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陌生约会(相亲瓶x相亲邪)2

(这章时间有点紧 没有校对错别字 若发现麻烦指出)

更新:

1  2  3   (完

 

 二

 

  一到早就被胖子的电话吵醒,跟老妈说了几句,便拦了的士去了游乐园。我记得以前胖子追女生,每天送各种献花,有时候还会说笑话逗女孩子笑,胖子的前任们都很感动,最后拒绝了胖子,这一次的目标是云彩,我第一次看见胖子带女孩子来游乐园,可以说这次他真是动了心。

  到游乐园的时候,时间还早,我看了下手机通讯录,无意中看到了昨天存的电话,有些犹豫,还是打下了短信。

  “星期天,能不去吗?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虽然骗人是不好的习惯,但还是发了出去,等等!好像有什么不对?他吗的!忘记发我有喜欢的女人了!!他肯定以为我真是同性恋。不过想一下,反正是短信,也不会注意这些细节。耸了耸肩,就放在裤袋里了。

  没过多久手机就震动了一下,以为是胖子来的短信,结果打开一看,感觉背后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。

  “你不去,我会跟吴妈说。”卧槽!这人简直是抓到了我的弱点,不得不说他这手段高!实在的高!

 

  心烦意乱的时候,看到胖子牵着云彩像我走了过来。

  “他们还没到吗?”

  我摇了摇头“你知道他们手机号吗,可以打个电话问问。”

  “那你打解雨臣的,我打小哥的。”我点了点头,就打给解雨臣了,通了之后,响了几下就被对方挂断了,不到几分钟,就看到解雨臣跟黑眼镜,旁边还有一个拿着电话的小哥。胖子郁闷的说了几句,大概就是明明快来了,为什么还要接电话之类的。

 

  双方碰头之后,就向游乐园进攻了。说来也奇怪,胖子云彩去游乐园倒没什么,但是四个大男人去游乐园是干什么?本来准备跟解雨臣走在一起,结果被黑眼镜登先,他俩说着什么结果吵了起来,两人一个追一个打,我甚至都可以听到旁边的女生在说‘啊啊啊啊!你看那边好恩爱!’‘那个肯定是受啦,肯定是傲娇受’‘女王受好么!...’之类的话题,看着他们打闹,我也不好意思去插一脚,默默的一个人走着。

  突然肩膀被一个人拍了一下,才发现小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我旁边,突然想到昨天的聊天内容。

  “我陪你”

  啊啊啊啊!混蛋!为什么我突然感觉我的脸在发烧,不正常,完全不正常!

  “你玩什么?”我疑惑的望着他,两个大男人真的要去游乐园玩吗?而且我以为他应该不会喜欢上这里的设施啊,难道我打开的方式又出错了?小哥见我没说话,自顾自的拉着我去了过山车。

  妈妈!!救命!!!我最怕过山车了!!!腿软了!!谁来救救我,准备跟小哥说不玩这玩别的时候,突然发现小哥两眼放光的望着我,一脸的期待是怎么回事!!瞬间感觉他就像小狗一样,后面还有尾巴甩来甩去,好吧,我忍!小爷我坐了!

  在扣上安全带的一瞬间,好想抱着安检员的大腿说放我下去吧!旁边的小哥好像看出了什么端倪,将手放在了我的手背上,虽然小哥的手有些冰冷,但我瞬间安心了很多。随着过山车慢慢升高,手捏着把手也越来越紧,能感到我的手一直冒着汗,小哥的手一直没有放在自己的把手上,而是放在我的手背上。

  快下沉的时候,小哥对我说了什么,我并没有听见,他的声音则在我的尖叫中淹没,过山车很快,但对我来说过了几个世纪,下次绝对不坐了,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,发现腿软,很不争气的又坐了回去,小哥的手将我拉了起来,很辛苦的下来之后,腿还是软的,但是旁边没有座位,小哥把我拉到了旁边的摩天轮,我能看到一对又一对的情侣诧异望着我们两个,甚至还有一些女性看着我们笑。

  跟小哥是面对面坐着,他一直望着我,被他盯着怪难受,也觉得自己今天出丑了,小哥好像不怕过山车?

