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虚拟男友/住在手机里的男票(老板瓶x客服邪)4

更新:1 2  3  4  5

 

  4.

  “胖子,我被那闷骚女征用14天了。”

  “恭喜小天真!今晚请吃饭!”

  “恭喜吴邪!今晚请吃饭!”

  “喂喂!你们两个!!对了,我旁边这家伙好像一直都没有来上班。”我望了一下旁边的座位,上面有一层灰尘,在我的印象里,这人好像一直没出现过。

  “他在做兼职,加上他很讨厌聊天对象。”王盟指了指我旁边的座位,继续说道“好几次都看见他非常不爽的从工作室走出去了。”

  “既然这么讨厌为什么还要跟那客户聊?”

  “听说是签了1年的合同跟那客户,我也是听说。”

  “别看王盟这样,他的小道消息可是灵通的不得了!是吧,王盟”

  “扯远了,话说在这里上班还能去外面做兼职吗?”如果能做兼职的话,顺便在外面看看新世界,再说自己的聊天对象是个闷骚,反正不会回复我,与其在这里等着她的回复,不如做兼职消磨时光。

  “可以啊,像你的‘对象’是一个闷骚女,完全可以出去打工,要是有人过来检查,我们帮你扯理由。”

  “我靠!胖子,看不出来你关键时刻还是好人啊!”

  “你这话说的像是我平时不是好人一样。”

  跟他们闲谈了一下,便开始在网上查找有什么合适自己的工作。

  下方聊天窗口弹出‘。。。已经上线’没想到闷骚女上线了,顺手打开了她的对话框,马上就怂了!虽然知道闷骚女的威力,但不能为此而退缩!就算她不回复我,我也要让她感到我是一个‘暖男’心动不如行动,行动要靠主动。

  ‘。。。’修改备注为‘闷骚妹’

  “那啥,你平时都是做什么工作的啊。”--小天真

  “我知道你不会回复我,也不会说自己发生的事情,那我就说我自己的事情吧!”

  “我工作室有两个小伙伴,一个是文艺青年,一个是说话不靠谱做事偶尔靠谱的伙伴,他俩偶尔会损一下我,好在我帅的惊天动地之下,被我的三言两语给打败了=A=是不是很厉害,啊哈哈哈哈哈!”

  “对了,我今天给你发的彩信你收到没,那个咖喱是不是看起来很好吃。”--小天真

  如果我要等她回复我的消息,那我就是大傻逼!经过一天的观察,闷骚女的回复只有句号跟‘嗯’也有可能她看都不看我说的话,敷衍一下我。不过我觉得不太可能,她既然续费了14天,那今天多少也是看了我给她的留言吧?

  呵呵,果然是被我给‘暖’到了么,哎~果然逃不出我的手心啊。

  “王盟,你看小天真在那里傻笑,是不是真的傻了。”

  不理会胖子的嘲讽,继续屁颠屁颠对着聊天框自言自语。途中闷骚女也会偶尔的回复‘嗯’,接近晚上的时候,我跟胖子王盟两人跑去路边吃烧烤。

  “我说天真,你这也太小气了吧!”

  “喂喂,刚刚是谁说有一家的烧烤不错的!”

  “都是王盟说的,跟我没关系。”

  “胖爷--你!!”王盟自然打不过胖子,举手投降。

  ‘记得吃晚饭。’--发送中

  三个大男人在烧烤边闲扯了好久,胖子告诉我如何快速勾搭妹子,但我总觉得他的方法只能听一半,而王盟那家伙不怎么说话,其实他一开口说话,就会被我跟胖子联手嘲讽他,别说他样子多可怜了,王盟也挺无辜的。

  聊的太开心,酒喝了太多,回家后躺在床上准备入睡,突然想到自己是闷骚女的‘男友’,望着手机,眼睛半天无法聚焦,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当时脑袋打铁了,给她一个电话拨过去,神奇的是,居然接通了。

  “晚安,早点休息。”说完直接把手机放在了枕头边,也没理会对方是否说话,直接秒睡过去。

  第二天醒来突然意识到昨天的愚蠢行为,我看了一下手机上拨通电话的时间,是晚上十二点,按道理说她应该是睡着了吧,而我的电话岂不是吵醒了她的瞌睡?内心深深的愧疚感。

  ‘早上好,对于昨天晚上的电话我感到抱歉。’--发送中

  哎,为什么当时就不听听对方是怎样的声音,都说半模糊状态中的人,那声音简直一个赞,莫名的好失望,要不再打一个电话试试?

  够了--吴邪!

  打住了自己无聊的想法,拿起衣服圆润的滚去公司。

  “大家好啊,小兔崽子们~”

  “叫谁呢,叫谁呢,没睡醒吧,小天真!”

