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博:零一一八-

花Miky就是花小儒
现在笔名为 零 一 一八
手癌晚期患者(*/ω\*)
开坑一时爽,填坑火葬场
长篇已经放入标签,方便大家寻找
其余文放入总汇总连接地址中
不老歌存放被屏蔽的文
以后笔名都是:零 一 一 八

【瓶邪】妖怪,哪里跑 4

更新:

一桥姬

1-3 4 5


4 胖子

 

回学校之后,三叔叫我去他那里坐坐,我也没怀疑什么,就坐上了潘子的车。

 

说起潘子这个人,他是三叔的手下,对三叔非常尊重。我并不是很清楚三叔从事什么样的工作,有时候问潘子,潘子都拒绝回答还会说一句:“这些都是为小三爷好”潘子对三叔来说,三叔就是他的命,愿意为他做一切事情,哪怕把命搭进去都不怕。他不喜欢别人说三叔坏话,记得有一次,有人找三叔,好像骂了他什么,潘子就过去把那人打了一顿,如果不是三叔阻止,那人恐怕要流血过多而死。

 

见到三叔的时候,发现三叔有些苍老,三叔见我来了,连忙招呼我坐下,问一些可有可无的话题,我总觉得三叔想对我说什么,但是他又说不口的感觉。三叔重重的叹了口气,望了下我“最近我这里出了一件怪事”

 

“什么怪事,还需叫上侄子我啊”

 

“黑金古刀不见了,就是上次你说你很喜欢的那把”

 

我突然想起了什么,那把黑金古刀不就是闷油瓶手上拿的那个吗!难怪当时我看那把刀的时候非常眼熟,因为那把刀是我很喜欢的,当初求三叔给我,结果三叔还狠狠的拒绝了!

 

“那刀什么时候不见的?”

 

“2号还是3号吧” 三叔说的时候有些不自在。

 

2号还是3号?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三叔,毕竟分不清那两天的人是我,难道三叔也经历过了?不知道该不该说自己的经历,但总觉得告诉三叔会不妥,还是选择暂时的隐瞒好了。说起时间,那么刚好就是我发生诡异事件的时候,一切都吻合,这是偶遇还是另有安排?

 

“说回来,我要离开几天”

 

“三叔这是要去哪里潇洒,不带上侄子我啊”三叔这家伙,虽然在杭州呆着,但是总会失踪几天或者几个月。

 

“这不是想找找黑金古刀的下落吗?”三叔看了我一眼,继续说道:“这把刀并不是什么吉利的刀”

 

“要不带上侄子我吧!”三叔是去寻找古刀的下落,然而这把刀却在闷油瓶的手上,我感觉有千分之一的几率会碰上闷油瓶,虽然不知道三叔是干什么的,但是我感觉这次我跟着三叔绝对有非同凡响的收获。

 

“你这孩子,凑什么乱子。虽然我一直没告诉你我做什么的,但是我这个工作很危险”

 

“三叔,我保证不给你添乱!再说,难不成你是盗墓”

“跟盗墓的危险度类似,说实话我真不想你走这一趟”三叔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看我,我知道三叔在隐瞒我一些事情,我并没有继续追问他而是说:“三叔,看在我是你的侄子上,带我去吧,毕竟我真的很喜欢那把黑金古刀”

 

“好吧,有些东西给你准备一下,学校那边旷课没问题吗?”

 

“没问题!”三叔答应之后,随后给我写了一张单子,上面差不多都是除妖用的一些基本道具,我深刻的怀疑,难道三叔是除妖师?我对妖怪的了解都是通过爷爷的日记本里得来,加上无聊的时候喜欢看《百鬼录》或者跟这些相关的妖怪书籍。

 

三叔安排的工具其实并不是很难到手,有的在古董市场都可以买到。另外在出发前,我带上了友人帐,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带上它,但总觉得会在什么时候用上它。哎,不知道那个死闷油瓶在干什么,欺负小妖怪?勾搭萌妹子?还是到处救人?我居然会想闷油瓶,对!我当然想他,他可是把我喜欢的黑金古刀给偷了!下次见面一定要偷回来!

 

过几天,三叔就带了一些人手,其实也就多带了一个人而已,三叔说这人叫大奎,大奎给我的感觉不是非常好,看了他一眼我就跟潘子扯东扯西了。听潘子说,我们要去万安古镇,万安位于休宁县城城东,徽州四大古镇之一。我有些不解,为什么要去那里,潘子说最近的一次感到黑金古刀的气息就是在那边了,我感觉我的三观有些被毁,什么叫气息?一把刀难道还有灵气之说?还有潘子解说起来怎么这么严肃!潘子,快换回你的好男人风格,这么严肃闹老样!内心已经无法吐槽潘子了,但是我也开始怀疑三叔,我感觉他不单单是为了一把刀,而是另有目的。

 

潘子看到了我的顾虑,说:“小三爷,无论怎样,三叔是不会害你,既然你愿意跟我们一起走,我潘子也会保护好你的。”

 

“说实话,我不知道我们到底是在干什么,而且你说的什么气息,我也不懂”

 

“除妖”潘子说完,拍了拍我的肩。我愣了一下,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除妖师?而且,他们难道也能看见妖怪?三叔虽然对我不提妖怪的事情,但是他每次找我聊天的时候,都会有一丝无奈的情绪?