  “待会玩什么?”

  “小哥你看吧,我随便。”小哥仔细的看着游乐园单子,又望了下我,指了指一个设施,当时我真的想把眼前的小哥踢出去!他吗的!居然是‘疯狂的老鼠’这个设施其实是小型的过山车,我有些想摇头,可是又想到刚才说的话,下次不能说随便了,一定要掌握主动权!

  从摩天轮下来之后,腿好像不怎么软了,就跟小哥两人去了疯狂的老鼠,有了上一次的经验,让我对过山车有些小恐惧,小哥还是那样,将手放在我的手背上。

  “我陪你。”

  

  下来之后,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但小哥不知道去了哪里,难道跟胖子说的一样,他偶尔闹失踪?突然感到脸颊被冰东西碰了几下,才发现小哥拿着饮料,我说了声谢谢,便接了过来。突然觉得小哥其实是一个很细心的人。

  不知道为什么,有些想了解眼前的小哥,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

 

  小哥接了电话,老规矩,他没说话,只是偶尔‘嗯’一下,放下手机后,他说:“瞎子叫我们去鬼屋集合,然后吃午饭。”

  我点了点头,就跟他向鬼屋那边走去,我并不怕鬼,但是我怕黑,鬼屋我只去过一次,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,小时候三叔还有文锦阿姨和我去鬼屋,半路的时候三叔和文锦阿姨突然不见了,一个人留在了黑乎乎的环境里,背景音响很吓人,那时的我很无助,直到三叔回来,把我牵了出去,自那一次后我非常怕黑,但我非常的清楚!三叔是故意把我丢到哪里去的!!他还说这样的环境下非常容易攻克女人的内心,我去他吗的!

  鬼屋的人不太多,现在退出还来得及!

  胖子朝我们走了过来,说道:“这个鬼屋好像只允许两个人进去。”

  “行,我跟吴邪,瞎子跟张起灵”说话的是解雨臣,他淡定的玩着手机,我真是欲哭无泪,你他妈哪支眼睛看我想进去了?亏你还是我的发小!

  胖子看我们都商量好了,便跟云彩进去了。就在我准备跟解雨臣进去的时候,黑眼镜不知道在他耳朵旁边说了什么,快速奔向鬼屋,只见解雨臣吼了一句“操!”就跑进去追黑眼镜了。

  我木讷的看了看前方,想着反正我也不用去,便准备离开。

  “我陪你。”说话的是小哥,他不等我反应便把我拉了进去,喂喂!!你他妈等下啊!!我还没做好心里准备!!!靠!

 

  靠!好黑!!不禁意间我抓紧了小哥的手。

  “别怕,跟紧我。”

  两人默默的走着,感觉抓着他的手就能看见胜利的曙光!直到感觉脸部有些痒,好像是头发?我猛的抬头,看见长发飘飘隐约能看见脸部的‘怪物’不要问我为什么在这么黑的地方能看见东西,我他妈的不会告诉你那‘怪物’自带发光!

  “啊!!!!”我扑到了小哥的怀里,管他是男是女!只要是人给我抱住就行了!!靠靠靠!这辈子都不想来鬼屋了!

  “别怕。”

  最后,我都忘记我是怎么出来,只知道我跟小哥的手一直是紧紧牵着。

 

  大家一起吃完午饭,胖子说去桌游吧坐一下,玩了一天大家也累了,我想也是,至少我现在是心力憔悴。

  很多牌类我们也没玩过,解雨臣说:“要不真心话大冒险吧,这个大家也都知道。”

  “那我们玩什么用这个规矩?”(胖子)

  “杀人游戏会吗?很简单,我说一下。”之后就是解雨臣说的游戏规则,由于我们人很少,就找了1个服务员凑数,2个杀手,1名警察,其余都是平民,我们又叫来一个服务员当裁判,于是游戏开始了,说简单点,杀人游戏就是心理战,第一轮胖子憋不住笑声,直接被判定‘凶手’当然他是冤枉的,谁叫他一直笑!