  想再吐槽下死胖子,而后发现我位置旁边坐了一位穿着粉色衬衣的男人,他左手撑着脸蛋,右手有节奏的敲击着桌子,似乎发现我在看他,他抬起头看着我,稍微愣了一下,随后对我笑了起来。

  莫名地熟悉感,但记忆里好像没有穿着如此风骚的男人。

  “你好,我是吴邪,你的新伙伴,最近才上岗。”伸出手的僵硬在那里,眼前的男人并没有回握我,气氛有些尴尬。

  “我们之间还需要那么生疏,有些伤心。”

  我们之前认识吗?说的好像我和你很熟一样,可是面前的人无论是动作还是神态,总觉得以前在哪里见过。

  “说好的小时候娶我的,哎,果然长大了,心也变了!”

  “纳尼!!!”我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了!或许是我的表情太戏剧化,眼前的人笑的直不起身。

  “小天真,我真不知道你还爱好这口。”

  “无论吴邪你是受还是诱受,我都会支持你!”

  “闭嘴你们两个!”这两人要是继续吐槽下去,又可以说一下午了。我小时候真的说过这句话吗?好像说话对象是一个喜欢穿粉色衣服的女性,粉色?!

  “你….不会是小花吧?”

  “答对了!看你如此辛苦的想起我,晚上就请我吃饭吧!”

  “你他妈坑爹呢!你不是女孩子吗?”

  “哎,解语花是我的艺名,小时候跟爷爷学唱戏,这说来话长。我叫解雨臣。没想到世界真小,上班都能碰见你。”

  “是啊是啊,好巧,以后不懂的还可以问你。”说完这句话,大家都各干各的事情,工作室也瞬间冷清了下来,我旁边的解雨臣没有用电脑,而是专心的玩着手机。

  “对了,吴邪你找到兼职没?”(王盟)

  “啊,还没有,感觉没什么适合我的。”我用鼠标滚动着网页,大多数职业都不太适合我,毕竟我那坑爹的建筑学专业貌似没什么兼职可以做。

  解雨臣玩着手机的手停了下来,拍了一下我。

  “我有个认识的朋友,虽然不熟,但那边需要一个助理。”

  “助理?但是我是兼职,助理做下来的话,肯定是长期的吧。”

  “长期就长期呗,反正你也没活。”

  “谁说我没活了!”

  “是是是,你还有一个闷骚女陪你,对吧王盟!”(胖子)

  “闷骚?”(解雨臣)

  “啊,我的聊天对象是个闷骚女,超级闷骚的那种,所以才想去外面做兼职,不然要被这个闷骚女气出血。”

  “是嘛。给,这个是我不熟朋友的电话,你可以跟他联系。”说罢,便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名片。

  解雨臣跟这人是有多大的仇,名片上面的‘姓名’用黑色的水性笔划了几条横线,已经看不清,手机号倒是清楚,下面有公司的地址,离这里不太远。

  “额,这人叫什么?”

  “啊?谁??额…你就叫他黑瞎子。”黑瞎子?这样称呼不太好吧?干脆有时间的时候亲自去这个公司看看。

  “这个黑瞎子是你的朋友吧?”

  “对啊,不熟的朋友罢了。”说完又继续玩着他的手机,我将名片上的公司输入电脑上,才发现解雨臣给我推荐的是一家非常有名的企业。按道理说一般百度里都会说明企业里有哪些著名的人,例如创始人是谁之类的,然而这家企业却一点都没透漏。

  隐私做的很好。

  坐在旁边玩手机的解雨臣眉头皱了一下,就到门口接电话去了。王盟说他等下进来绝对是非常不耐烦的模样,但那是20分钟之后的事情。

  就跟王盟说的一样,解雨臣进来的时候脸上写满了‘如果你敢惹我,你就死定了’的表情,手里拿着几个文件夹。

  “吴邪,你会分类文件吗?”

  “以前帮二叔整理过,不知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跟我自己理解的意思一样。”解雨臣点了点头,将手里的文件夹递给了我。

  “对这些我不太在行,都是我助理帮我做,你看下怎么分类。”我打开了他给我的文件夹,这应该是很久都没认真整理了吧,无论是时间排放还是任务的重要度都是乱的,我揉了一下太阳穴,看来这是一件大工程。

  “你在做兼职?”

  “不是啊,这是不熟的朋友给我的,叫我帮他整理,不然他明天就会挨揍。”

  “你不是挺讨厌他的吗,干脆挨揍算了。”

  “那不行,他只能被我一个人揍。”

  ‘记得吃中饭,我还要整理文件,暂时不能给你发好吃的图片了。’--已发送

  我将所有的文件归好类后,已经是2小时之后的事情了,工作量的确有点庞大,王盟和胖子两人看我一下子走不开便先去吃饭了,解雨臣过意不去一直陪着我,虽然他一直坐着玩手机。

  ‘叮’手机的短信响起,发现是闷骚妹的彩信。

  ‘

  摔!!!明知道我没吃东西居然还发图片诱惑我!!!!!

  

 

评论
热度(43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