味道很好。”说完这句话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我感觉全程就我一个人在讲话,周边好安静,放在男人肩膀上的手也一直忘记拿下来,在旁边人的眼里就像好兄弟,可我跟他是陌生人啊!而且为什么大家都吃惊的望着我,特别是解雨臣。

  “那个,你别介意,他是这样的。”还是解雨臣好,知道帮我解围“就是大多数时候很话痨,无视他就好了。”

  “解雨臣!!!”靠!什么叫话痨!

  “挺好的。”说话的是旁边的男人,他的点菜单上划掉了刚刚我说的一些菜(辣菜)又加了一些清淡的菜。不过,他说的这句话,是对我说的还是对他们说的?

  ‘吃饭中途遇到了一个拥有王者气势的男人!qwq就坐在我旁边,今天不太方便照晚餐,不过你要注意吃晚饭,别饿着了。’--已发送

  短信发送后,坐在旁边的男人从荷包里拿起手机看了什么,嘴角还露出很淡的笑容,靠!真不公平,肯定是女朋友发的吧,一脸幸福样,哼,有女朋友了不起啊..了不..起..啊!

  

 

评论(2)
热度(44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