  “我真冤枉!!”

  “谁叫你笑的离谱!”

  第二轮的时候,我验了黑眼镜的牌,知道了他是凶手,我看了胖子一副‘帮我报仇’的眼神,便不再理他。

(插一句话,如果一开始就把警察杀了,游戏不会结束,只是少了验牌的人,由另外4个平民互相猜测,如果结尾是杀手赢了,若两个杀手都没死他们两个可以随机选两个人出来真心话冒险,如果一个人存活,则那一个人选其中一个。如果警察赢了,警察可随机选两个人,因为原文是7个人,只能这样规定了,细节党就不要考证了,这里有很明显的bug,反正这游戏7个人玩的很快。)

  第二轮死的是云彩。

  “我是警察,昨天我夜里看了他的牌,他是杀手,我不知道大家信不信我,但是如果你们相信我,就票他。”我非常吃惊的看着淡定自如的小哥,卧槽!说假话不会脸红么!!

  “我不知道相信谁,暂时相信张起灵说的是真的,如果说黑瞎子真是杀手,那么我们大家都相信你,如果他是平民,那么你一定就是杀手。”(解雨臣)

  “大家难道没想过吗,如果黑眼镜真是杀手那么张起灵真的是‘警察’吗?现在是最关键的一票,关系到胜利问题,有一种可能是张起灵是杀手,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命,让我们相信他是‘警察’就把自己的对手给推下去。”(吴邪)

  “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我是杀手,无所谓~”(黑眼镜)简直是无语,他有很多可能性把自己给救出去,但是他却选择了自暴自弃!

  “我觉得还是把黑瞎子给票出去,他要是杀手更好。”(解雨臣)

  “我还是坚定我的观点,我觉得张起灵是杀手。”

  黑眼镜出局。(张起灵一票)

  第三轮我验了小哥的牌,果然是‘杀手’只能说他刚刚那招非常厉害。第三轮死的是服务员,我很诧异他居然没杀我,毕竟刚刚他应该察觉到了我的身份。

  “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怀疑过假警察,为什么大家会认为张起灵是警察?难道是因为张起灵上一盘票出了杀手?杀手只有警察和队友知道,为什么不怀疑张起灵是杀手?反过来想一下,黑眼镜的出局是在张起灵的指挥下,他为什么那么做?单纯的是因为对方是杀手?还是说另有阴谋。”(吴邪)

  “如果大家还是认为我是警察,我想结果已经定了,我因为昨天怀疑吴邪的话,便看了他的牌,他是杀手,你一直在怀疑我是杀手身份,那么很显然,你自己也不简单。如果说你是警察,你看了我的牌,认定我是杀手,但是你却没有在场说明你的定位。”靠靠靠靠!当时票你是觉得黑眼镜根本就没有这么高的智商,把你票下去再说!结果没想到黑眼镜还是跪了!

  “如果吴邪是杀手,为什么他没有杀死张起灵?而是杀了不相干的人。”(解雨臣)果然还是解雨臣好,看出了问题所在点。

  “让游戏变的更有趣,如果我是杀手,我就会杀死不相干的人,给警察或者平民留下信号,这样的人拥有足够的自信,吴邪很显然就是杀手,在先前我们一起打游戏的时候,他的智慧就发展到极致,这样的人对自己太自信,反而更容易露出马脚。”卧槽!虽然小哥平时不爱说话,但是玩游戏的时候,头一次看见他说这么多话,简直厉害!靠!!!这不是夸他的时候,他现在已经把我陷害到这种地步了!我甚至能看见他嘴角有些上翘!

  “聪明的人喜欢跟聪明的人玩,就像英雄总会有一个恨之入骨的对手,我票吴邪。”(解雨臣)

  我靠!发小!你不能就这么相信他的话啊!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反驳小哥,自然就票出去了。果然还是我太年轻。

  杀手赢了。


评论(1)
热度(18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