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阴谋论(抢婚小哥x天真)1

✿食用说明 

✿瓶邪唯一,请务必要看到最后!

✿抢婚小哥x天真(情商高小哥x情商低天真)

✿人物可能ooc  

✿HE 短 3星期之内完结

✿ 一共3章 番外待定

说下bug,按道理说吴邪就该去代替张起灵守门了,这里想说的是为了避免有后面的生活,- -吴邪这十年把终极团灭,不需要守门。(虽然是鬼扯- -打滚

更新地址:

1   2    3(完结) 

番外:

番外是肉 待定


丨背景丨

十年里的时间,吴邪已经有了‘女朋友’,小哥回来之后,进行了一些列‘追嫂计划’

这里的吴邪已经是沙海邪了,但是由于我的私心,吴邪见到张起灵瞬间变2,一点也不是佛爷样。我希望在张起灵的心里,他永远天真无邪。

吴邪对张起灵的感觉是朦胧, 因为吴邪的情商很低。

张起灵的情商很高,并且意识到自己喜欢吴邪。

·欢迎你出HE命题,我来写=v=【出命题的这里回复>点我

·脑洞梗【出梗的孩子这里回复>点我

 

 

更新地址:

1   2   3(完结) 

番外:

番外是肉 待定

 

我望着眼前的胖子,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,我跟胖子应该有将近几年没怎么见面,他这次来我这里,想让我去接小哥。

“我们铁三角缺一不可啊!”

我摇了摇头“我不去。”说完也没有理胖子诧异的眼神,心可真痛了一下。胖子一个拳头揍了过来,我没有躲,倒是旁边的小花把拳头给挡了下来。

“我相信吴邪他有不去的理由,既然这样,我们几个一起去长白山好了。”

“哎哟,还是花儿爷好呀~走吧,我们一起去长白山”瞎子还是那样,总是笑嘻嘻的对待一切事物。

说完他们两个拉着胖子离开了我的铺子,也带走了鬼玺。

 

滴答,滴答。

很奇怪,有什么东西从眼睛里流出,默默的擦干,这要是被王盟看见,肯定会被嘲笑。不过现在,还会有谁敢嘲笑我呢。

 

手机震动了一下,看了一下来电显示,便接起了电话。

“嗯,我来。还是老地方吗?”

 

咖啡店唯一城市的另一边,并不是很起眼,角落里有一个长的很好看的女人,她看着我进来后,淡淡的笑了一下。

“你母亲问我,什么时候办理婚礼”

“随便吧”随便吧,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随便了,不知道张起灵可好,十年了。

“明天就是接小哥的日子吧,不去吗?”

“不去”

“呵呵,明明比任何人都想去接他,你每年都会去一次长白山下一次斗,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。”

见我一直沉默没说话,她又说道:“你在怕什么?”

 

我在怕什么?我也不知道,十年来,我一直追寻他的脚步,为了他,也为了我自己当上了‘吴小佛爷’我将对张起灵有威胁的人,全部消灭。只是,现在,我累了。若他能平安无事,就好了。

“你是不是怕他忘记了你”

手不禁抖了一下,果然是怕他忘记我,所以不敢去。

“我怕门开了,他失忆了,更怕他已经死了。我这辈子做了太多错事,可是我不后悔,现在唯一对不起的就是父母。”

“你是爱他的吧?”

“哈哈,怎么可能,你真会说笑,我一直把他当兄弟,非常要好的兄弟。”

“是吗?可我总是听你说起他,还以为你们是一对。还有吴邪,你那几个朋友对我太不待见了,上次吃饭也是,那个戴墨镜的故意把菜给我,我还没接稳,他就放手了,害我那件衣服也废了。”我对她笑笑,叫她不要在意,我不清楚为什么小花他们这么反感她,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说,我跟她也只不过是相互利用关系罢了。

她是同性恋,而我不知道为什么对任何妹子都没有什么兴趣,直到相亲的时候遇见她,她说可以陪我演一场戏。有时候,她让我想起阿宁,一样的脾气,只不过再也没有人会叫我‘super吴’了,为了‘终极’不知道失去了多少人。

 

(青铜门)

“胖爷我真不明白,为什么小天真他不来接小哥。”

“胖爷你这就不知道了吧,吴邪过几天就要结婚了”黑瞎子笑嘻嘻的望着解雨臣“花儿爷,你看我们的喜事……”

“滚一边去,现在接小哥最要紧。”

“我知道天真有女朋友,他先前电话里也说过,反正我不喜欢她,明明小哥跟天真是一对,居然被小三插足,真让人可气!”

“哎”瞎子叹了口气。一路上便没有人说话了。

 

青铜门开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有些紧张。直到模糊的黑影子出现。

“小哥!”(胖子)

小哥的眼神有些呆滞,过一下就恢复了正常,他看了看眼前的几个人,有些失望,果然还是忘记了吗?

“小哥你又失忆了?哎,这要是被天真知道,估计又要伤心好久”(胖子)

“吴邪呢”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震惊了。

“你家媳妇过几天要结婚了,今天在跟女朋友讨论婚礼的事~情~呢~”

“嗯”张起灵点头之后,便向前走去。

“喂喂,你要去哪里?”胖子连忙跑到张起灵的面前。

“找吴邪。”张起灵的手在荷包里,他一直摸着那个纸条,那是当年吴邪怕张起灵出来后又失忆,于是吴邪将自己的地址和名字写在了纸条上。

(傍晚十分)

“小天真!快来护驾,我们在楼外楼等你。”电话里传来胖子的声音,能听出他现在很开心。

“张起灵他接出来了?”