 

突然想到爷爷日记本里的一句话“比神鬼更可怕的是人心”

 

抵达古镇的时候,已经是接近晚上九点左右。

 

我不太喜欢古镇,古镇毕竟年代悠久,会看到一些妖怪。有时候,分不清妖怪和人的区别,感觉他们都是一样,有实体,只不过人看不到妖怪罢了。不知道闷油瓶会不会在这条街道上的某一处。

 

跟三叔订好房间后,三叔叫我出去逛下,晚上早点回来,明天早上出发。由于我一直都是放空状态,一不小心就撞到人了,在被撞到的刹那心里不由的感慨,这家伙真他妈肥的彪油,由于力的作用是相互,我狠狠的坐到了地上。

 

“哎呦,大半夜的走路不长眼啊”连声音都这么彪悍。

 

“这不是没看到你老人家嘛”打着哈哈道歉

 

“啧,不是我胖爷不好说话,这你撞一下走人是不对的对吧,走,带胖爷去吃顿好的。”说完拉我起来,狠狠的拍了下我的肩,我的老亲娘我感觉我去年的饭都要被他给拍出来了。而且这人怎么这样,撞个人还要吃饭,算了,总比赔钱好。

 

胖子带我吃饭的地方,环境非常好,我非常喜欢古色古香的环境,我们坐在靠近湖的旁边,还有一丝凉风吹过,胖子虽然很彪悍,但是我想说他点起菜来也非常彪悍!我感觉我的钱包在慢慢减肥,钱包,不要离开我啊!被三叔宰完,又被眼前的胖子宰,钱包!你真的不容易!

 

不过多久菜就上上来了,虽然价格贵点,但是味道绝对好吃!

 

“我说小同志,你不是过来旅游的吧”

 

“诶?”

 

“别这么看胖爷我,我好歹也是江湖人士,说吧,你是来干嘛,算不准胖爷我可以帮帮你”我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胖子。

 

“找个人罢了”

 

“噢?哪个人这么重要,难不成是你小情人跑了,然后你过来追~”

 

“滚远点,别他妈瞎扯淡”我揉了下太阳穴,要是闷油瓶真是我情人,我他妈也是赚了,这么帅的闷油瓶拿出门也不亏啊,我呸!我他妈怎么会觉得闷油瓶是我情人。

 

“小同志啊,别这么害羞。来,跟大哥哥我说说是一个怎么样的人,让你魂牵梦萦”我很无力,我真想想告诉他,我跟他不是一对情人,算了,越扯越抹黑。

 

“那个人救了我两次,他偷了我一个物品,我想找他,要回来”反正黑金古刀迟早是我的,哼!死闷油瓶

 

“不就偷了一个定情信物,哎,现在的年轻人啊”说完又喝了几口酒。妈的,你哪知眼睛看见那是定情信物了,这个胖子怎么这么不靠谱,还在内心默默吐槽的我,突然胖子站起来把我往后面一推,我脑袋还没来得及思考,就看见胖子手臂上在流血。

 

“怎么回事!”我准备看胖子手上的伤势,他把我一拉“现在没时间去说这些事情了,赶快付账,现在逃命要紧”逃命?这个死胖子难道是亡命之徒?

 

我带着胖子跑到我订的房间,简单的给胖子处理一下伤口,伤口很奇特,感觉像是烧伤。但是刚刚明明没有什么火啊。

 

“是炽燃鬼干的好事,小同志你到底招惹了什么人啊”胖子看着自己包扎的伤口。

 

“鬼?妖怪?”

 

“是的,估计是因为最近招惹了什么人,才会让一些妖魔鬼怪跟着吧”

 

“你也看得见那些?”

 

“怎么了,怀疑胖爷我的眼神?”胖子那鄙视的眼神看着我“不要以为只有你看得见东西,凡是除妖师都能看得见”除妖这个词是我第二次听别人说了。

 

“小同志,你不是圈子里的人吧”胖子顿了顿“如果不是圈子里的人,最好不要下水了,胖爷就这样,有话直说,你也不要见怪”

 

“我不叫同志,我叫吴邪,还有即便我不是圈子里的人,但是我想知道发生的事情,我不想总是被欺骗”这句话差不多是吼出来的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火,我感觉心里一团糟,总觉得有些事情已经脱离轨道了。


评论
热度(9)

© 花Miky | Powered by LOFTER