“对啊!而且他没有失忆,不说了啊,快点来!我们都等你!”

所以说张起灵他没失忆,有一瞬间我开心的想哭,如果说没失忆,他肯定会怨我怎么没有接他,我该怎么回答他。或许是我多想了,像张起灵这么冷冰冰的人,应该不会考虑这么多吧。

站在镜子面前,看了好久,手摸着脖子上的那道疤痕,不太明显,瞎子的技术很好,但还是不想被张起灵看见,又看了一下手臂上的伤痕,叹了口气,翻了一件长袖衣服,如果是冬天就好了,可以戴围巾遮住脖子,算了,我真的想多了,脖子上的伤痕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,再说闷油瓶,不会那么仔细看我的,嗯就是这样!说服了自己,便去了楼外楼。

 

还没进包房,就听见里面胖子的声音,走到门前,深呼了一口气,推了进去。

“我靠!天真你终于来了!为了等你,菜我都没吃,快饿死胖爷我了!”

“咳咳,盘口出了点事情。”我尴尬的找了一下理由,便坐到了闷油瓶的对面,我不敢看他,甚至能感觉他的视线一直没离开我,本来想坐在闷油瓶的旁边的,但是他两边的位置一个被胖子坐了,一个被黑瞎子坐了,无奈之下,我只能坐在他的对面。

“盘口的事情严重吗?”小花停下了手机游戏,看着我。

“小事情。”说完,我抿了一口酒。

 

“天真阿,话说你那还有没有多的地方住,我们刚刚讨论小哥住哪里。”胖子一边说一边夹着菜吃。

“我家里有个客房,要不小哥就住我那里吧,不过还没怎么清理。”我看了看小哥,发现小哥一直盯着我,很不自在,非常不自在!他妈的你能不能吃菜,别看我!

“嗯”小哥点了点头。

“感情是你们两个同居,啧啧”黑瞎子那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,我怎么突然觉得这顿饭局吃的很不爽。

我没理会黑瞎子,准备去夹眼前的白菜,结果另一双筷子夹住了我准备要夹的白菜,我愣了一下,看着那双筷子的手,视线跟闷油瓶交集在了一起,他放下了刚刚夹的,转战另一个小白菜,正在我夹也不是不夹也不是的时候,我的电话来了,感谢上帝!

 

“接到你口中的小哥了?”

我望了望正在吃菜的小哥“嗯”或许我自己都无法听出我声音里的开心。

“真好,吴邪,能不能借我点钱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她的声音感觉有些哽咽,我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情,每次跟她见面,都是我说我的事情,从未见过她开口说她的另一半。

“有点事,你先跟小哥好好叙旧吧,晚点在打给我。”

“嗯”

 

“女朋友的电话?”小花开口道,我点了点头。

“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看你脸色不太好,这可是马上要结婚了,小两口吵架别闹着离婚”我靠,小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要是闷油瓶误会了怎么办!我望了一下闷油瓶发现他低头吃着菜,不对呀,我为什么想知道他的看法。

 

其实我一直不知道,在我没看闷油瓶的时候,他一直盯着我看,这是胖子跟我说的,他说,那时候的闷油瓶就像怨妇一样,怪可怜的。

 

回家的路上,由于我喝的有点多,一直都是闷油瓶扶着我走。闷油瓶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,估计是中途他洗了澡吧,毕竟10年没洗澡,怎么想都太可怕了。

到家后,发现客房堆满了我的东西,连坐的地方都没有。我望了望闷油瓶,他一直站着旁边望着天花板,这感情好,十年未变,居然还是这么热爱天花板这个老情人。

“我说,小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,你就跟我睡吧”闷油瓶转头看着我“我..我不是这个意思,就是,你看这里这么乱,也只能明天清理了,那个....”我还在组织语言的时候,闷油瓶走到了我跟前。

“嗯”

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他过来要把我脖子360°旋转,我还在走神的时候,突然感觉脖子上有一丝冰冷,才发现闷油瓶不知道什么时候用他的手,轻轻的抚摸那到伤疤,明明不仔细看就看不见的啊,我连忙后退,看见他半空中的手,气氛有些尴尬。闷油瓶的眼里有我看不懂的情绪。

“怎么弄的?”

“真奇怪,我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。”说完这句话,我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,拿了睡衣,去浴室。

 

洗澡的时候一直都在回忆刚刚的情况,我真不是故意说那句话,只是不想告诉他这是怎么弄的,而且我那语气那么冰冷,简直就像小哥转世,他会不会生气?

“咚咚”浴室的门被人敲着,我有些警惕的望着门外,难道是敌人?

“吴邪?”

瞬间我放下了心,太久都是一个人住了,一下子忘记还有小哥在我家里。

“有事情吗?”

“没,你洗了很久,我以为你晕过去。”靠,要晕也是你晕,老子我怎么可能会晕到浴室,要是看你的裸体,那才会晕。心里默默的吐槽一遍,关了淋浴头,拿起睡衣的一瞬间我想死,睡衣是短袖,所以说等下出去肯定会被他看见手臂上的伤痕,而且浴室要经过客厅才能到卧室,除非我祈祷现在跟劳资停电!

等等!我记得我家的浴室是有窗户,而且可以让我从那里钻出去,不出意外可以翻到楼下,然后把总闸拉掉!哈哈,我真他妈机智!

对不起,我要去作死了。

(浴室里面有窗户,吴邪住在二楼。)

评论(5)
热度(22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